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0 November 2006

久違的信義區

最近這幾天都下大雨,搞得大家很不高興,我住在學校旁邊,既不用通車也不需要穿著雨衣騎遍半個大台北,因此好像對我沒什麼影響。昨晚凌晨大約跟現在差不多的時間,湯姆熊(高中同學)說今天要來住,喔我都差點忘了(其實已經忘了)他們班要去參觀文山特殊學校。他選擇了一個很要命的傍晚時刻去搭客運,想也知道會塞車幹嘛不去坐火車呢,至少過了湖口、中壢位子應該滿多的才對。

因為昨天在無印買了新的六孔本,想去找看看有沒有什麼其他特殊的內頁,所以在他到台北之前我決定先去信義區逛逛。很久沒有好好地在信義區走走了,今天在無印良品發現可以自由替換筆蕊的原子筆管組合,多了自動鉛筆的筆心,怎麼會拖到現在啊?我已經有一支透明的自動鉛筆了,現在比較吸引我的是那隻鋁質的自動鉛筆,上百元呢,再等等吧。這幾天要省點零頭等著下星期去資訊展採購一番!

今天看到最驚艷的東西,應該就是擺在101百貨公司(正式名稱應該是101國際購物中心,咱們先別那麼計較啦...)四樓中庭的那台Roland自動演奏的鋼琴,真的為整個中庭的氣氛加了很多分!可是真的很可惜,室內不能抽菸,不然我一定在旁邊的Barista買咖啡了,儘管當時時間真的很趕也在所不惜,無過最後還是什麼都沒發生就這樣離開了。

我很訝異,住在台北的第三年,我還是很喜歡信義計畫區,雖然還沒有那種計劃以後就在這邊買房子的衝動,不過以後如果真的決定住在台北市的話,無論如何也不會太遠啦!大直、內湖那塊就留給別人去喜歡吧。

29 November 2006

下大雨和終於換季了

我也想要早睡早起,但是我又沒做到了。一早被遮雨板吵到不行的雨聲吵醒,卻因為雨傘上次放再教是忘了帶走、另外一個則是帶回新竹沒拿上來,因此沒辦法去上課。我還真的為了這個理由沒去上早上八點的課,真的不是睡過頭,這種爛理由我怎麼好意思請假,但是我覺得更可惜的是只有我自己知道這是真的、不是騙人的理由!天啊,我在說什麼,這種話都說得出來,是啊,至少我沒有後悔淋雨去領考卷幸好考得還馬馬虎虎雖然沒有及格不過就差那麼一點點了。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去誠品買了聖經六孔的活頁本,但是經過一年的時間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就是聖經大小要隨身攜帶很不方便,所以又改回小六孔本。當然,是在Muji買的。週計劃內頁是買已經標好日期的那種,架上有台灣國慶假日的小貼紙免費索取,當然我已經把它貼好了。不過看看日曆,今天十二月都還不到呢,所以把橫線條的內頁自己再補上幾條線,把這週到年尾共五週的週計劃內頁自己完成了,意思就是新的記事本明天就可以上路了。在標日期的時候,突然驚訝了一下,原來今年十二月的星期次和六年前一樣...,意思就是說,這個星期五是十一月三十一日(註1) 呢...

註1:註你老木...
註2:真的終於要換季了!

28 November 2006

計數開始從今天起


在這星期二的凌晨,我想說,我渡過了一個愉快且難忘的週末,雖然我在新竹的兩天大部分都是昏睡狀態,由此可知我有感而發的是在回到新竹之前的細節部份。首先在這邊還是要很感謝上星期四來看表演的同學們,沒錯,這次都是同學們,外加兩個可愛的大一學妹。另外還有隻身前來挺到底的何先生,沒錯,他非常懷疑我在手機電話簿中儲存他的本名我究竟會不會忘記。最後,有留下證據的便是宋同學的精湛攝影技術,相片將在數日之內上傳,以後絕對免費招待入場將他納為御用,當然前提是我們有如此的榮幸的話。

週末的開始與過程大概是如此,好的開始卻是昏睡的結束果然只有一半的好,細節今天就省略因為我上星期二八點的課沒有去,因此我必須爭取分秒的睡眠時間。今天的重點是,計數器出現了,請大家多給予支持,因為...

數字會說話... 對不起,很爛的收尾

22 November 2006

Pink Stars: 2006.11.23 (四)「地下絲絨」Live!

時間: 2006.11.23 (四) 21:00入場
地點: 地下絲絨 (台北車站旁新光三越隔壁Kmall地下一樓)
團序: 1.Pink Stars / 2. Tanapo
票價: 300元 / 學生票200元 / 世新票150元(詳情見下文)

說真的,就連我們自己也沒想過會是這個樣子。 以免大家混淆,先說清楚以下這段文字是以鼓手阿緒為第一人稱寫的,至於是誰寫的不是很重要...。Pink Stars的第一場演出 (那時候團名跟現在不一樣),日期是2004年11月13日,地點在捷運西門站6號出口旁邊的那塊空地,那天有動老大、格格、阿緒。所以意思就是說,即將到來的這場表演,將是Pink Stars組團以來邁入第三年的首場表演!不論你是Pink Stars的新朋友,還是一起和我們渡過兩年的熟面孔,我們真的很希望這次的表演能在現場看到大家,這對我們的意義真的很重要!兩年可以改變什麼?其他人怎麼想說真的我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情非得在首頁這邊提起不可,就是鼓手阿緒從兩年前的18歲到現在20歲,就算他從來沒有謊報過年紀但是台下的觀眾始終保持半數以上的人覺得他在說謊...。

上面那張圖片,是我們這次自己製作的Demo封面,標題「冬逝」,是我們其中的一首歌,也將會在這次表演首次演出(第一次演出的新歌還包括「衝破極限」、「暗夜貓男爵」)。Demo只將在表演現場販售,暫定價新台幣50元(Pink Stars保有隨時更動價錢的權利,因為成本還沒算出來),限量50份,請大家踴躍搶購!Demo收錄曲目詳細如下列清單:

01. 紫色天空 / 詞、曲: 阿緒
02. 冬逝 / 詞、曲: 小動
03. 賭注 / 詞、曲: 小麥
04. 和你的天空 / 詞、曲: 小動
05. 冬逝 (Instrumental)
06. 賭注 (Instrumental)

最後,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由於Pink Stars的團員之中主唱小麥和鼓手阿緒皆為世新大學的學生,所以,他們兩個決定在票價上給予同學們優待!詳細辦法如下,當天憑學生證入場,票價為200元,於表演後一直到今年年底(夠久了吧?),憑世新大學學生證和當天表演的票根,就可以和小麥或者是阿緒再退50元的票價!詳細辦法,我們會在演出後再公佈。

21 November 2006

W301教室的小型演唱會

今天早上又睡過頭,到底在忙什麼。有時候我會想,為什麼我做的事情都不足以構成我犯錯的理由,我是說,不管前一晚在忙什麼甚至是無聊發呆,反正睡過頭就是一種錯,對不對?那如果早早去睡什麼事情都沒做到,但是只要準時出現的人,就比較厲害囉?好啦,我知道這個問題很爛,只是想說小小的抱怨一下,反正最近也沒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心情還不錯是件好事。

昨天去系上二年級的教室宣傳表演時,因為老師的慫恿所以直接在投影機上把我們團的網站開出來,天啊!那很空耶... 所以回家之後就整個晚上都在趕新的網頁,只是版型老早之前就弄好,內容真的很詞窮。因為網站上有放背景音樂,是當時小麥去試錄的Party Time,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放到的是那個沒mix過的版本,小麥情急之下,竟然直接抓著講台上的mic直接唱,真是看傻了我。也就是說,Pink Stars的主唱竟然在自己的學校的教室裡辦個臨時的現場Live耶,錯過的人真的是很可惜,有沒有下次都不知道。

嗯,這幾天一直在提醒自己,期中考完之後要趕快加緊腳步把該做的事情弄好,因為依照過去不知不覺的經驗,期末總是在期中考完之後感覺沒多久就突然到來,然後一陣兵荒馬亂之際就放假了。那是一個很無聊的循環,總是在一個新學期的開始之時才在後悔上個學期怎麼這麼不努力。大三了,沒有個長進也得看在延畢壓力的份上給自己個面子。

16 November 2006

期中考週即將結束之際

竟然落得數不清這陣子有幾天沒睡覺,當然昨天也沒有,只有中午瞇個眼接著是下午一科、晚上一科的期中考。該死的,廣告的期中考考得很高興,當然星期二考的程式重修也還可以,真搞不懂去年幹嘛不拼一下搞到這個樣子,現在只剩下明天的資料庫系統而已。話說是系上必修,總之不太難,但大概就也不知道幹嘛把必修搞得大家不厲害又硬要排個好幾屆大家就重修啊,認識學長姊?!

對的,上個星期三,傍晚去買了大小姐的生日禮物,那天很妙,因為我決定以後要常常去香水店看看而且我真的滿想自己也買一個的,反正冬天到了正好可以噴噴香水就洗澡免了,當然我會很誠實的回答自己有沒有洗澡前提是有人問。買完香水之後,去辦新手機,沒錯,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不用拿我爸媽的簽章去辦手機!當然,另外一層的意義就是錢也是從自己口袋挖,上一隻老爸買給我的手機是Nokia 3300,空機一萬一被我妹搞丟了重點是現在真的不好買到。喔,差點忘了說,上星期三買的是Motorola V3,不知道為什麼,之前看別人拿就覺得我總有一天會有那隻手機,想省些錢所以V3i、V3x就都沒考慮了...。

期中考這個星期,莫名地同學整個很大陣仗...

原來忠孝復興的伊是有二十四小時,之前去了很多次都還沒注意到,因此我寧可去那邊,因為新店的客喜康真的太亮了,我是說光線太亮了。熱摩卡還不錯,不過當然跟星巴克沒得比,當然也因為如此所以我想星巴克應該也不會用二十四小時這種方式吸引客人啊反正他們覺得有什麼路線不路線的東西,就是那個東西。當知識產業概論學程遇到廣告學程、當資訊傳播遇到公關廣告,總之最後最重要的其實還是正妹多不多,然後學分會不會過,大三上的延畢壓力正在蔓延不過這學期的成績倒是露出一道希望的曙光了!太神奇了,完全預料之外... 話雖如此,期中考完還是要繼續新生活運動,這運動首頁條件是不熬夜,我想等我三十歲了可能還在跟這東西奮鬥吧。我是說,不熬夜然後自以為新生活的那種生活。

8 November 2006

撞球完後的宵夜胡說錄


早上六點鐘,我把這張圖片設成 Messenger 的顯示圖片,我跟 Adara 說這是剛做好的,她回說:「為什麼你不把時間拿去睡覺?」是啊,為什麼?為什麼我要整晚沒睡?為什麼我六點下課吃完晚餐之後不回家睡覺,還要跑去公館看手機?然後半夜十二點多還跑去打撞球?打完撞球都已經快凌晨四點了竟然還要吃宵夜?吃宵夜的時候竟然還要說了一大堆有的沒有的!搞什麼啊,怎麼這麼沒有效率呢!

這個學期已經過了快一半,阿達跟我在吃宵夜的時候又是開學之後往往見面時的老話,「好久不見啊最近忙什麼?」,搞什麼啊!同班同學這樣當的就是了?同學能吃嘛~同學?好吧我是說真的讀到大三了還在吃宵夜的時候抱怨自己不知道怎麼來到這個科系,喔,我們兩個還曾經都錄取台藝大戲劇系的面試資格呢,他睡過頭我落了榜,於是我們後來又變成同學,雖然見面頻率不太高但是真的同班。

備註:阿達是導演,我是編劇,我劇本欠很久了...。

7 November 2006

最近很多作業不想寫

上個星期五下課回家,大概下午五點多,看到電視新聞關於總統夫人被起訴,當下真的是大快人心。不過就像馬英九先生說的,要哀矜勿喜,我想身為中華民國的國民,這真的沒有什麼好高興的。不喜歡陳水扁先生的理由有很多,我沒有看過起訴書相信很多打電話到地下電台裡面痛斥陳瑞仁檢察官的人也沒看過,大家要發表意見不要都說一些沒有建設性的話,這是很重要的一步。中國大陸、日本、韓國在很多方面都因為強烈的民族性有了優秀的表現尤其是經濟這領域,只是不知道民進黨政府所強調的本土化到底對我們國家有了什麼正面的效應。喊著去中國化的那些人似乎承襲著中國人在歷史上最致命的陋習,狂妄不羈。那些用台語咒罵中國大陸的那些人,難道真的以為他父親的父親的父親的父親是個土生土長在台灣這個島嶼上的人民是吧?

我不喜歡討論政治,只是我討厭那些斥責別人不懂政治的人。誰又是真正地懂?真是那麼有雄心抱負就不要在家裡猛打電話到電台電視節目,出來服務大眾吧。聽過陳總統的談話之後,我總覺得,似乎我們對「貪污」的認知也可以有模糊地帶了,這我倒也是無所謂,只是我好奇當他們為總統的外孫添購名牌服飾的時候,到底是什麼心態?我是說,「避嫌」是個美德啊真的真的,這是一個很簡單不是什麼是非對錯就單存是個美德。我們有的時候很難去想辦法讓自己變成好人,因為你說我是壞人我就是的時候,至少我也會想盡辦法做些讓你對我無可挑剔的事情吧?

喔是啊,他有自動減薪啊!

此時我真的在想,如果陳水扁先生是我的任課老師那該有多好,我只要交了一篇篇幅比較大的作業之後,其他小作業我都可以不用繳交了呀!「拜託你們看看,這麼冗長的作業我都做出來呢,你們用膝蓋想想看難道那種十分鐘就寫得完的作業難道我會偷懶不寫嗎?」因此,只要交了一篇作業之後,其他作業就是老師自己搞丟了因為我不可能缺交篇幅比較小的啊!

真是的,我竟然認真的把那些話當一回事了...

6 November 2006

很多天,睡了不該睡的時間。

凌晨三點,一個過去兩年裡,八成都還沒在睡的時間,
依舊在反省明天是否要早點睡,我痛恨早上八點的課。

不過,我喜歡這時間還醒著的感覺,

很熟悉。

1 November 2006

十一月


即時打了電話,真是慌張的下樓趕過去,心裡想著要是耽誤了時間可不好。喔,應該換個說法,是電話打得頗即時。下午的時候,還沒十一月,不知道為什麼我沒說出「今天是十月的最後一天喔」如此的字眼,畢竟要是真的說出口連自己都覺得無趣。不過,我確定的是,日期重要的不是本身,而是我們記得什麼,十一月是塞了不少東西在腦子裡的一個月份,說不定也只是因為它是十二月的前哨。

空堂五個小時的時間本來要去找動老大給他試試看 GarageBand 的內建效果,可惜下雨,這幾天景美下個不停,應該是說從上星期就如此了,我強調我沒有在抱怨。傍晚吃了一個便利商店的麵包,後來還是餓得有點頭暈暈的,只好再吃點東西。天啊!我今天到底在幹嘛!我竟然只想得出我本來想做什麼卻沒做、本來不想吃的晚餐確補了一碗不營養的泡麵而且一點也不飽。可是,真的不想吃。

是不是因為即使感冒到現在也沒有早點睡覺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