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4 January 2007

五更與起司

這是帳面上列出的重點,原來還有附上白飯,當然那飲品的部份屬於配角就自動省略了。一天之後,下次還是汽水就好。有些東西真是不禁讓人意識性的失態,半醒的狀態是還可以毫無目的地繼續檢視那些乍看之下不太值得被檢視的樣貌。

那位先生說著他想離開現場,時間不早了,大家都想回家休息,喔好吧至少他準備了那些令人感到親切的音樂播放;那位清醒到不行的理性說,那位先生沒有必要被捲入這話題,不合適,她說;而我做的唯一決定只是,我懶得自己騎車回家,所以待會捷運停開之前,我會再去誠品敦南走走,看看昨天被淋濕的景象是否還能嗅出一絲惆悵。

明瞭自己與自己的距離是一回事,從自己身上得到確認又是另一回事,何況那東西是從別人的口述之中得知。頻率不太對,不然接著發生的將是會停滯。平淡如果來自理所當然,那也只有從些微的異常開始才能被察覺。

至少那腸旺與豬排已暫時性地深植人心。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