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9 January 2007

期末最終夜之流水帳

那感覺就像是,最後一碗飯!(啊?不好笑?又沒有人說這是笑話!硍!)經過多日的期末抗戰,終於我們來到了最後一晚,再次替那些要撐到下個星期一的人感到不捨,喔我就剛好星期一沒課啊,還好那個時候選互動程式設計重修的時候沒選星期一。

話說,本學期的課表,星期四為最多課的一天:早上八點的專英,上星期面試期末考結束了;下午三點的體育課,上星期也考過了,該死的某學妹(不是學妹該死,是她該死的很像小忍)在旁邊害我分心結果兩竿只吃了四顆剛剛好及格;晚上八點的廣告媒體企劃,上星期也上台簡報過了;所以今天剩下的就是,下午一點的初階平面媒體廣告創作的期末考。該堂課的黃老師,考卷真是精美到不行,全彩印刷,精美的蘋果中文字體,不多不少的考卷寫起來很充實,這年頭很少有這種讓人愉悅的考卷了(真的不管考得好不好,寫完就是心情好)。今天還有另外一點值得開心的是,這是我本學期已來可以中午過後再到學校而沒有曠課,該死的每天都有早上八點的課命運擺脫不掉(備註,我今年大三!)。

老師在考卷後面有開放心得欄位,所以我就很認真的寫了寫啊,一些感謝老師本學期的教導之類的,這堂課真的還滿實用的感覺,寒假來試試看吧。可是當我寫完抬頭一看,傻掉,教室裡面加我只剩下三個人還沒交卷,真不習慣,平常我都是前三個交卷的說。不到下午三點回到家,在等學長五點考完來拿明天要考試的講義,等啊等,我也就這樣在電腦前面翻了一下明天要考的東西,時間就莫名奇妙來到傍晚。

就這樣,講義交給學長之後,走到巷口,我搭上251路公車前往公館,結果因為昨天沒睡好的關係,還沒開到景美捷運站我就暈車了,可是又暈到懶得換車所以,還是一路坐到公館。今晚第一次在西雅圖咖啡點了吃的,咖哩飯加上一杯大杯熱拿鐵,210元,不清楚搭配是什麼抵價的,價錢還滿親切的倒是真的。說真的,我是個熱愛摩卡的人,只是西雅圖的拿鐵反而比較甜,所以也沒什麼重點,只是想說要是在星巴克絕對點摩卡(最近多了摩卡馬奇朵的選擇,可是目前喝到現在,發現這個新產品在不同門市會有不同的甜度)。

整個就是流水帳,覺得無聊就別往下看了...

正當我很悠閒地吃完我的咖哩飯,恐怖的事情發生了!一個中年婦女帶著三個差不多是高中生樣的小朋友進來吸菸區,講話有夠大聲的!天啊!那個對話真是太誇張了!總之呢,一開始就是那位姑姑在責備小朋友們怎麼可以跟祖母頂嘴呢?中間還穿插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出場角色包括大伯、父親、祖母、眾兄弟姐妹,然後劇情也不怎麼精采一直在原點兜啊兜,原來這年頭的連續劇都還滿寫實的。只是經過了那麼「精采」的過程之後,最後竟然是姑姑的織毛線教學時間...

「幹!要不是我是暈車暈到公館來的,我其實還滿能忍受噪音的...」

該死的勃肯鞋換底要三個星期,昨天給張同學載回家皮鞋淋濕了,害我今天整天都穿著會吃水的板鞋(那雙是高三買的,再次備註我現在大三)。有時候材料這種東西就是這麼神奇,鞋底會吃水照理說也要會放水啊!走著走著,鞋子裡面的水真的是感覺越來越深!(以為我又要罵髒話了?沒有啊怎麼可能,我一點都不喜歡說髒話呢!真的~)勃肯鞋回家倒數五天...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