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8 November 2006

撞球完後的宵夜胡說錄


早上六點鐘,我把這張圖片設成 Messenger 的顯示圖片,我跟 Adara 說這是剛做好的,她回說:「為什麼你不把時間拿去睡覺?」是啊,為什麼?為什麼我要整晚沒睡?為什麼我六點下課吃完晚餐之後不回家睡覺,還要跑去公館看手機?然後半夜十二點多還跑去打撞球?打完撞球都已經快凌晨四點了竟然還要吃宵夜?吃宵夜的時候竟然還要說了一大堆有的沒有的!搞什麼啊,怎麼這麼沒有效率呢!

這個學期已經過了快一半,阿達跟我在吃宵夜的時候又是開學之後往往見面時的老話,「好久不見啊最近忙什麼?」,搞什麼啊!同班同學這樣當的就是了?同學能吃嘛~同學?好吧我是說真的讀到大三了還在吃宵夜的時候抱怨自己不知道怎麼來到這個科系,喔,我們兩個還曾經都錄取台藝大戲劇系的面試資格呢,他睡過頭我落了榜,於是我們後來又變成同學,雖然見面頻率不太高但是真的同班。

備註:阿達是導演,我是編劇,我劇本欠很久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