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9 October 2006

練團筆記本

特別起個大早,其實是因為太早睡了,差不多前一天晚上九點不到就不醒人事了。醒來應該是很有精神的才對,睜開眼睛的時候就覺得有點不對勁,過了幾分鐘才發現,感‧冒‧了!渾身沒力氣就出門練團去。

本日練團重點曲目的筆記:
‧Wake Up
‧香草氣息
‧暗夜貓男爵 - (主歌要open hi-hat、前奏要對點、結尾是兩拍三連音...)
‧衝破極限

希望這樣做筆記的方式多少對以後有點幫助,
不然老實說這幾首曲子連自己聽到歌名都有點陌生...。

PS:
Pink Stars 新的網站版型雖然做好一個星期了,
不過這個星期的作業真的很多,
所以對有持續上去關注網站的人說聲抱歉呢,
真的很對不起,我會盡快弄好的!

23 October 2006

Pink Stars 網站新版型 - v.5


練團回到家之後,整個下午就在弄我們團新網站的樣式。這個樣式是想做出透明玻璃的效果,左半邊一大塊黑色的地方是顯示網頁內容的部份。雖然只是調一些效果和位置的編排,不過把心裡想的東西做出來還滿有成就感的。待內容補上之後,過幾天就會上傳。

Pink Stars 下一次表演是11月23日星期四,在地下絲絨,大家有空的話到時候就一起來喔,因為11月正好是 Pink Stars 兩週年!不說連自己都沒發現,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表演的時候也沒有很久以前,是吧?

22 October 2006

自己買宵夜吃


在新店某間撞球館的對面,有一家永和豆漿,每次打完球都會去吃。今天特別騎車過去買了一份蛋餅、一份蘿蔔糕和一杯冰奶茶。沒錯,我不喜歡喝豆漿。想到下星期有四份作業要交,看著時鐘我還在想我要怎麼跟秒針賽跑,跑了一下停下來休息的時候我在想,那去跟月曆賽跑會不會好一點?結果我停下來想了好久好久,想到我都想睡了。

真的,已經好一陣子都覺得自己沒辦法專注在某件事情上了...

21 October 2006

本學期的糜爛開始


因為某種原因所以就凌晨五點才睡覺,早上八點的課準時到教室(其實也沒有很準時),沒想到好不容易撐完三個小時回家稍微補個眠,就把下午兩堂課都睡掉了。開學五個星期,把這學期系上五個老師的必修課都在家睡了一輪了,這學期請假還要簽假單,我實在不想拿著在假單上寫著理由是睡過頭給老師數落或怎麼著,所以不請假了。曠課,在家睡覺不是曠課莫非還有什麼正當理由。

下午五點睡醒的時候因為整天沒吃東西餓到坐在電腦前面發呆,明明知道發呆並不會有助於精神的恢復,不過已經習慣就是先發呆一下出門去買東西吃。這個時候,電話響了,原來是今年考上警專的高中同學打來的,他說休假四個小時,所以去公館吃晚餐。跟他聊了他在學校的生活,加上今天正好睡得天昏地暗,他十點要準時休假回學校簡直就是強烈到不行的對比。他說,明天警專校慶,世新的啦啦隊會去表演,喔喔喔,原來有這種事。

沒錯,今天跟昨天一樣,又是早上五點準時睡覺。

16 October 2006

其實沒有那麼激進

過了這麼多天,我還是一直開啟我的無名網誌,看著那些舊的文章,還是一點都不後悔做了這個決定。該死的個人首頁討伐聲簡直是到了一種境界,連我定期閱讀的幾個網誌也出現了該話題的閒聊和相關連結。也許網路服務的這種東西大家都各自有立場,即使台灣已經淪落到只論立場不論是非的地步,但是身為台灣地區網誌龍頭的無名小站,還真的沒看過愈改愈被批評這麼慘的例子(話說微軟雖然也是如此但看在那強勢的作業系統市佔率我們也是嘆了一口氣算了還能怎樣)。

星期五晚上看陳文茜的電視節目,雖然報導的主題是香港科技大學,但是得知國立台灣大學竟然落出泰唔士報全球大學排名的前百這個訊息真的很震驚!真的震驚啊,看呀,都用了驚嘆號呢!反正就是有人比較在意國際機場叫什麼名字,卻死不承認中華民國四個字,真搞不懂那位先生對於自己身份證上那四個字到底有什麼不滿。

那我只好,至少目前,先認真讀書吧。

5 October 2006

新的開始與交代

今天日期是,2006年10月5日。

數字很重要,諸如開學多久了、今年幾歲了、暑假距離現在有多遠、欠了哪些各多長的時間等,都很重要,不過如果把一堆重要的東西全部擺出來就變成都不重要了,明暸這其中的原因是個啼笑皆非的結果,因為選擇不好玩。多認識了一個新朋友的喜悅總是建立在更少時間去聯絡那些已經認識好一段時間的舊識。不管什麼來什麼去的,我們總是習慣將對象區分為「人」、「事」和「物」,到了最後你發現所有東西的成本都建立在時間單位之時,就必須將這三項混在一起做取捨然後還不能忘了人性是什麼東西,最終就陷入無法自拔的懊悔與焦慮:這一切真的不是電影情節所以請不要很不負責任的說其實抉擇這個動作早就已經完成了,假裝自己在尋找原因並不會比較輕鬆。

基於種種的原因,選擇了這個網誌,那個過程一點都不有趣,很掙扎,而且在同時,也會因為為了此種事情掙扎而更掙扎,要說這是「資訊焦慮」也好還怎樣,坐在電腦面前佔了一天當中很高比例的時間是社會變遷,暫時先把這個問題丟給大環境!我知道之於自己這是一個很不妥的說法,所以就是這樣。我甚至拖了一天的時間寫了在這個網誌的第一篇文章,只因為我比較喜歡今天的日期更甚於昨天的,我假設我會記得曾經做了這個選擇(即使已經忘了考卷上大部分的題目我是猜哪個選項依舊堅持假設會記得)。

最近在幹嘛?我問自己,結果是,我一直持續告訴別人我要幹嘛結果真的有做到的只有每天回家在讀書,雖然已經訝異很久但還是不禁想問時間怎麼過得越來越快?屁啦開學已經三個星期了怎麼筆記本也沒幾頁、晚上也睡了沒幾個小時、早餐也吃了沒幾次,這也算是三個星期嗎!如果回答這個問題我大概只說的出此時此刻我的電腦播到哪一首曲目,我到底有沒有在聽還真的會遲疑。如果照片、聲音、影片可以記錄那些片刻,是否我們都看著那些堆在一旁的發呆卻始終想著明天再整理?明天用不完,今天會過去,昨天更是越來越遠,真的,我實在是很苛責自己如此不珍惜昨天這東西,更想問像我這般的人究竟有什麼資格說思念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物?曾經的曾經又算什麼,是吧?

總之,以後就是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