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1 January 2007

類似誤解的不然

大概也無法理解為什麼這樣吃著眼前的食物,總之都擺在眼前了,卻又想找個心安甚至是喜悅的原因。縱使喝著都是出自柏蒼之手的熱咖啡,卻在看了他的網誌之後,我笑了。果然大家都只放大自己樂見的那部份。像是兩個瘋狂歌迷一般坐在木柵的某樹下,我們甚至不敢相信那杯咖啡的真實性,同時打量著只有自己想看到的那部份。

頂樓加蓋的工作室,原來,這就是,生活。

28 January 2007

架構與流暢

開始嗅到墮落的氣氛,過去總是想著反正假期才剛開始也無所謂,這次,別鬧了!有點長進吧,鏡子裡的那位對著我說。也許真的是我想太多,感覺像是,我一口氣留了很多行程要在假期內完成,很像是提了很重的包包結果裝在裡面的東西卻在行程當中很少甚至不曾拿出來使用。喔,說是「使用」未免太過物化,但是我想大家應該懂我的意思。

iPod 12.27 壞掉至今,終於在 1.26 送修,差點滿一個月,又是個詭異的諷刺意味。那熟悉的一切,我的家?新竹裔台北人?無趣,老梗,別提了!原來的歸屬感總是來自已經不再歸屬的衝擊。突然想提,最近周毅凡(高中同學)和我一直強調的音樂堆疊,不是要轉敘他陳述的內容而是我的感想:一旦確定的基本節奏,接踵而來的是許多鋪陳上去乍聽都還不錯的旋律,但最終的目標還是整體性的架構和流暢。是的,「架構」和「流暢」簡單地帶過那些繁瑣的詮釋,不能說是全部,至少了解自己所求的一部分,安心點了。

虧欠,終究還有更多,還不了總得要還。帶來了什麼,總得準備好的心態是,不可能全部都帶回,因為旅程上消耗了一些,最後所能負荷的遠比預期中的少了很多,包袱沒有因此更輕便是因為取而代之的是,虧欠。

自己煮了一碗麵,在深夜,為了心中更多的掛念。

我的父母心中並無惦記著論語,但他們講的道理卻如出一轍,或許因為經商的關係又有些孫子兵法,慶幸的是,我不拘泥於孫子和孫臏到底是師徒還是祖孫的關係。原來,是這樣的緣故,超過一個月沒回家,他們看我的眼神還是如此確定,彷彿他們的孩子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全在他們的預期之中,更重要的是,我感覺到的是,無論我今天可能的另外一個模樣,也會是他們的驕傲。

晚上十點多,我和周毅凡不知怎麼地聊到高中的管樂社,雖然好多的後悔和心痛,畢竟我們當初都選擇了離開,但是我卻很訝異原來大家還是都在乎同樣的東西,無論原因為何、無論動機、無論理念,大家是為了音樂好。音樂,和其他許許多多的領域一般,那是生活態度的一部分,大家實踐的方式有所不同,也許有時如此微不足道,我們卻不多問為什麼就已經決定堅持。是的,請不要拘泥於美好的事物美好的原因為何,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堅持,就夠了。

27 January 2007

為什麼

感覺真的很奇怪,我是說新竹這個地方。往往到了睡前的時刻,在這目前為止生命度過大半時光的家,讓我感覺到的是彷彿夢醒之際那種既陌生又懷疑的怪異。大學真的是,過度期吧我想,你最熟悉的那群人都去了不同的城市,寒暑假回來碰個頭卻是如此短暫、甚至不真實。是啊,當那些真實變成了不真實,就是這種感覺而已。

我知道可以不必,但我選擇沉溺於這氣氛。

這感覺真的很奇怪,我知道我不能把大學時期臨時租的一個小房間當成自己的家,但那的確是現今一個對我而言沒有任何陌生的空間,即便它那麼簡陋。書架嚴重不足,最好是有人把雜誌塞在衣櫥裡,為了那些書害我沒有沙發可以坐因為擺不下。

奇怪,要不然這篇到底是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25 January 2007

改天見

時間是今早的五點,剛從誠品敦南出來,事實上是某位周姓高中同學結帳之前還猛翻閱他確定要購買的書,所以我先到外面抽菸。那邊坐著個一個男的,抽菸的時候沒看清他的攤位在賣啥,經過的時候才看清楚。他發現我在看,於是對我說「先生,這是我自己畫的明信片喔!」,因為我心裡在想事情所以呆滯了一下,讓他誤以為我對他的明信片有興趣(這是我的自以為)?過了幾秒,我對他點個頭,他也很從容地跟我說聲「謝謝」,然後我就和同學離開了。

真想跟他交個朋友,可惜今天沒那個力氣,改天見吧。

21 January 2007

低落亦如此廉價 - fa3

寒假第一天,就暫且不提我是什麼原因導致於我前一晚幾點睡覺的,總之我睡到傍晚六點半才起床。其實第一次醒來是下午一點多的時候,不過就像後來趙小姐說的一般,「醒來也不知道要幹嘛」。

我問過很多身邊的朋友,覺得我以後會變成「很勢利的文人」?還是「富有文學氣息的商人」?無論我得到的答案是什麼,進一步追問原因,其實朋友們大致上的理由就是覺得我勢利、現實,是否有到達那種冷酷無情、理性主義的境界我就沒有很確定(歡迎大家針對這點留下您寶貴的回應),總之我也知道我大概是這樣子的人,畢竟是我讓自己變成這個樣子的。

小的時候,大人們總是告訴我們大自然有多好、田園生活是多麼令人嚮往;現在我喜歡的是高樓大廈,大都會的台北市,我一點都不喜歡路上沒有被扔棄的傳單的鄉村。小的時候,我聽著大人們說只有自己才能決定自己成為怎麼樣的一個人;現在的我成為我原本想要成為的那個人,不管我喜歡不喜歡,我終於了解自己那眾多的一念之間,多少有些「怎麼如此一發不可收拾」的無奈與感嘆。成長,曾幾何時從得到更多的期待,轉變成更多妥協的無奈!

是否我們都要等到離開,才能開始感受到那真實的存在。小的時候,我們因為搶不到糖果而哭鬧,當我們不再為糖果哭鬧,就是進一步的成熟;小的時候,我們因為不能買自己想要的玩具而哭鬧,當我們開始覺得有些玩具不買也沒什麼好難過的,就覺得自己又更成熟了些;長大了以後,我們遇到什麼挫折難過的事,我們會用我們所認為可以取代哭鬧的方法歇斯底里的放手一搏,不經一事不長一智過後,我們可以以更短的時間去平復類似的事情,於是覺得自己真是個理性的傢伙,因此告訴自己又成熟了些。到了最後,難過只剩一點點,我們不再難過,我們改用了「心情低落」、「深感空虛」的字眼去形容情緒,眼淚來自「失控」、「衝動」。

「縱使妳的離去使我難過,但我更恐懼的是在難過平復之後那股淚乾的平復」,如果流淚的時候是千萬種不捨的理由,淚乾涸之後我們還剩下什麼?是不是因為我們都太確定了那些什麼跟什麼,以驅使我們如此無所謂的覺得其實根本不用太在乎什麼。

即使最後誰都不願意拉下臉,我想說的是,其實我一直在這。

多麼可笑!我們都知道誰誰誰在哪,我們都知道要去哪找誰誰誰,但是有多少次我們真的丟下手中的忙碌,不顧一切地衝到那個誰誰誰的面前大聲說出:

「沒什麼事,我只是感到有些低落,所以我想見你...」

20 January 2007

徵傳院象徵四人小組

是啊很久不見,剛才果然去新店吃了蘿蔔糕,看到阿梅在線上,約了一下,即刻外套穿了就出門著。過了好一陣子,阿梅身為口傳系的字正腔圓更明顯了,奇怪,一樣都是口傳的瑾小姐怎麼就聽不太出來?莫非是刻意隱藏,背後有不為人知的原因?!以上,只是耍白癡的字句,請瑾小姐閱讀至此時不用想太多,妳也知道早上五點多這種時間還沒睡要寫出正常的用字遣詞還真需要更多的理性!

話說我是資傳系兼修公廣廣告學程,阿梅是口傳系兼修廣電學程,所以注意了!徵人共兩枚,必須符合條件是現為世新大學大三學生,兩人本系加學程正好補足新聞圖傳數媒傳管,來共組四人為一組的傳院小組吧!(幹!為什麼都快天亮了我還有力氣產出這種趨近智障的想法?)喔,兩人一起報名者為佳,不然單獨報名只能空等符合條件的最後一人自己出現,這樣還得多耗費幾日工作天,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時間有多寶貴。最後備註:正妹優先錄取、單身加分斟酌,原因很簡單所以就省去詳細列出的步驟。

我真的該睡了...

喔!天啊!對了!我是不是忘了說明這個小組要幹嘛?好吧,我想反正真的有興趣的人也不多,到時後再私下說明好了。

19 January 2007

開始休寒

這週的星期二、星期三外加今天,共三節期末考開始於早上八點,而我締造了沒有準時進教室最早是八點半進教室的紀錄,好險沒有睡過頭這種東西。今兒個一早是「創新與產業發展」期末考,沒睡醒去寫申論題真的很要命,尤其是那題目還真的不好寫。最後一題的題目是「請問你認為台灣最有潛力的產業為何?為什麼?該產業需要如何創新?」喔天啊,可能是因為真的還沒睡醒吧,我竟然直接在考卷上寫著拒絕答題。我大概這樣寫,「就個人的粗淺認知,台灣任何產業的競爭力都在持續下降中,雖然還是可以從新聞媒體上看到依稀的產業有著高額的年終獎金,但是就題目的字義『我認為』有潛力的產業?我認為,沒有這種東西。」當然啦,用字遣詞跟考卷上略有出入,不過,真要我想一個產業出來,我也真的想不到有什麼理由,所以不是說我想抨擊咱們中華民國的環境怎麼怎麼的,只是我想以學生的身分表達自己對未來的社會信心不高的意思。

下午一點的資料庫系統,爆炸,明年見,大四上課表已經逼近三十學分的窘境,期待自己在點名單上班級欄位寫著「資傳延一」的那一天。不管考得怎麼樣,下午四點回到家,就是休寒了!今兒個終於買到水餃當晚餐,待會晚點再去新店吃蘿蔔糕,好一陣子沒去那家永和豆漿吃宵夜了。

考完期末考的第一晚,總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有人想要猜猜看是什麼嗎?就是各科老師的研究助理瘋狂似地響起手機鈴聲催繳作業,很好,那我該感謝有這個機會還是我其實滿累的乾脆直接去睡覺?讓我考慮考慮吧,欲知故事發展請持續鎖定本網誌...

各位寒假愉快,別忘了規劃情人節行程與禮物等...

期末最終夜之流水帳

那感覺就像是,最後一碗飯!(啊?不好笑?又沒有人說這是笑話!硍!)經過多日的期末抗戰,終於我們來到了最後一晚,再次替那些要撐到下個星期一的人感到不捨,喔我就剛好星期一沒課啊,還好那個時候選互動程式設計重修的時候沒選星期一。

話說,本學期的課表,星期四為最多課的一天:早上八點的專英,上星期面試期末考結束了;下午三點的體育課,上星期也考過了,該死的某學妹(不是學妹該死,是她該死的很像小忍)在旁邊害我分心結果兩竿只吃了四顆剛剛好及格;晚上八點的廣告媒體企劃,上星期也上台簡報過了;所以今天剩下的就是,下午一點的初階平面媒體廣告創作的期末考。該堂課的黃老師,考卷真是精美到不行,全彩印刷,精美的蘋果中文字體,不多不少的考卷寫起來很充實,這年頭很少有這種讓人愉悅的考卷了(真的不管考得好不好,寫完就是心情好)。今天還有另外一點值得開心的是,這是我本學期已來可以中午過後再到學校而沒有曠課,該死的每天都有早上八點的課命運擺脫不掉(備註,我今年大三!)。

老師在考卷後面有開放心得欄位,所以我就很認真的寫了寫啊,一些感謝老師本學期的教導之類的,這堂課真的還滿實用的感覺,寒假來試試看吧。可是當我寫完抬頭一看,傻掉,教室裡面加我只剩下三個人還沒交卷,真不習慣,平常我都是前三個交卷的說。不到下午三點回到家,在等學長五點考完來拿明天要考試的講義,等啊等,我也就這樣在電腦前面翻了一下明天要考的東西,時間就莫名奇妙來到傍晚。

就這樣,講義交給學長之後,走到巷口,我搭上251路公車前往公館,結果因為昨天沒睡好的關係,還沒開到景美捷運站我就暈車了,可是又暈到懶得換車所以,還是一路坐到公館。今晚第一次在西雅圖咖啡點了吃的,咖哩飯加上一杯大杯熱拿鐵,210元,不清楚搭配是什麼抵價的,價錢還滿親切的倒是真的。說真的,我是個熱愛摩卡的人,只是西雅圖的拿鐵反而比較甜,所以也沒什麼重點,只是想說要是在星巴克絕對點摩卡(最近多了摩卡馬奇朵的選擇,可是目前喝到現在,發現這個新產品在不同門市會有不同的甜度)。

整個就是流水帳,覺得無聊就別往下看了...

正當我很悠閒地吃完我的咖哩飯,恐怖的事情發生了!一個中年婦女帶著三個差不多是高中生樣的小朋友進來吸菸區,講話有夠大聲的!天啊!那個對話真是太誇張了!總之呢,一開始就是那位姑姑在責備小朋友們怎麼可以跟祖母頂嘴呢?中間還穿插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出場角色包括大伯、父親、祖母、眾兄弟姐妹,然後劇情也不怎麼精采一直在原點兜啊兜,原來這年頭的連續劇都還滿寫實的。只是經過了那麼「精采」的過程之後,最後竟然是姑姑的織毛線教學時間...

「幹!要不是我是暈車暈到公館來的,我其實還滿能忍受噪音的...」

該死的勃肯鞋換底要三個星期,昨天給張同學載回家皮鞋淋濕了,害我今天整天都穿著會吃水的板鞋(那雙是高三買的,再次備註我現在大三)。有時候材料這種東西就是這麼神奇,鞋底會吃水照理說也要會放水啊!走著走著,鞋子裡面的水真的是感覺越來越深!(以為我又要罵髒話了?沒有啊怎麼可能,我一點都不喜歡說髒話呢!真的~)勃肯鞋回家倒數五天...

17 January 2007

Google Desktop 之台北下雪了


這是今天中午考完試回到家看到的,耶? 那 Google Desktop 原來也很有幽默感,竟然在天氣的小視窗裡面顯示著台北下雪了,氣溫比巴黎還低!真是酷斃了!截圖存檔完成之後,重開機之後就恢復正常,到底是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錯誤不太重要,笑一笑真的還滿開心的。話說我睡午覺的時候還開冷氣,本來想說關掉好了以免睡太久,結果睡到被熱醒還是把冷氣開起來。天氣這東西真是不可預測!

Google Desktop:下載連結

15 January 2007

機場那天與今之對照

那是去年二月底的事情,開學前一天。雖然也不是說真的突然想起,因為那天在路上我帶著相機,很慣例性地拍了幾張照片,相機還根本不是我自己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大考來臨之際總是令人異常緊繃因而逃離現實設法在回憶中尋求慰藉。那些慢快門的捕捉,去年的那個時候,我甚至還不知道腳架應該長成什麼樣子(腳架好像不是用「長」出來的?),所以其實那些存在硬碟裡面的幾張畫面也不怎麼清晰。上網查了班機,特別起個大早,結果整個蠢到的是,喔天啊原來不一定要直飛啊!所以結果只是個撲了空,就回家睡覺了。

一個星期開始的第一堂課,是重修,感覺很差;跨完年之後的第一堂課,是重修,感覺很差;期中考的首部曲,是重修,感覺很差;星期二早上八點竟然是這麼多規律中的第一堂,感覺很詭異,所以明天接著到來的,將是期末考的第一科,感覺真的很差。為什麼感覺很差?因為我不喜歡也不想學會JSP這個東西。我壓根不想學會,我不想要知道它跟html之間如何搭配、我不想要知道如果發生例外要怎麼導入error page、我不想要知道迴圈要怎麼宣告所以if怎樣得怎樣else之後就只好這樣,到頭來,我會的那些部份讓我自己感覺很差因為我不想、而不會的那些部份讓我嚴重感覺到我即將面臨三修的窘境,怎麼一點都沒有值得高興的部份?這就是體制,一個強迫性的體制,當你知道你學會了不會有成就感、不學就會被體制下的規範所懲處,該怎麼辦?至少,待在灰色模糊地帶的不安,不是我們追求黑或白的理由,那只是藉口,而沒有任何人喜歡藉口。

以上這些跟去了機場的那天,一點關係都沒有,不過那張創意好到爆炸的卡片就不曾在架上再出現過。詳細列出2006年every single date,前面再加上一個簡單且重複的動詞,「這麼感人啊」,真是幽默的口氣我還記得。捷運國父紀念館站竟然又再次成為一個出現頻率極高的地點,之前是去上班,老實說那個地方很尷尬,要東區不東區、要信義區不信義區的,一切的開端始於我在那旁邊的陶板屋訂了兩個人的位子,那天還差點兒忘了雨傘。

看著窗戶上的倒映,真是完美!

時間接近傍晚之際,暴飲暴食進入第三天還沒停止,雖然餓到不行儼然成為一種習慣不過三天前至此我在逆向操作。吐司的止餓效果僅止於生理,有一定的限度,看來我還是喜歡吃那些滿足心理的東西就好,一個便利商店的肉包子還真的比三五片吐司令我更飽足。

兩個八分音符,蹦蹦!停兩拍,接著過門,進副歌,多麼乾淨俐落且主題鮮明。「我該怎麼做?我已經無話可說」,副歌過後,這樣的旋律反覆著無奈,進副歌之前的過門像是豁然的灑脫,「我怎麼會在這裡?離開吧既然如此無力」,我卻怎麼也不敢相信我還有一絲的思緒掛念著,說不定我回來時會更好。好吧,這只是其中一首歌,現在隨機播放地來到下一首,就別再想了。真是短暫!

聽著日本人唱英文再翻成中文很智障...

膚淺

所以啊我說,人不要太鐵齒,到了最後連這句話根本就不是我自己說的還硬要裝,幹!裝屁啊!關於田地之所以驚嘆是因為到了,那也就沒什麼好堅持不後悔什麼的權利,既然都已經發生就好好的面對現實吧,真是個傻孩子(當我省略主詞的時候請相信我真的是在說自己)。

就好像接著的期末考週,硬是要裝做自己拿著大刀一般來斬妖除魔其實根本就是自己在待宰。都到了這個緊要的關頭還無所謂地在這邊寫這些有的沒有的屁話,到時候真的活該三修還硬是要牽拖世界如此不公平之類的狗屁倒灶,不是膚淺,是什麼?

話說期末回顧也是要期末考完才悠閒地寫,合理的時間點是寒假開始之後,不過有鑒於以往的經驗看來我就是那種只會在不對的時間做不該做的事,所以提早回顧吧,不然到時候連反省都變成感謝致詞還真是令人哭笑不得。為什麼我就是硬是要這個樣子我也不懂,也許是尋找解脫的一種方式,那股該死的堅定就是堅持一些一點都不堅定的矛盾與錯誤!

畫面呢?畫面!

上個月底在「廣告創意」課堂上聽到的左、右腦思考模式的理論還只是電腦桌面上一個只有標示日期的純文字檔案,開啟之後依舊是一片空白,跟上述的回顧計劃經驗一般,太多事情被擱置我卻依舊沉溺於我可以做好更多的氛圍。於是我安慰自己還好當天晚上我有跑去某位貴賓住家的樓下,陳述了那些許的震驚與不安,好吧至少有個人聽過,安慰的部份來自於我自以為她會幫我記得那些我想記得的部份,屁!少臭美了!別人沒那個義務!我憑什麼如此認為?哎啊,不是膚淺,是什麼?

我們都知道,不!只有我知道!因為那膚淺代表的就是我理所當然的認為「我們」都知道,但是卻從不去搞清楚「我們」到底是誰!所以我在這裡大吼大叫,在很多地方大聲嚷嚷,在好吃酸菜的餐桌前歇斯底里,當他與她都用著「你這可憐的小孩」的目光注視著我,我還在對著自己說他們看到的是一個理性的小孩。天啊!這不是膚淺,是什麼?

兜了一圈,很快地,其實時間點不對,但是我卻殘酷地在這錯誤中拿到我要的安穩,接著當然是很熟練地根據既有的經驗,繼續膚淺五千年!真是他X的「江山易改,該死的中國人本性難移」!什麼?原來最深層的膚淺,就是打死都感覺不到自己的膚淺啊!

最後,我還是沒有說出我到底想講的東西啊...

14 January 2007

五更與起司

這是帳面上列出的重點,原來還有附上白飯,當然那飲品的部份屬於配角就自動省略了。一天之後,下次還是汽水就好。有些東西真是不禁讓人意識性的失態,半醒的狀態是還可以毫無目的地繼續檢視那些乍看之下不太值得被檢視的樣貌。

那位先生說著他想離開現場,時間不早了,大家都想回家休息,喔好吧至少他準備了那些令人感到親切的音樂播放;那位清醒到不行的理性說,那位先生沒有必要被捲入這話題,不合適,她說;而我做的唯一決定只是,我懶得自己騎車回家,所以待會捷運停開之前,我會再去誠品敦南走走,看看昨天被淋濕的景象是否還能嗅出一絲惆悵。

明瞭自己與自己的距離是一回事,從自己身上得到確認又是另一回事,何況那東西是從別人的口述之中得知。頻率不太對,不然接著發生的將是會停滯。平淡如果來自理所當然,那也只有從些微的異常開始才能被察覺。

至少那腸旺與豬排已暫時性地深植人心。

8 January 2007

寒冷

我並不認為有人會喜歡被身體無法負荷的低溫搞到思緒速度下降、反應遲鈍、身體極度不適,當然這也不會是我喜歡冬天的理由。我喜歡的是,當這些寒冷的壓迫侵襲著我每一吋皮膚表面的時候,我感覺到的是有不少人因此腳步變慢,這東西相對成自己就是,你撐住,你就有機會超越。

不管是超越了誰、還是又昏睡到極度懊惱,終究那些不是客觀的評比,但那感覺卻是我們所僅有。我是說,我喜歡冬天的原因其實是,這寒冷帶給我的那些感覺遠比夏天的時候來得更多。至於那些感覺,也只是「喔,是啊,我活著耶!」,不也只是這麼一回事爾。

文學家喜歡給人安慰,其實是在安慰自己。「寒冷過後就是充滿生機的春天」,重要的不是那安慰的事實與否,而是何以見得此謂「安慰」?因為在任何人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他們早已在悲憫和感慨那些,熬不過這個寒冬的全部或瑣碎...

5 January 2007

踏實


昨天下午到現在都還沒睡,但是,似乎正因為這樣更感覺到那些比睡眠更重要的事情(當然健康很重要我知道)。昨天下午將近傍晚才睡醒,為了今天早上「創新與產業發展」的期末報告問卷,殺去學校挨家挨戶拜託大家幫忙填問卷。晚上十點左右去夜市吃久違的豬肝炒飯,其實我沒有很喜歡吃豬肝,但是為了身體沒辦法,而且通常都沒有熟透,下次問廚師可不可以先燙過再炒。

真要命,原來人工統計問卷這麼繁瑣,看來我畢業論文的問卷要謹慎點,不然到時候可是苦到自己。伊是忠孝復興,不知道是第幾次在那待到早上,其實比較不好意思的是拖累到學長,感覺有點害他跟我們兩個小朋友來瞎攪和,熬夜到了報告完大家心情都不太好。

我們今天去吃早餐!

也許是因為沒睡覺的關係,現在有點沒力氣把畫面一一描述,只是剛剛坐在新聞畫面前發呆的時候,心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原來開心可以這麼簡單、生活可以這麼踏實」。今天又是星期五。

3 January 2007

深植人心 - 277 style

01

 我必須強調,我不是刻意要學人,
 只是真的太零碎了。

 故,以此方式也是向277致敬。

 是啊,其實很不熟,不熟到沒有說新年快樂。


02

 我想到一個小說的主題:

 「婚禮上不可缺席的兩種人」

 可能我很久才會開始動筆......


03

 關於洗澡這件事情

 「怎麼每次洗澡的時候,都有種很久沒洗過的感覺?」
 「怎麼每天洗澡的時候,都有種很久沒洗過的感覺?」

 有差別嗎?
 有差別呢!


04

 就決定是「倫」這個字了!


05

 很難想像自己哪來那股堅持的動力,
 原來早已經深植人心。

 「堅定的意念」


06

 就這樣用一次而已,希望277您別棄嫌,
 真的只是想用自己的方式向大家推薦您的網誌。

2 January 2007

心之所向 2007

深刻的體悟,話說,如在一種超出預期中得到相同的結果,請勿自喜。那終究是短暫地,因為對於接著那仍然的無法預期依舊無法預期,這就足以焦慮頓足數時。我能理解我昨日的不解,卻無法即時地理解今日他人的理解,多少懊惱於選擇過後的無奈,卻不忘其實安穩也是來自這無奈的根源:自己。

「心之所向,則或千或百,果然鶴也。」

只怕那意志不夠堅定,新年之首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