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0 December 2006

麥當勞的親子畫面節錄

八點半鬧鐘響了,趕快跳起來,趁著練團出門抓幾首歌。天氣又變冷了,真不知道前幾天在那邊熱什麼意思的,擺明是要在教室被悶熟了之後然後假日再這樣折磨人。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練團的早上鬧鐘就很管用,平常早上八點有課的時候,就算是同學手機打爛了我也整個沒知覺的睡過頭,尤其是那種在下課前半個小時醒來時,抓了鬧鐘看到這樣的時間,連鬧鐘都好像在對自己說:「幹!你看屁啊!都已經這樣了就繼續睡!幹!」

其實今天練團沒什麼好記的,總之該死的捷運又害我沒時間吃早餐,所以練團的時候心裡大部分想著是中午要吃什麼佔比較多的比例。不過今天早上搭的捷運是新的,有像台鐵區間車(原電車,最近改名了,復興改成區間快車)的佈局,尤其是有一段是完全沒有座位,取而代之的是到腰際這麼高的行李架,看起來還頗寬敞的。可是車門開關門的緊示音變得好難聽,拜託,統一下啊,這種東西好說歹說也是城市意象的一部份,雖然是個微不足道的部份,可是亂七八糟的也很糟糕吧。

練完團還去台北車站附近晃了一下,本來想去無印良品晃晃的,可是人好多感覺有點不自在,可能是因為精神有點差的關係,進去走了一圈就走了。回到景美之後,跑去燦坤晃了一下,買了一桶空白DVD,雖然沒有急用不過還是先買起來吧。順道看了一下幾台筆電的報價,MacBook 的定價真的已經定的不比一般的筆電貴了呢!如果真的要比質感,大概只剩下Sony Vaio 系列的有足夠的特色吸引人吧?算了,無所謂,反正這些台詞留給那些銷售員去想吧。

在回家之前,跑去路口的麥當勞吃個午餐,結果吃到一半發現我被三桌親子陣容包圍了:左前方是一對姊妹跟媽媽,媽媽雖然在看報紙,不過還是跟她兩個小孩有說有笑的;右前方是一個爸爸跟一個小妹妹,爸爸面無表情的吃著原味麥脆雞,小妹妹很有規矩地用湯匙把紙碗裡面的搖滾玉米(到底哪裡搖滾了?為什麼玉米會搖滾?麥當勞真的很妙)一口一口地往嘴裡送;剩下的那一桌,距離我最近的一桌,也是最讓我覺得很看不下去的一桌。小弟弟玩著他的小玩具,有兩台小戰車、一台卡車、一台普通轎車,火柴盒那種大小的,他爸爸在幹嘛?看他的小說看得很爽啊!一開始小弟弟自己玩得很高興,可是玩到最後,有點無聊了,就開始叫他爸爸,那位爸爸也很妙,就隨便敷衍了幾下,繼續看他的小說而且還邊看邊笑開懷。看到這個時候,我想說就算了,就靠北啊關我屁事。但是當小弟弟發現他爸爸還是持續不理他的時候,他開始把車子故意推到地上,前面幾次他爸爸還是幫他撿了幾次,再用同樣的微笑敷衍了他之後,繼續看小說。當劇情演變至此的時候,我心裡突然一陣酸!

「哇咧幹你娘咧!你他媽的畜牲這麼愛看小說就不要生小孩啊!」

雖然小弟弟心裡想著的可能只是很無聊很無聊,沒別的,可是,去你娘的這位先生,你的態度真的有夠差!你的小孩比不上一本小說的劇情就是了?回想起來,自己還真是幸福,我爸媽在我小的時候也常常帶我去麥當勞,不過他們都會陪我聊天呢!後來想想,其實後來也很少機會跟爸媽再去吃麥當勞,拖歐洲真的不知道要吃什麼的福,我上一次跟我爸吃麥當勞是暑假在巴黎的事情,記憶猶新不過還真的很貴:我點了四個套餐外加一個沙拉,三十歐元剛剛好,真是要命,當下我心裡想著要是在台灣拿著千元大鈔去付麥當勞還不夠,不知道要找幾個人來幫忙端餐盤。話至此已離題,不過我心裡想的是,麥當勞裡面大部分的親子組合,好像剛好避開了網路使用者的族群,因此我寫得如此巨細靡遺也不知道要給誰看:如果你剛好有報社記者的朋友或正好你自己就是,歡迎拿去轉載家庭副刊吧,稿費好說好說~。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