Pages

31 December 2006

e30 - we'll all be there

This is the list of the most important person beside my family. As you can see, it is really hard to limited it for only 30, it doesn't mean that you aren't important if you're not on the list, but for the names on, what I'm trying to say is, "Thanks a lot for everything of the year. We are the best, and maybe we aren't so sure where it is, but we just know, we'll all be there." The list today might be forget by someone who's on it (maybe someone never knows), but I'm sure it will be helpful and have an great influence to keep us going on working harder, may we all have a great new year,

See you, all
Shi J. jellyvanessa

--

01. Adara Y. Chao *
02. Amy F. Tsai *
03. Bernice P. Lee *
04. Celeste C. Su *
05. Chao p. Huang

06. Cynthia S. He *
07. DC Y. Chang
08. Devil C. Yang
09. Gobru I. Chen
10. Ian W. Chang

11. Jason L. Yang
12. Jessy M. Gong *
13. Julia C. Yeh *
14. Mui L. Guo *
15. Like M. Lai

16. Lonn L. Wang
17. Maggie P. Luo *
18. Move Chen
19. Nana L. Chen *
20. Pinno P. Jian

21. Point C. Chen *
22. Sako Z. Chou *
23. Sapphire P. He *
24. Shen Z. Mei
25. Tom D. Wu

26. Uno S. Wu
27. Waiy Zeng
28. Wisher Y. Liang
29. Yifan Chou
30. Yu T. Hsiao

--

(sort by the first characters)

27 December 2006

while I was under the stage

while I was under the stage,
I saw into your eyes,
and have seen more than your sight...

but that doesn't mean I would always make all things right,
it won't be without you so bright.

I'll be with you every step of the walk.

承認弱點

前幾天才說的
當我還在沉溺於想出那句台詞的氛圍:

「是你弱了了你!」

果然不出幾天,
我就看著那天的我食指比著今天。

越把妳看作所有,
伴隨更多萬一的恐懼失去所有,

我承認那是我的軟弱,
是因為妳給了我承認的勇氣。

25 December 2006

x + y

一種一舉一動都因此有了對妳的責任,
不是戰戰兢兢地惦記沒了自己的優閒。

伴隨而來的雖然、也總不是純粹的美景。

x+y = x+y

別去想兩個人會變成什麼樣,
而是付出去實踐我們所認為的模樣。

22 December 2006

網路相簿使用心得小整理

前一篇文章使用文章標題提醒大家多增加了一個側欄的相簿連結,內容本來沒有想太多,因為當時很想睡,所以就隨便抱怨了幾句。今天看到有人回應問說「所以咧?」後,回去看看自己寫的東西,哈,我在講什麼東西啊,所以決定今天稍微把之前用過的幾個網路相簿的心得稍微做個小整理。在那之前,還是強烈建議,以下這段文章,可能會使有預設的立場的人士看了很不舒服,所以看完不高興就多包涵吧。

1. 無名

我並非第一個就針對無名,而是因為我開始接觸網誌的平台便是從那裡開始,老實說至今我還是認為他們結合網誌、相簿、留言板的功能,是一項非常好的型態。但是,他們的收費不合理,當然這是一種很主觀的比較,也許有人認為拿無名跟 Flickr 比較很沒有意義,的確。至今我也因為沒有信用卡,沒辦法付費使用 Flickr,但是我一樣沒有付費給無名。我不敢說我有感受到什麼委屈或者真的遭受到災難,只是無名在付費服務說明那頁,對於免費會員的服務內容字眼,應該就足夠讓很多人搖頭了。

2. Windows Live Spaces (分享空間)

上傳速度真的是快的沒話說,只是,開啟頁面的速度卻是慢到想殺人。因為該分享空間的連結跟即時通訊的帳號綁在一起,我相信那顆在連絡人清單的一閃一閃亮晶晶可以吸引很多人。當然,只是片面相信,因為我真的會看到星星無聊就去點開來看,反而不太在乎到底那顆閃動的星星(代表分享空間的內容有更新或異動)到底是誰的。就好比大部份選擇微軟即時通訊,基於某種心理學原理,我們好像都希望所有的使用界面都跟作業系統一樣(好像是完形心理學派,我也不知道這樣引用恰當不恰當)。好啦,不要離題,我們的重點是放在相簿,它上傳的速度真是快到沒話說,不過呢,當你很開心的上傳完畢之後,那個重新命名的方式才是頭痛的開始。微軟仗著作業系統的優勢,為什麼不在上傳界面加入批次或個別命名的功能,的確令人匪夷所思。

3. Flickr (Yahoo!)

那是一年之內的事情,聽過這個名字好一段時間,某一天心血來潮上去看看,喔?用雅虎帳號就可以登入了!後來才知道那正好是被併購後沒多久,我就正好用雅虎的帳號迅速完成帳號註冊。雖然現在標籤 (tag) 分類功能已經不是很稀奇的東西,但是那真的好用到不行啊!雖然可能要先花時間去適應把那股自以為很厲害的相簿分類直覺忘掉,我們再也不需要為了想把同一張相片放到兩個(或以上)分類下的歸類而困擾了。
免費會員有兩點小小的限制:

(1) 單月流量上載限制 (20MB per month)
(2) 只顯示最新上傳的 200 張照片

其於被隱藏的照片將在購買會員後重新顯示,依照實用性來說,我想 200 張十分夠用了。不過最重要的一點還是,當你成為付費會員之後,你是毫無限制的喔!看吧,所以我說那個什麼金卡、銀卡的相簿,尤其是那個差價,簡直是...。標籤清單還有一個有趣的地方是,被用來標記頻率越高的標籤,在標籤清單裡的顯示大小字體就會相對大,這個還真的頗人性化的!至於其他分享機制,就大家自己去看看吧,最後我只想說,我的附卡啊怎麼還不下來...

4. Picasa Web Album (Google)

吸引人的地方其實是 Picasa 相片管理程式本身,哪些相片上傳過了就會顯示註記,上傳速度也還不錯,其他倒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另外,昨天發現的是,可以針對不同本相簿直接產生該相簿連結圖樣的語法,這點還滿親切的(雖然那是會HTML的人都辦得到的事情),嗯,就是親切。

好啦,大概是這樣,以上是我的心得,雖然我覺得參考價值非常有限。說真的,如果希望可以找到一個多樣服務的大整合,我就極度推薦像 Google 靠攏吧(Blogger, Picasa, Google Account)。要不者其次,挑個喜歡的大廠靠,不過微軟跟雅虎要怎麼斟酌,似乎就看個人癖好決定啦。

新增 Picasa 相簿側欄連結

說真的,
我還滿想買 Flickr 的會員,
tag 的功能太好用,
可是我沒有信用卡。

不過,
Picasa 的上傳方法,
還不錯。
Flickr uploader 也不錯~

最白爛的還是,
Windows Live Spaces,
開啟的速度有夠慢...

至於該死的無名,
我們早就罵到不想罵了...

人稱代名詞

關於這些,暸解多少?某些人直覺上是說不夠瞭解因此使用之,喔我的天啊,有的時候是令人捏一把冷汗的瞬間。是的,我是說當我們在第一時間很迅速的直覺地認為他是個男的、她是個女的,卻都忘了且慢先去排除任何的可能性。

「so that's why I prefer something instrumental these days... or maybe some language I won't understand for too much association...」

一切的恐懼皆來自一個故事,我又怎能忘懷那些曾經的支離破碎而不小心翼翼。曾經那個人開始很斟酌的一些字句,大眾的說法是一種不信任,最後卻諷刺的走回最誠實的途徑,唯一的路。偶爾還是會不經意的懷念起強烈的字句,好比「你沒帶筆要怎麼找到我」之類的,帶筆做啥?不知道,卻繼續沉溺在編劇說的算的氛圍之中,縱使劇本還是個毫無頭緒的未知數。莫名的堅定是,我相信繼續寫就是了,至少那種「短期之內形狀不清楚」之說不是我的藉口,我傾向「未完成」之說。

「why are you pushing me away...」(01)

好吧好吧你就套啊套啊套,反正如果那個你不是他我不是她(或者他、她相反),情境也許就不會成立。天啊(本來想寫「幹!」,後來想一想算了別那麼粗魯),到頭來就是在假設的情境裡面我們摸索著交集,而我想對你(妳)說的是至少誠實的存在我不會在那邊假惺的哄騙,相信與否沒有強迫也強迫不來這回事你(妳)的意識將比我更確認這件事。就好像當我還沒確定那一小枚之於自己的意義之前,送給你(妳)也不會意義到哪裡去,所以暫且給我一點片刻想想想。

想起家母說過的話,指責他人的話最終會回到自己身上,就好像自己當初那手勢竟在不知多久之後(有時候甚至馬上見效)竟然對著自己!至少我覺得那是個好台詞,真是「是你弱了了你!」,哈哈。

註:01 - lyrics from《dress me up》by Olivia

20 December 2006

暫且稱為「一二三四五」

偶爾出現的如此效率顯著的任務完成,寄一片光碟給二姑姑(內容牽涉所謂的嘿嘿嘿所以不多加描述光碟內容)。哦~原來光碟是寄小包,如果寄個一、兩片不是大量,大概是30元左右,想靠此發財的人可以當作成本的參考,但是極度不鼓勵販賣嘿嘿嘿光碟!這種人很討厭!真的!(當然偶爾本網誌還是會出現正義的聲音。)

這幾天有點小小的去思考關於「一二三四五」的問題,如果真的要描述,到底心裡想的是「一二」比較多還是「三四五」?其實答案再明顯不過了,只是總是會好奇為什麼「一二三四五」會帶來如此大的效應?倒是這種東西不能像論文一樣小題大做,沒錯,周老師玉山先生說,論文就是要小題大做,至於說到關於「三四五」的事情,我想,那都是大題喔!

究竟「一二三四五」是什麼東西?如果真的想講出來我還「一二三四五」幹什麼?我也不知道,最近很喜歡問這種自己打自己嘴巴(幹!是哪個白爛躲在後面說懶趴的!)的問題,總之大體上是這樣。天啊,越來越沒深度的談話內容總不能一直延續下去吧?

這星期也快過完了,再扣掉最後一週的期末考週,哈!這學期剩下三個星期了!準備好寒假要幹嘛了嗎?當然還沒,準備個屁!到頭來還不都是那樣子:過年的那幾天在家醉生夢死,然後一直想著「喔~年還沒過完啊~」就不知不覺開學了耶!別鬧了,這種情形不可能再出現,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今天去周老師的研究室找他簽畢業論文的指導老師欄位,他的研究室還是堆積如山的書,不要懷疑,就是堆的比人還高,一堆一堆的,很整齊。很讚嘆這種整齊的堆疊,要是我一定就,散的散、倒的倒,要不然就是堆個幾百年動都沒動過。好吧,所以我說,這幾天難得的睡眠作息終於有點像是正常人了,好好把握吧,待會去看個書,就準備睡覺去了。

這幾天一直下雨其實是我作息異常地正常所引起的吧...

My Dear Angel

過生活嘛 總是有些崎嶇
總是有些無法承受的無趣
怎麼去想 總會有些無力
我也試著告訴自己這些不足為奇

日復一日 怎麼渡過黑夜
總是有些時候你不在身邊
怎麼去想 總會有些安慰
我也試著努力實現許過的諾言

我曾經欺騙 曾經不誠實過
希望你可以包容我過去的差錯
我曾經軟弱 不夠堅強的退縮
因為你我相信我可以更有把握

我親愛的 天使
你總是不捨得丟下我
在我徬徨無助的時候
可以感覺到你正陪著我

我親愛的 天使
你可以試著更喜歡我
我努力之後豐收的成就
只為你一抹滿足的笑容

你是否知道你就是我親愛的天使
在那黯淡的黑影背後我學會堅持
堅持勇敢 堅持所有相信的事

only for my dear angel

---

註:聽Olivia 的歌突然想到的一段詞,所以就寫下來了。其實那是一首日文歌,從頭到尾歌詞只聽得懂「My Dear Angel」... 哈哈...(傻笑)。

19 December 2006

新竹真是靠北冷

星期六發什麼了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吧,總之,那天行程大概到傍晚六點多的時候結束,當緊張完的心情瞬間放掉之後,就是一陣超想睡還有靠北天啊怎麼這麼餓!好吧,我就走到捷運中山站旁邊的萊爾富買包子喀,真是滿足,可是還是快睡著了,有夠難過的。總之,一上火車我就累癱了,昏昏沉沉地連簡訊都沒回不過收到就很開心,要假裝自己很厲害一樣不要被發現(自以為的成分破表卻看不到搞笑指數有提升,真是尷尬...)。

過了中壢站,才好不容易提起精神打電話叫湯姆熊來車站載,後來覺得真後悔打這通電話,因為,天啊新竹真的是有夠冷的!回家後自己煮個麵吃完,我也忘了幾點,我就在沙發上睡到天亮了,這可能也是近半年來我在新竹醒得最早的一次吧。意思就是說,那篇網誌我是去麥當勞吃完早餐回來才看到的,好吧,現在誰告訴我怎麼用文字表達出很高興的笑臉?

跟瘋子一樣,瀏覽器的視窗開一整天沒關,還帶上火車繼續看...

很久沒跟老爺(家父)吃飯了,雖然今天是吃家裡煮的一點都不好吃的當歸麵線,我討厭當歸也討厭鴨肉,而且也很想睡覺。明明就沒有熬夜反而比較沒精神,真是怪哉。新竹真的很冷。要去車站之前,老爺交代要出門之前跟他報備,他開車載我去,注意了!老爺今天有交代:「讀完研究所,先去就業,再讀博士,這樣才知道要繼續讀什麼。」大概是這樣吧,我家到新竹車站的距離沒辦法講太多話。

最近很喜歡時間序跳來跳去地寫...

下午,大概吃完午餐沒多久,我跟老母(這個再註記家母就很多餘了!啊?我還是註記了?是嗎?是這樣說的嗎?我真的有註記嗎?那稿費有變多嗎?)說我要去文具店買東西。其實,因為我家在新竹大遠百附近而已,說文具店其實就是去無印。去幹嘛?挑本子啊!這才發現(其實發現很久了)筆記本的產品線被大砍,沒關係,我還是買到我要的,所以,請開工吧,到時候如果徵得同意我們再考慮酌量擷取內容騰上來這吧。

之前想不起來收到哪去的小東西,今天終於想起來它在哪了,重點還是其實我每天都還有帶在身上,請屆時收到的人好好珍惜它(一定有人會問當初幹嘛不多買一點,喔天啊多買一點就拿來發會搞到連自己留著也沒價值啊)。

時間不早了,還是珍惜改掉熬夜習慣的延續,還有其他的延續。

PS:至於「懷孕的感覺」就不用延續下去了...
(詳見 Pink Stars 的 Party Time 一曲的歌詞...)

PS2:今天真的是冷到底...

PS3:台灣上市了嗎?

17 December 2006

It's good to see you today

捨棄了通常我們很喜歡一部電影回家馬上寫下觀賞心得的慣例,是因為那部電影沒有結束,它沒有結束,它想說的事情,仍然繼續隨著片尾曲的旋律哼唱著。好吧,都已經從戲院離開了超過一天的時間,我卻怎麼也感覺不到我「看完」一部電影的感覺。那不是看完一片電影會有的感覺,這些也不是你看完電影想說的話,看著那些相關網站的介紹,各式各樣描述的句子、文字,對,你們說得都對,可是我卻還沒想好我要說什麼。

這是看完《巴黎我愛你》的隔天...

大約下午一點左右的時間,練完團坐捷運回到景美,想到昨天看完電影之後,欣儒學姊說她今天會到畢展會場。其實我印象中她不是這樣說的,我確定的只是她當時說「我明天要去當工作人員」這幾個字罷(工作人員還滿多種的)。踏出捷運站的時候,想說會場就在旁邊,去看看也無妨。小麥(我們樂團 Pink Stars 的主唱)在會場看啊看,沒看到學姊,想說反正我也很想睡覺,跟兩位當時在會場的老師(林頌堅老師、劉敦瑞老師)打完招呼就要離開了。走到會場出口,她正好到,不過我正好要走,講個幾句話,如此而已。

看完《巴黎我愛你》回家的路上...

我話還沒講完,不過綠燈了,公車在分隔島的那邊,不過我想重點真的也不是我到底說了些什麼。看著她走上公車,才把視線移開,我往台北車站的方向走,不知道為什麼就只是不想直接走進西門捷運站。總之最後我是走到台大醫院搭公車回家,這是我難得搭車出門沒帶到iPod,其他的,還是電影裡面說得那些有的沒有的。播放片尾曲的時候,沒有誰啊誰急著站起來,雖然我倒是沒有真的去觀察整個戲院裡的其他人,可是我相信大家都把歌聽完了。那是一首放在影片後面的曲目,卻不是結束。

於是時間再回到隔天,天氣很冷。

這一整天,我都告訴我遇到的人說,電影很好看、很好看、一定要去看,不管是練團的時候、還是用電腦聊天的時候、甚至是我還打電話跟別人說,沒別的事了,我想說的就只是這些。聽起來很荒謬的對話內容,如果那個當下的我讓你們覺得我很荒謬,但是我還是深信在你們看完這部電影之後,你們會更急著想要跟你們想要分享的那些人分享,即使我不在名單之內那也無所謂。我想,我已經說出了我想說的那些,我也已經知道我想說的,只是那些。

It's good to see you today...

雖然還是很不免俗地去想一些因果論,或是她前幾天在網誌裡提到的莫非,可是,這一切的開始,不過只是即時通訊顯示名稱後面的字串、不過就是「喔原來你也想看啊好吧那我們就走」而已,就好像影片中「不過是找停車位」、「不過是去巴黎渡假」而已。也許大多的時候,我也沒有為了誰誰誰在做什麼,也許我也只是真的想為了誰幹嘛卻因為有的沒有一直耽擱,不過,只要能知道誰誰誰也和自己一樣已經開始認真的想做一些和自己想的一樣事情的時候,這樣就夠了。這次出現頻率頗高的文案之一,「來到巴黎才真正學會說,我愛你」似乎不怎貼切,我想,看過電影之後的感覺是,其實我們什麼都不想再多說。

也許有一天,你一個人、或是我一個人、還是你跟誰誰誰我跟某某某、也有可能是我們一起坐在巴黎路邊的木椅上,在那之前,我能告訴你的只是,至少我確定巴黎哪邊哪邊有木椅,當然我相信你也不會嫌棄地鐵站的月台,有什麼話到那再說吧。

或許,到那時候,我們依舊也沒多說些什麼......

註:本文送給所有的人,espcially you。

16 December 2006

睡過頭的星期五之一

果然,寫完前一篇網誌沒多久,就睡著了...

下午兩點多睡醒,錯過兩堂課,不過,這次睡過頭的理由自己還可以接受。下午三點系上老師的必修課,在大四學長姊的畢展會場點名。其中有一組學長的作品,是個很厲害的 Flash 網頁,可能是因為自己不會的關係,其實一直很欽佩那些可以設計出飛來飛去介面的人。其他的時間,大概都跟胖子還有楊筌傑在討論他們的專題題目。

喔,晚餐,我第一次走進那家在景美圖書館對面的簡餐店,雖然我覺得東西還滿好吃的,可是真的難怪生意不是很好,椅子不好坐啦。這可是個建議呢,服務態度倒是還不錯,請記得改進吧。

傍晚跟學姊去西門看「巴黎我愛你」,喔天啊,真是太好看了!不過基於明天早上十點要練團,所以電影心得就先擱著吧。截至目前為止,十二月已經看過四部電影了(其中一部是在電影台看的),依序是「皇家夜總會(Casino Royale)」、「千鈞一刻(15 minutes)」、「時空線索」,都還不錯,大家有空也去看看吧。

15 December 2006

上一次睡醒的時間

如標題,上一次睡醒的時間是,
星期三晚上九點左右,
也就是說,

我已經連續33個小時沒有睡覺了!!!

喔!不過呢,這一切都值得了!
我幾分鐘前,
寄出生平的第一份平面設計的比賽作品,

爽!

14 December 2006

Mac & PC Japanese version


原本...

「Hello, I'm a Mac~」
「and I'm a PC~」

現在呢?

「do mo, MA KU (Mac) desu~」
「koni chi wa, pas kon (pers-com?!) desu~」

點選連結去看看吧→ ‧美國蘋果電腦
          ‧日本蘋果電腦

與系上兩位老師的談話

以下,是星期二傍晚的事情。

老實說星期二下午的知識產業概論,很想睡覺,多虧了我的MacBook,桌上擺著這麼一台小白,你怎麼捨得趴在它上面?哈。那天本來要去看電影的,不過學姊要比排球,我就說喔好的那我下課過去看看,不過後來是只有經過而已。因為下課的時候,我走過去跟老師聊了一下果汁的東西。

果汁(juice2c),是我從大一的十二月(幹!兩年了我現在才發現)開始做的一個計畫,原本最初的構想是弄一個多人共同編輯的網站,類似雜誌性質的週期性資訊提供載體。兩年過去了,這過程太重要,雖然別人是半個網站的影子都還沒看到,我卻看到一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該不該看的東西。我想任何東西最終的型態,無非是個平台,當然果汁也不例外,我跟老師講了一個我放在心裡很理想的理想,我說我希望可以成為一位仲介,關於商業化體制下的創意與藝術仲介。

阮老師的專長是知識產業的研究與應用,他的幾個簡單的建議讓我覺得,我得更加努力,至少我感謝他沒有說我是個不切實際的瘋子(雖然老師至始至中一直說我是個臭屁的孩子)。在這邊,我也要感謝系上的莊老師,當時果汁的想法,便是在資訊傳播學概論這堂課裡想出來的。情境是個很重要的東西,尤其是當這情境是出現在課堂上的。

從傳播大樓走回舍我樓的系辦經過操場的時候,學姊正好在上場前的暖身,可能顧著接球吧,我從她身旁走過都沒發現。是啊,她說她沒發現,當時她的反應是感覺有人快經過還閃了一下自己的位置。真的是英姿,哈哈。快到舍我樓之前遇到的是蓓老大,我跟她打個招呼,阮老師說:「你認識她喔?蓓蓓這孩子真的長大了,越來越美!」噗,蓓老大看到這邊應該會高興個很多天吧,就,不轉貼妳留言板,自己過來看吧,哈哈。

來到系辦,就去找林頌堅老師,談了一下關於系上網站改版還有自己論文題目的方向。首先,還是很感謝老師爽快地答應要擔任論文指導的事宜,還直接借了我四本相關的書籍供我參考。看來這幾天要在期末報告接踵而來的情況下還要趕快決定論文的確切題目,雖然方向有了可是題目要決定還真的是一件大工程。

在聊到網頁的部份,我問老師對於目前已經掌握願意參予的同學名單之中,要從哪裡開始著手動工。很意外地,老師說以大三(也就是我們班)的同學為主,分成系統分析與使用者分析兩個核心。也許是因為我對於網站的思維比較傾向於商業化那塊的利益模式,我跟老師說,假設老師提的那塊像是雜誌出版社的採訪部門,那麼編輯部門那塊咧?我是說誰來設計網頁的樣式和文案等等,果然,老師也說,那種東西等後端製作有個雛形再來弄,很快地,不用太擔心那個。

嗯,大概是這樣。文末特別強調,從這篇文章開始,有其是這篇一直到以後,如果文章內容或標題有牽扯到第三人,其第三人的立場還是以第三人為主,也許我的表達有些扭曲或和當事人有些差異,本網誌撰寫的部份還是以心得為主要取向。如有疑慮或有興趣進一步了解內容的讀者,啊,我說我能幫得上忙的地方我就盡量,不過講到最後,我想我們都應該對互相所描述的客觀事實有所保留一些懷疑才對,不是嗎?

12 December 2006

新增側欄留言板

如標題,請大家多多利用。

11 December 2006

或許有一點孤獨


學期過了三分之二,剩下六個星期的時間,扣掉期末的那陣子的焦頭爛額,其實已經可以說這學期差不多接近尾聲。即使每次學期一開始的時候總會想著要如何規劃、如何很熱血的過完眼前的這個學期,但是到了期中考過後,就是逐漸一項一項放棄的開始。正巧,大學生活也正好過了差不多三分之二,剩下三分之一的話題總是緊接在二分之一後面不遠處,我沒有想多說什麼,只是希望自己能夠更努力地把握時間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上個星期的某一天晚上,接到一個老朋友的電話,他說他退伍了。他是我高中在新竹火車站附近的某家民歌西餐廳打工認識的民歌手,在我高三沒有組團的那年,我們也做了一些片段的作品。還記得他入伍之前,我去樹林找他的那一天,我還真的覺得那不是多久以前,上星期跟他講完電話之後,我真的在心裡驚呼:「天啊!一年四個月就這樣結束了?」我到底在幹嘛?那時候心裡想著,他退伍的時候我都大三了啊,是啊,我現在是大三了啊,所以咧?還不是就這樣子?

銷售產品的時候,我們知道產品有生命週期,導入、成長、成熟、衰退,我們說地一派輕鬆,因為在學校這個地方,我們都只是依據自己僅有的渺小認知,隨口說了自己無知的見解,也不用擔心是否會虧損還是絞盡腦汁想著如何獲利。似乎,大部分的人都習慣了這樣的無所謂,真的很無所謂。我們也不曾把自身當成產品看,是否認真思考過我們是否還在成長期?還是已經懷著成熟期的無所謂,讓生活的每一刻在這裡自身自滅。

我的意思是說,我們是否都規劃好了?還是就規劃好了,把那張表格掛在牆上,每天花個短短的幾分鐘看著它,我們就因此安心了?每個人都會說,所有人都在說,不論是我用什麼身分去檢視自己所在的族群,我們這群竹中人、我們這群世新人、我們這群七年級生、我們這群地下樂團的一份子、我們這群慷慨激昂的熱血青年,是否我們就只有這點能耐?我們說著滿口的抱負與不滿,卻在這生活中一天比一天的安逸;或許你說我們真的不需要革命,但是請問問自己這樣的生活你是否滿意?或許截至目前為止我們能力無所及,但是我們是否已經盡力?我們擁抱著放眼國際視野的利具,卻一天到晚只能聽見週遭的人在放屁!或許我們現在都有那麼一點無力與惶恐孤獨,但是,我真的想說的是,我們終有一日會為了更多的我們去領悟,領悟那些我們期望已久的雲深處。

10 December 2006

麥當勞的親子畫面節錄

八點半鬧鐘響了,趕快跳起來,趁著練團出門抓幾首歌。天氣又變冷了,真不知道前幾天在那邊熱什麼意思的,擺明是要在教室被悶熟了之後然後假日再這樣折磨人。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練團的早上鬧鐘就很管用,平常早上八點有課的時候,就算是同學手機打爛了我也整個沒知覺的睡過頭,尤其是那種在下課前半個小時醒來時,抓了鬧鐘看到這樣的時間,連鬧鐘都好像在對自己說:「幹!你看屁啊!都已經這樣了就繼續睡!幹!」

其實今天練團沒什麼好記的,總之該死的捷運又害我沒時間吃早餐,所以練團的時候心裡大部分想著是中午要吃什麼佔比較多的比例。不過今天早上搭的捷運是新的,有像台鐵區間車(原電車,最近改名了,復興改成區間快車)的佈局,尤其是有一段是完全沒有座位,取而代之的是到腰際這麼高的行李架,看起來還頗寬敞的。可是車門開關門的緊示音變得好難聽,拜託,統一下啊,這種東西好說歹說也是城市意象的一部份,雖然是個微不足道的部份,可是亂七八糟的也很糟糕吧。

練完團還去台北車站附近晃了一下,本來想去無印良品晃晃的,可是人好多感覺有點不自在,可能是因為精神有點差的關係,進去走了一圈就走了。回到景美之後,跑去燦坤晃了一下,買了一桶空白DVD,雖然沒有急用不過還是先買起來吧。順道看了一下幾台筆電的報價,MacBook 的定價真的已經定的不比一般的筆電貴了呢!如果真的要比質感,大概只剩下Sony Vaio 系列的有足夠的特色吸引人吧?算了,無所謂,反正這些台詞留給那些銷售員去想吧。

在回家之前,跑去路口的麥當勞吃個午餐,結果吃到一半發現我被三桌親子陣容包圍了:左前方是一對姊妹跟媽媽,媽媽雖然在看報紙,不過還是跟她兩個小孩有說有笑的;右前方是一個爸爸跟一個小妹妹,爸爸面無表情的吃著原味麥脆雞,小妹妹很有規矩地用湯匙把紙碗裡面的搖滾玉米(到底哪裡搖滾了?為什麼玉米會搖滾?麥當勞真的很妙)一口一口地往嘴裡送;剩下的那一桌,距離我最近的一桌,也是最讓我覺得很看不下去的一桌。小弟弟玩著他的小玩具,有兩台小戰車、一台卡車、一台普通轎車,火柴盒那種大小的,他爸爸在幹嘛?看他的小說看得很爽啊!一開始小弟弟自己玩得很高興,可是玩到最後,有點無聊了,就開始叫他爸爸,那位爸爸也很妙,就隨便敷衍了幾下,繼續看他的小說而且還邊看邊笑開懷。看到這個時候,我想說就算了,就靠北啊關我屁事。但是當小弟弟發現他爸爸還是持續不理他的時候,他開始把車子故意推到地上,前面幾次他爸爸還是幫他撿了幾次,再用同樣的微笑敷衍了他之後,繼續看小說。當劇情演變至此的時候,我心裡突然一陣酸!

「哇咧幹你娘咧!你他媽的畜牲這麼愛看小說就不要生小孩啊!」

雖然小弟弟心裡想著的可能只是很無聊很無聊,沒別的,可是,去你娘的這位先生,你的態度真的有夠差!你的小孩比不上一本小說的劇情就是了?回想起來,自己還真是幸福,我爸媽在我小的時候也常常帶我去麥當勞,不過他們都會陪我聊天呢!後來想想,其實後來也很少機會跟爸媽再去吃麥當勞,拖歐洲真的不知道要吃什麼的福,我上一次跟我爸吃麥當勞是暑假在巴黎的事情,記憶猶新不過還真的很貴:我點了四個套餐外加一個沙拉,三十歐元剛剛好,真是要命,當下我心裡想著要是在台灣拿著千元大鈔去付麥當勞還不夠,不知道要找幾個人來幫忙端餐盤。話至此已離題,不過我心裡想的是,麥當勞裡面大部分的親子組合,好像剛好避開了網路使用者的族群,因此我寫得如此巨細靡遺也不知道要給誰看:如果你剛好有報社記者的朋友或正好你自己就是,歡迎拿去轉載家庭副刊吧,稿費好說好說~。

回家的感覺真好和其實保護套很醜

星期四晚上沒睡覺,昨天(星期五)從早上八點到下午的課又很假勇地全程清醒,該死的傍晚回新竹昏昏沈沈好不容易站到中壢才有座位。結果就是,這次特別為了竹中校慶運動會回來結果睡過頭,沒辦法,真的是睡死了,文章寫到這裡的時候,我正在回台北的火車上,因為明天早上要練團。說真的,有回到家的感覺就好了,倒是不會覺得說我到底是回新竹幹嘛,畢竟台北新竹兩地也不遠,只要有回家吃個飯,跟家人講個幾句話,就會很開心。這是真的,雖然有時候講話也不一定會有小小的不愉快,可是只要週末可以回家看看家人就很滿足。話雖這麼說,不過我還是堅持我是個台北人!

其實說真的,高中的校慶通常都是剛畢業的大一那群人會比較有興趣回去,還記得去年我也沒有回去校慶幹嘛,說真的幹嘛這次還大費周章跑回新竹的原因其實是,一個在高雄讀大學的好朋友有回來新竹。傍晚的時候,我們去清大的85度C喝個咖啡聊了一下,這是第一次看到他前陣子買的iPod U2 (G4)。iPod 真的就是那麼有魅力,即使它已經刮痕累累,看起來還是如此的吸引人。也許有人會想問說,那為什麼我同學不買個保護套呢?套句我們系上今年夏天畢業的一個學長講的話:「你買iPod 就是買它美麗的外型啊!既然如此,你把它包起來幹嘛?」真是很有意思的一句話,雖然我的iPod 也是用壓克力裝著,至少它是透明的,哈,可是真的想想的確也是如此,就算是佈滿刮痕的iPod,看起來還是比任何保護套來的好看多了!也許看到這,只是希望那些把iPod 包得緊緊的那些人(尤其是我相信有些人的保護套不怎麼美觀)可以考慮看看,是不是把iPod 最原來的簡單外觀從保護套裡拿出來,好好的告訴大家你有多麼喜歡它!

8 December 2006

睡不著之過高的興奮指數 - fc

天啊,雖然我愛熬夜不是什麼新聞,可是今天不一樣啊,我是因為想要寫一首歌想到睡不著,所以乾脆爬起來寫歌,沒想到才一個多小時,我就快寫好了耶!真是太感人了,我一定要好好謝謝這一切的一切啊(詳細名單等寫好再一一列出吧)!整個就是自HI啊,我還能說什麼,哇哈哈!重點是該死的窗外的景象跟歌詞裡寫的一模一樣啊:「今天好天氣 /想到哪裡去/還沒做決定/太陽暖暖的/雲朵還沒醒/你還在夢裡~」,太陽真的很大!哈哈哈,這首歌真是太神奇了!

全新的作業系統


標題這東西下得可真是好聽,其實只是不小心把原來的那個作業系統搞壞掉了,所以重灌。是的,重灌之後,我當然就有了這全新的Windows XP作業系統,看到了這個很久沒看到的畫面。也許是因為之前用TigerMilk (仿蘋果電腦作業系統Mac OS的佈景主題套件) 已經有一段時間了,看到現在這個最初的桌面還真有點感觸良多,只是習慣已經養成了所以安裝好XP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開始功能表拉到畫面的上方。

這一切的一切都要從前幾天我買了250GB的硬碟說起,因為某種原因,Windows XP只能抓到137GB的硬碟空間好像已經不是新聞,在上網搜尋了資料一番,能試過的方法都試過之後,我所能做的最後一件事情就是不斷地拿著XP光碟開機祈禱它能抓到硬碟全部的空間。就在這不斷重複的某一次過程當中,竟然原來的XP就進不去了,所以我只好,哈哈哈,在新的硬碟上已經抓到的空間裡再灌一個作業系統,然後接著iPod把所有的文件檔案包括圖片、音樂和一些有的沒有的,透過usb的龜速傳了約莫30GB的檔案,現在正在把那些東西放回我的硬碟當中,我很後悔沒有早一點買1394的介面與傳輸線。

灌完XP的另外一個心得是,微軟對於WGA的發展還真的是異常有效率,現在竟然連Windows Media Player 10都得要通過驗證了,在我硬碟抓到完整空間確保我不用再重灌之前,我想我大概就這樣乖乖的使用它吧,Google上猛找破解方法就改天吧。真是的,之前還找到忽略WGA驗證步驟安裝WMP 11的方法,沒想到一切都要重頭了。至少記憶體、網路頻寬現在都很自由,沒有動作就沒有動作,不像之前全部的程式都關掉,記憶體還猛跑、網路還猛傳,也不知道在幹嘛,或許就是所謂的中毒吧還怎樣,不過啊跟人的習慣差不多,反正只要不影響作息的感冒或生病,似乎就不是生病啊。

喔,我又扯遠了,其實只是希望大家欣賞這久違的桌面而已。

7 December 2006

紀念日 - fc

很開心的一天,真的。雖然睡過頭沒去上課、雖然電腦作業系統進不去、雖然沒有買到原先要看的那部電影的座位,可是還是很開心。雖然不知道那篇有沒有被看到,雖然不知道今天的那篇是不是該我看到,不過加在一起整個就是很開心!喔,什麼?我又省略了很重要的主詞嗎?哈哈哈...

5 December 2006

我們所更期待的蘋果姊姊們

今天是個幸福的星期一,雖然最後臨時某某某無法赴約,雖然改到下星期一,雖然天殺的竟然又是11日,不過這樣其實就已經很夠了,謝謝。很技巧性地(雖然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前面幾句都省略了主詞。閃光喇叭什麼都好,反正我爽,幹!今天真是他奶(請唸ㄋㄟ)子的冷斃了,這樣的天氣不罵髒話真是不痛快。想說星期一去看個資訊展,不然剩下的展期也沒時間去看,才發現去展場正妹好少,靜下心想想,啊靠夭,就算再正的妹星期一也是要在學校上課的啊...。


資訊展資訊展,還記得去年資訊展沒有預算的窘境與不捨,今天領了幾張藍色鈔票前往,一到會場才幹!非假日妹少就算了,為什麼還是很擠,這年星期一不用上班的人還真是多...,別鬧了,大家趕快回去自己的崗位提升台灣的競爭力比較重要啊!這小小的場合就留給我這種剛好沒課的人嘛,其他人別湊熱鬧了啦!話說今天在資訊展終於找到一個微軟比蘋果正點的地方,就是天啊微軟姊姊好可愛!該死的蘋果經銷商攤位竟然一個白色皮衣的蘋果姊姊都沒請,該死的某經銷商大哥哥還很不會做生意的直接跟我說無線滑鼠報價2500,智障啊!那我幹嘛在資訊展買!瘋了!你貼個幾百塊賺個業績都不會,難怪你會被派去顧攤位!其實Sony也有個黑色皮衣姊姊,不過沒有照就是了,最後呢搞不清楚展場到底哪裡有賣硬碟所以還是跑去光華商場。Seagate 250GB硬碟加Sony 18X DVD燒錄機花了我4100,還滿爽的就是雖然硬碟還不能用... BIOS抓到了可是Windows抓不到,跑去Seagate網站找到的是驅動程式壞掉的載點,當然我也不奢望有該死的相關服務人員看到這一段話所以他們的報應就是他們也看不到這麼可愛的微軟姊姊!哼!去死吧!活該!哇哈哈!

所以今天的心得是,天氣冷罵髒話很爽,要早點睡不然睡過頭會比夏天嚴重一百倍難怪有些動物索性就睡給他爽,另外很重要的就是:如果我有機會去蘋果電腦上班,我一定要求公司訂製Mac姊姊跟Pro姊姊的純白色和銀色皮衣!當然我們也沒有忘記五彩繽紛的nano姊姊們!喔對,最後不要忘記,shuffle姊姊是個小個子正妹喔!因此,由以上我們可以推論,book姊姊們一定都很火熱~哈!放在大腿上會熱得受不了呢~

2 December 2006

離開無名的原因 (feat. Jas)

為什麼我要放棄一個第一篇文章發表於2004年5月25日的網誌平台?為什麼我要放棄一個有完整留言版功能的網誌平台?為什麼當我大部分的朋友都使用該平台的時候,我還是選擇放棄那方便的好友連結功能?原因很簡單,我是衝著無名近日來種種的措施改變尤其是服務越來越差而來,我就是抵制無名,而且我會為了抵制而抵制。

我希望告訴我身邊所有的人一起抵制無名,但是我不會告訴你Blogger到底有多好,因為我單純是因為對於Google的觀感好而已,這是很主觀的一件事情。有一件事情讓我有點不自在的是,我們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喜好的網誌的原因,所以我不希望再聽到有人使用無所謂的口氣對我說「好啦,反正你就是排擠無名就對了」,因為我比誰都還在意我在無名超過兩年的網誌文章。那些零碎的原因不說,反正網路不夠快是使用者自己活該,我只想說,無名擁有今天如此的地位,不管他們是不小心、還是很自豪自己商業手法高超,但是身為台灣指標性的BSP(Blog Service Provider),他們的作為真的讓人無法認同。

換網誌是件很麻煩的事情,如果你要繼續使用無名發表網誌,我只希望大家不要再繳錢當無名的付費會員。相簿容量不夠?我相信你們會更喜歡Flickr!23。除了相簿容量限制之外,我實在想不到有什麼理由我們必須付費給無名,大家比個價也知道那個價錢落差有多驚悚,更別提「付費以獲得更好的連線品質」,怎麼著?把免付費會員當什麼?網誌的初衷是什麼?Web 2.0的主旨又是什麼?無名小站的經營越是成功,應當是越了解自己在台灣的指標性地位!

如果,大家覺得我說的一點都沒有說服力,或是想要更堅定的理由說服自己離開無名的話,請點選以下連結前往Jas在其網誌Jas9 Taipei.所撰寫的《隨便、獨立、共和與Blogspot》。希望看完那篇文章,大家可以多給Jas一些回應,也希望閱讀了這些東西,讓你對於網誌背後所代表的意義有更多一些認識。

30 November 2006

久違的信義區

最近這幾天都下大雨,搞得大家很不高興,我住在學校旁邊,既不用通車也不需要穿著雨衣騎遍半個大台北,因此好像對我沒什麼影響。昨晚凌晨大約跟現在差不多的時間,湯姆熊(高中同學)說今天要來住,喔我都差點忘了(其實已經忘了)他們班要去參觀文山特殊學校。他選擇了一個很要命的傍晚時刻去搭客運,想也知道會塞車幹嘛不去坐火車呢,至少過了湖口、中壢位子應該滿多的才對。

因為昨天在無印買了新的六孔本,想去找看看有沒有什麼其他特殊的內頁,所以在他到台北之前我決定先去信義區逛逛。很久沒有好好地在信義區走走了,今天在無印良品發現可以自由替換筆蕊的原子筆管組合,多了自動鉛筆的筆心,怎麼會拖到現在啊?我已經有一支透明的自動鉛筆了,現在比較吸引我的是那隻鋁質的自動鉛筆,上百元呢,再等等吧。這幾天要省點零頭等著下星期去資訊展採購一番!

今天看到最驚艷的東西,應該就是擺在101百貨公司(正式名稱應該是101國際購物中心,咱們先別那麼計較啦...)四樓中庭的那台Roland自動演奏的鋼琴,真的為整個中庭的氣氛加了很多分!可是真的很可惜,室內不能抽菸,不然我一定在旁邊的Barista買咖啡了,儘管當時時間真的很趕也在所不惜,無過最後還是什麼都沒發生就這樣離開了。

我很訝異,住在台北的第三年,我還是很喜歡信義計畫區,雖然還沒有那種計劃以後就在這邊買房子的衝動,不過以後如果真的決定住在台北市的話,無論如何也不會太遠啦!大直、內湖那塊就留給別人去喜歡吧。

29 November 2006

下大雨和終於換季了

我也想要早睡早起,但是我又沒做到了。一早被遮雨板吵到不行的雨聲吵醒,卻因為雨傘上次放再教是忘了帶走、另外一個則是帶回新竹沒拿上來,因此沒辦法去上課。我還真的為了這個理由沒去上早上八點的課,真的不是睡過頭,這種爛理由我怎麼好意思請假,但是我覺得更可惜的是只有我自己知道這是真的、不是騙人的理由!天啊,我在說什麼,這種話都說得出來,是啊,至少我沒有後悔淋雨去領考卷幸好考得還馬馬虎虎雖然沒有及格不過就差那麼一點點了。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去誠品買了聖經六孔的活頁本,但是經過一年的時間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就是聖經大小要隨身攜帶很不方便,所以又改回小六孔本。當然,是在Muji買的。週計劃內頁是買已經標好日期的那種,架上有台灣國慶假日的小貼紙免費索取,當然我已經把它貼好了。不過看看日曆,今天十二月都還不到呢,所以把橫線條的內頁自己再補上幾條線,把這週到年尾共五週的週計劃內頁自己完成了,意思就是新的記事本明天就可以上路了。在標日期的時候,突然驚訝了一下,原來今年十二月的星期次和六年前一樣...,意思就是說,這個星期五是十一月三十一日(註1) 呢...

註1:註你老木...
註2:真的終於要換季了!

28 November 2006

計數開始從今天起


在這星期二的凌晨,我想說,我渡過了一個愉快且難忘的週末,雖然我在新竹的兩天大部分都是昏睡狀態,由此可知我有感而發的是在回到新竹之前的細節部份。首先在這邊還是要很感謝上星期四來看表演的同學們,沒錯,這次都是同學們,外加兩個可愛的大一學妹。另外還有隻身前來挺到底的何先生,沒錯,他非常懷疑我在手機電話簿中儲存他的本名我究竟會不會忘記。最後,有留下證據的便是宋同學的精湛攝影技術,相片將在數日之內上傳,以後絕對免費招待入場將他納為御用,當然前提是我們有如此的榮幸的話。

週末的開始與過程大概是如此,好的開始卻是昏睡的結束果然只有一半的好,細節今天就省略因為我上星期二八點的課沒有去,因此我必須爭取分秒的睡眠時間。今天的重點是,計數器出現了,請大家多給予支持,因為...

數字會說話... 對不起,很爛的收尾

22 November 2006

Pink Stars: 2006.11.23 (四)「地下絲絨」Live!

時間: 2006.11.23 (四) 21:00入場
地點: 地下絲絨 (台北車站旁新光三越隔壁Kmall地下一樓)
團序: 1.Pink Stars / 2. Tanapo
票價: 300元 / 學生票200元 / 世新票150元(詳情見下文)

說真的,就連我們自己也沒想過會是這個樣子。 以免大家混淆,先說清楚以下這段文字是以鼓手阿緒為第一人稱寫的,至於是誰寫的不是很重要...。Pink Stars的第一場演出 (那時候團名跟現在不一樣),日期是2004年11月13日,地點在捷運西門站6號出口旁邊的那塊空地,那天有動老大、格格、阿緒。所以意思就是說,即將到來的這場表演,將是Pink Stars組團以來邁入第三年的首場表演!不論你是Pink Stars的新朋友,還是一起和我們渡過兩年的熟面孔,我們真的很希望這次的表演能在現場看到大家,這對我們的意義真的很重要!兩年可以改變什麼?其他人怎麼想說真的我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情非得在首頁這邊提起不可,就是鼓手阿緒從兩年前的18歲到現在20歲,就算他從來沒有謊報過年紀但是台下的觀眾始終保持半數以上的人覺得他在說謊...。

上面那張圖片,是我們這次自己製作的Demo封面,標題「冬逝」,是我們其中的一首歌,也將會在這次表演首次演出(第一次演出的新歌還包括「衝破極限」、「暗夜貓男爵」)。Demo只將在表演現場販售,暫定價新台幣50元(Pink Stars保有隨時更動價錢的權利,因為成本還沒算出來),限量50份,請大家踴躍搶購!Demo收錄曲目詳細如下列清單:

01. 紫色天空 / 詞、曲: 阿緒
02. 冬逝 / 詞、曲: 小動
03. 賭注 / 詞、曲: 小麥
04. 和你的天空 / 詞、曲: 小動
05. 冬逝 (Instrumental)
06. 賭注 (Instrumental)

最後,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由於Pink Stars的團員之中主唱小麥和鼓手阿緒皆為世新大學的學生,所以,他們兩個決定在票價上給予同學們優待!詳細辦法如下,當天憑學生證入場,票價為200元,於表演後一直到今年年底(夠久了吧?),憑世新大學學生證和當天表演的票根,就可以和小麥或者是阿緒再退50元的票價!詳細辦法,我們會在演出後再公佈。

21 November 2006

W301教室的小型演唱會

今天早上又睡過頭,到底在忙什麼。有時候我會想,為什麼我做的事情都不足以構成我犯錯的理由,我是說,不管前一晚在忙什麼甚至是無聊發呆,反正睡過頭就是一種錯,對不對?那如果早早去睡什麼事情都沒做到,但是只要準時出現的人,就比較厲害囉?好啦,我知道這個問題很爛,只是想說小小的抱怨一下,反正最近也沒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心情還不錯是件好事。

昨天去系上二年級的教室宣傳表演時,因為老師的慫恿所以直接在投影機上把我們團的網站開出來,天啊!那很空耶... 所以回家之後就整個晚上都在趕新的網頁,只是版型老早之前就弄好,內容真的很詞窮。因為網站上有放背景音樂,是當時小麥去試錄的Party Time,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放到的是那個沒mix過的版本,小麥情急之下,竟然直接抓著講台上的mic直接唱,真是看傻了我。也就是說,Pink Stars的主唱竟然在自己的學校的教室裡辦個臨時的現場Live耶,錯過的人真的是很可惜,有沒有下次都不知道。

嗯,這幾天一直在提醒自己,期中考完之後要趕快加緊腳步把該做的事情弄好,因為依照過去不知不覺的經驗,期末總是在期中考完之後感覺沒多久就突然到來,然後一陣兵荒馬亂之際就放假了。那是一個很無聊的循環,總是在一個新學期的開始之時才在後悔上個學期怎麼這麼不努力。大三了,沒有個長進也得看在延畢壓力的份上給自己個面子。

16 November 2006

期中考週即將結束之際

竟然落得數不清這陣子有幾天沒睡覺,當然昨天也沒有,只有中午瞇個眼接著是下午一科、晚上一科的期中考。該死的,廣告的期中考考得很高興,當然星期二考的程式重修也還可以,真搞不懂去年幹嘛不拼一下搞到這個樣子,現在只剩下明天的資料庫系統而已。話說是系上必修,總之不太難,但大概就也不知道幹嘛把必修搞得大家不厲害又硬要排個好幾屆大家就重修啊,認識學長姊?!

對的,上個星期三,傍晚去買了大小姐的生日禮物,那天很妙,因為我決定以後要常常去香水店看看而且我真的滿想自己也買一個的,反正冬天到了正好可以噴噴香水就洗澡免了,當然我會很誠實的回答自己有沒有洗澡前提是有人問。買完香水之後,去辦新手機,沒錯,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不用拿我爸媽的簽章去辦手機!當然,另外一層的意義就是錢也是從自己口袋挖,上一隻老爸買給我的手機是Nokia 3300,空機一萬一被我妹搞丟了重點是現在真的不好買到。喔,差點忘了說,上星期三買的是Motorola V3,不知道為什麼,之前看別人拿就覺得我總有一天會有那隻手機,想省些錢所以V3i、V3x就都沒考慮了...。

期中考這個星期,莫名地同學整個很大陣仗...

原來忠孝復興的伊是有二十四小時,之前去了很多次都還沒注意到,因此我寧可去那邊,因為新店的客喜康真的太亮了,我是說光線太亮了。熱摩卡還不錯,不過當然跟星巴克沒得比,當然也因為如此所以我想星巴克應該也不會用二十四小時這種方式吸引客人啊反正他們覺得有什麼路線不路線的東西,就是那個東西。當知識產業概論學程遇到廣告學程、當資訊傳播遇到公關廣告,總之最後最重要的其實還是正妹多不多,然後學分會不會過,大三上的延畢壓力正在蔓延不過這學期的成績倒是露出一道希望的曙光了!太神奇了,完全預料之外... 話雖如此,期中考完還是要繼續新生活運動,這運動首頁條件是不熬夜,我想等我三十歲了可能還在跟這東西奮鬥吧。我是說,不熬夜然後自以為新生活的那種生活。

8 November 2006

撞球完後的宵夜胡說錄


早上六點鐘,我把這張圖片設成 Messenger 的顯示圖片,我跟 Adara 說這是剛做好的,她回說:「為什麼你不把時間拿去睡覺?」是啊,為什麼?為什麼我要整晚沒睡?為什麼我六點下課吃完晚餐之後不回家睡覺,還要跑去公館看手機?然後半夜十二點多還跑去打撞球?打完撞球都已經快凌晨四點了竟然還要吃宵夜?吃宵夜的時候竟然還要說了一大堆有的沒有的!搞什麼啊,怎麼這麼沒有效率呢!

這個學期已經過了快一半,阿達跟我在吃宵夜的時候又是開學之後往往見面時的老話,「好久不見啊最近忙什麼?」,搞什麼啊!同班同學這樣當的就是了?同學能吃嘛~同學?好吧我是說真的讀到大三了還在吃宵夜的時候抱怨自己不知道怎麼來到這個科系,喔,我們兩個還曾經都錄取台藝大戲劇系的面試資格呢,他睡過頭我落了榜,於是我們後來又變成同學,雖然見面頻率不太高但是真的同班。

備註:阿達是導演,我是編劇,我劇本欠很久了...。

7 November 2006

最近很多作業不想寫

上個星期五下課回家,大概下午五點多,看到電視新聞關於總統夫人被起訴,當下真的是大快人心。不過就像馬英九先生說的,要哀矜勿喜,我想身為中華民國的國民,這真的沒有什麼好高興的。不喜歡陳水扁先生的理由有很多,我沒有看過起訴書相信很多打電話到地下電台裡面痛斥陳瑞仁檢察官的人也沒看過,大家要發表意見不要都說一些沒有建設性的話,這是很重要的一步。中國大陸、日本、韓國在很多方面都因為強烈的民族性有了優秀的表現尤其是經濟這領域,只是不知道民進黨政府所強調的本土化到底對我們國家有了什麼正面的效應。喊著去中國化的那些人似乎承襲著中國人在歷史上最致命的陋習,狂妄不羈。那些用台語咒罵中國大陸的那些人,難道真的以為他父親的父親的父親的父親是個土生土長在台灣這個島嶼上的人民是吧?

我不喜歡討論政治,只是我討厭那些斥責別人不懂政治的人。誰又是真正地懂?真是那麼有雄心抱負就不要在家裡猛打電話到電台電視節目,出來服務大眾吧。聽過陳總統的談話之後,我總覺得,似乎我們對「貪污」的認知也可以有模糊地帶了,這我倒也是無所謂,只是我好奇當他們為總統的外孫添購名牌服飾的時候,到底是什麼心態?我是說,「避嫌」是個美德啊真的真的,這是一個很簡單不是什麼是非對錯就單存是個美德。我們有的時候很難去想辦法讓自己變成好人,因為你說我是壞人我就是的時候,至少我也會想盡辦法做些讓你對我無可挑剔的事情吧?

喔是啊,他有自動減薪啊!

此時我真的在想,如果陳水扁先生是我的任課老師那該有多好,我只要交了一篇篇幅比較大的作業之後,其他小作業我都可以不用繳交了呀!「拜託你們看看,這麼冗長的作業我都做出來呢,你們用膝蓋想想看難道那種十分鐘就寫得完的作業難道我會偷懶不寫嗎?」因此,只要交了一篇作業之後,其他作業就是老師自己搞丟了因為我不可能缺交篇幅比較小的啊!

真是的,我竟然認真的把那些話當一回事了...

6 November 2006

很多天,睡了不該睡的時間。

凌晨三點,一個過去兩年裡,八成都還沒在睡的時間,
依舊在反省明天是否要早點睡,我痛恨早上八點的課。

不過,我喜歡這時間還醒著的感覺,

很熟悉。

1 November 2006

十一月


即時打了電話,真是慌張的下樓趕過去,心裡想著要是耽誤了時間可不好。喔,應該換個說法,是電話打得頗即時。下午的時候,還沒十一月,不知道為什麼我沒說出「今天是十月的最後一天喔」如此的字眼,畢竟要是真的說出口連自己都覺得無趣。不過,我確定的是,日期重要的不是本身,而是我們記得什麼,十一月是塞了不少東西在腦子裡的一個月份,說不定也只是因為它是十二月的前哨。

空堂五個小時的時間本來要去找動老大給他試試看 GarageBand 的內建效果,可惜下雨,這幾天景美下個不停,應該是說從上星期就如此了,我強調我沒有在抱怨。傍晚吃了一個便利商店的麵包,後來還是餓得有點頭暈暈的,只好再吃點東西。天啊!我今天到底在幹嘛!我竟然只想得出我本來想做什麼卻沒做、本來不想吃的晚餐確補了一碗不營養的泡麵而且一點也不飽。可是,真的不想吃。

是不是因為即使感冒到現在也沒有早點睡覺的關係?

29 October 2006

練團筆記本

特別起個大早,其實是因為太早睡了,差不多前一天晚上九點不到就不醒人事了。醒來應該是很有精神的才對,睜開眼睛的時候就覺得有點不對勁,過了幾分鐘才發現,感‧冒‧了!渾身沒力氣就出門練團去。

本日練團重點曲目的筆記:
‧Wake Up
‧香草氣息
‧暗夜貓男爵 - (主歌要open hi-hat、前奏要對點、結尾是兩拍三連音...)
‧衝破極限

希望這樣做筆記的方式多少對以後有點幫助,
不然老實說這幾首曲子連自己聽到歌名都有點陌生...。

PS:
Pink Stars 新的網站版型雖然做好一個星期了,
不過這個星期的作業真的很多,
所以對有持續上去關注網站的人說聲抱歉呢,
真的很對不起,我會盡快弄好的!

23 October 2006

Pink Stars 網站新版型 - v.5


練團回到家之後,整個下午就在弄我們團新網站的樣式。這個樣式是想做出透明玻璃的效果,左半邊一大塊黑色的地方是顯示網頁內容的部份。雖然只是調一些效果和位置的編排,不過把心裡想的東西做出來還滿有成就感的。待內容補上之後,過幾天就會上傳。

Pink Stars 下一次表演是11月23日星期四,在地下絲絨,大家有空的話到時候就一起來喔,因為11月正好是 Pink Stars 兩週年!不說連自己都沒發現,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表演的時候也沒有很久以前,是吧?

22 October 2006

自己買宵夜吃


在新店某間撞球館的對面,有一家永和豆漿,每次打完球都會去吃。今天特別騎車過去買了一份蛋餅、一份蘿蔔糕和一杯冰奶茶。沒錯,我不喜歡喝豆漿。想到下星期有四份作業要交,看著時鐘我還在想我要怎麼跟秒針賽跑,跑了一下停下來休息的時候我在想,那去跟月曆賽跑會不會好一點?結果我停下來想了好久好久,想到我都想睡了。

真的,已經好一陣子都覺得自己沒辦法專注在某件事情上了...

21 October 2006

本學期的糜爛開始


因為某種原因所以就凌晨五點才睡覺,早上八點的課準時到教室(其實也沒有很準時),沒想到好不容易撐完三個小時回家稍微補個眠,就把下午兩堂課都睡掉了。開學五個星期,把這學期系上五個老師的必修課都在家睡了一輪了,這學期請假還要簽假單,我實在不想拿著在假單上寫著理由是睡過頭給老師數落或怎麼著,所以不請假了。曠課,在家睡覺不是曠課莫非還有什麼正當理由。

下午五點睡醒的時候因為整天沒吃東西餓到坐在電腦前面發呆,明明知道發呆並不會有助於精神的恢復,不過已經習慣就是先發呆一下出門去買東西吃。這個時候,電話響了,原來是今年考上警專的高中同學打來的,他說休假四個小時,所以去公館吃晚餐。跟他聊了他在學校的生活,加上今天正好睡得天昏地暗,他十點要準時休假回學校簡直就是強烈到不行的對比。他說,明天警專校慶,世新的啦啦隊會去表演,喔喔喔,原來有這種事。

沒錯,今天跟昨天一樣,又是早上五點準時睡覺。

16 October 2006

其實沒有那麼激進

過了這麼多天,我還是一直開啟我的無名網誌,看著那些舊的文章,還是一點都不後悔做了這個決定。該死的個人首頁討伐聲簡直是到了一種境界,連我定期閱讀的幾個網誌也出現了該話題的閒聊和相關連結。也許網路服務的這種東西大家都各自有立場,即使台灣已經淪落到只論立場不論是非的地步,但是身為台灣地區網誌龍頭的無名小站,還真的沒看過愈改愈被批評這麼慘的例子(話說微軟雖然也是如此但看在那強勢的作業系統市佔率我們也是嘆了一口氣算了還能怎樣)。

星期五晚上看陳文茜的電視節目,雖然報導的主題是香港科技大學,但是得知國立台灣大學竟然落出泰唔士報全球大學排名的前百這個訊息真的很震驚!真的震驚啊,看呀,都用了驚嘆號呢!反正就是有人比較在意國際機場叫什麼名字,卻死不承認中華民國四個字,真搞不懂那位先生對於自己身份證上那四個字到底有什麼不滿。

那我只好,至少目前,先認真讀書吧。

5 October 2006

新的開始與交代

今天日期是,2006年10月5日。

數字很重要,諸如開學多久了、今年幾歲了、暑假距離現在有多遠、欠了哪些各多長的時間等,都很重要,不過如果把一堆重要的東西全部擺出來就變成都不重要了,明暸這其中的原因是個啼笑皆非的結果,因為選擇不好玩。多認識了一個新朋友的喜悅總是建立在更少時間去聯絡那些已經認識好一段時間的舊識。不管什麼來什麼去的,我們總是習慣將對象區分為「人」、「事」和「物」,到了最後你發現所有東西的成本都建立在時間單位之時,就必須將這三項混在一起做取捨然後還不能忘了人性是什麼東西,最終就陷入無法自拔的懊悔與焦慮:這一切真的不是電影情節所以請不要很不負責任的說其實抉擇這個動作早就已經完成了,假裝自己在尋找原因並不會比較輕鬆。

基於種種的原因,選擇了這個網誌,那個過程一點都不有趣,很掙扎,而且在同時,也會因為為了此種事情掙扎而更掙扎,要說這是「資訊焦慮」也好還怎樣,坐在電腦面前佔了一天當中很高比例的時間是社會變遷,暫時先把這個問題丟給大環境!我知道之於自己這是一個很不妥的說法,所以就是這樣。我甚至拖了一天的時間寫了在這個網誌的第一篇文章,只因為我比較喜歡今天的日期更甚於昨天的,我假設我會記得曾經做了這個選擇(即使已經忘了考卷上大部分的題目我是猜哪個選項依舊堅持假設會記得)。

最近在幹嘛?我問自己,結果是,我一直持續告訴別人我要幹嘛結果真的有做到的只有每天回家在讀書,雖然已經訝異很久但還是不禁想問時間怎麼過得越來越快?屁啦開學已經三個星期了怎麼筆記本也沒幾頁、晚上也睡了沒幾個小時、早餐也吃了沒幾次,這也算是三個星期嗎!如果回答這個問題我大概只說的出此時此刻我的電腦播到哪一首曲目,我到底有沒有在聽還真的會遲疑。如果照片、聲音、影片可以記錄那些片刻,是否我們都看著那些堆在一旁的發呆卻始終想著明天再整理?明天用不完,今天會過去,昨天更是越來越遠,真的,我實在是很苛責自己如此不珍惜昨天這東西,更想問像我這般的人究竟有什麼資格說思念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物?曾經的曾經又算什麼,是吧?

總之,以後就是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