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1 December 2006

或許有一點孤獨


學期過了三分之二,剩下六個星期的時間,扣掉期末的那陣子的焦頭爛額,其實已經可以說這學期差不多接近尾聲。即使每次學期一開始的時候總會想著要如何規劃、如何很熱血的過完眼前的這個學期,但是到了期中考過後,就是逐漸一項一項放棄的開始。正巧,大學生活也正好過了差不多三分之二,剩下三分之一的話題總是緊接在二分之一後面不遠處,我沒有想多說什麼,只是希望自己能夠更努力地把握時間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上個星期的某一天晚上,接到一個老朋友的電話,他說他退伍了。他是我高中在新竹火車站附近的某家民歌西餐廳打工認識的民歌手,在我高三沒有組團的那年,我們也做了一些片段的作品。還記得他入伍之前,我去樹林找他的那一天,我還真的覺得那不是多久以前,上星期跟他講完電話之後,我真的在心裡驚呼:「天啊!一年四個月就這樣結束了?」我到底在幹嘛?那時候心裡想著,他退伍的時候我都大三了啊,是啊,我現在是大三了啊,所以咧?還不是就這樣子?

銷售產品的時候,我們知道產品有生命週期,導入、成長、成熟、衰退,我們說地一派輕鬆,因為在學校這個地方,我們都只是依據自己僅有的渺小認知,隨口說了自己無知的見解,也不用擔心是否會虧損還是絞盡腦汁想著如何獲利。似乎,大部分的人都習慣了這樣的無所謂,真的很無所謂。我們也不曾把自身當成產品看,是否認真思考過我們是否還在成長期?還是已經懷著成熟期的無所謂,讓生活的每一刻在這裡自身自滅。

我的意思是說,我們是否都規劃好了?還是就規劃好了,把那張表格掛在牆上,每天花個短短的幾分鐘看著它,我們就因此安心了?每個人都會說,所有人都在說,不論是我用什麼身分去檢視自己所在的族群,我們這群竹中人、我們這群世新人、我們這群七年級生、我們這群地下樂團的一份子、我們這群慷慨激昂的熱血青年,是否我們就只有這點能耐?我們說著滿口的抱負與不滿,卻在這生活中一天比一天的安逸;或許你說我們真的不需要革命,但是請問問自己這樣的生活你是否滿意?或許截至目前為止我們能力無所及,但是我們是否已經盡力?我們擁抱著放眼國際視野的利具,卻一天到晚只能聽見週遭的人在放屁!或許我們現在都有那麼一點無力與惶恐孤獨,但是,我真的想說的是,我們終有一日會為了更多的我們去領悟,領悟那些我們期望已久的雲深處。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