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5 January 2007

膚淺

所以啊我說,人不要太鐵齒,到了最後連這句話根本就不是我自己說的還硬要裝,幹!裝屁啊!關於田地之所以驚嘆是因為到了,那也就沒什麼好堅持不後悔什麼的權利,既然都已經發生就好好的面對現實吧,真是個傻孩子(當我省略主詞的時候請相信我真的是在說自己)。

就好像接著的期末考週,硬是要裝做自己拿著大刀一般來斬妖除魔其實根本就是自己在待宰。都到了這個緊要的關頭還無所謂地在這邊寫這些有的沒有的屁話,到時候真的活該三修還硬是要牽拖世界如此不公平之類的狗屁倒灶,不是膚淺,是什麼?

話說期末回顧也是要期末考完才悠閒地寫,合理的時間點是寒假開始之後,不過有鑒於以往的經驗看來我就是那種只會在不對的時間做不該做的事,所以提早回顧吧,不然到時候連反省都變成感謝致詞還真是令人哭笑不得。為什麼我就是硬是要這個樣子我也不懂,也許是尋找解脫的一種方式,那股該死的堅定就是堅持一些一點都不堅定的矛盾與錯誤!

畫面呢?畫面!

上個月底在「廣告創意」課堂上聽到的左、右腦思考模式的理論還只是電腦桌面上一個只有標示日期的純文字檔案,開啟之後依舊是一片空白,跟上述的回顧計劃經驗一般,太多事情被擱置我卻依舊沉溺於我可以做好更多的氛圍。於是我安慰自己還好當天晚上我有跑去某位貴賓住家的樓下,陳述了那些許的震驚與不安,好吧至少有個人聽過,安慰的部份來自於我自以為她會幫我記得那些我想記得的部份,屁!少臭美了!別人沒那個義務!我憑什麼如此認為?哎啊,不是膚淺,是什麼?

我們都知道,不!只有我知道!因為那膚淺代表的就是我理所當然的認為「我們」都知道,但是卻從不去搞清楚「我們」到底是誰!所以我在這裡大吼大叫,在很多地方大聲嚷嚷,在好吃酸菜的餐桌前歇斯底里,當他與她都用著「你這可憐的小孩」的目光注視著我,我還在對著自己說他們看到的是一個理性的小孩。天啊!這不是膚淺,是什麼?

兜了一圈,很快地,其實時間點不對,但是我卻殘酷地在這錯誤中拿到我要的安穩,接著當然是很熟練地根據既有的經驗,繼續膚淺五千年!真是他X的「江山易改,該死的中國人本性難移」!什麼?原來最深層的膚淺,就是打死都感覺不到自己的膚淺啊!

最後,我還是沒有說出我到底想講的東西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