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8 January 2007

寒冷

我並不認為有人會喜歡被身體無法負荷的低溫搞到思緒速度下降、反應遲鈍、身體極度不適,當然這也不會是我喜歡冬天的理由。我喜歡的是,當這些寒冷的壓迫侵襲著我每一吋皮膚表面的時候,我感覺到的是有不少人因此腳步變慢,這東西相對成自己就是,你撐住,你就有機會超越。

不管是超越了誰、還是又昏睡到極度懊惱,終究那些不是客觀的評比,但那感覺卻是我們所僅有。我是說,我喜歡冬天的原因其實是,這寒冷帶給我的那些感覺遠比夏天的時候來得更多。至於那些感覺,也只是「喔,是啊,我活著耶!」,不也只是這麼一回事爾。

文學家喜歡給人安慰,其實是在安慰自己。「寒冷過後就是充滿生機的春天」,重要的不是那安慰的事實與否,而是何以見得此謂「安慰」?因為在任何人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他們早已在悲憫和感慨那些,熬不過這個寒冬的全部或瑣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