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8 January 2007

架構與流暢

開始嗅到墮落的氣氛,過去總是想著反正假期才剛開始也無所謂,這次,別鬧了!有點長進吧,鏡子裡的那位對著我說。也許真的是我想太多,感覺像是,我一口氣留了很多行程要在假期內完成,很像是提了很重的包包結果裝在裡面的東西卻在行程當中很少甚至不曾拿出來使用。喔,說是「使用」未免太過物化,但是我想大家應該懂我的意思。

iPod 12.27 壞掉至今,終於在 1.26 送修,差點滿一個月,又是個詭異的諷刺意味。那熟悉的一切,我的家?新竹裔台北人?無趣,老梗,別提了!原來的歸屬感總是來自已經不再歸屬的衝擊。突然想提,最近周毅凡(高中同學)和我一直強調的音樂堆疊,不是要轉敘他陳述的內容而是我的感想:一旦確定的基本節奏,接踵而來的是許多鋪陳上去乍聽都還不錯的旋律,但最終的目標還是整體性的架構和流暢。是的,「架構」和「流暢」簡單地帶過那些繁瑣的詮釋,不能說是全部,至少了解自己所求的一部分,安心點了。

虧欠,終究還有更多,還不了總得要還。帶來了什麼,總得準備好的心態是,不可能全部都帶回,因為旅程上消耗了一些,最後所能負荷的遠比預期中的少了很多,包袱沒有因此更輕便是因為取而代之的是,虧欠。

自己煮了一碗麵,在深夜,為了心中更多的掛念。

我的父母心中並無惦記著論語,但他們講的道理卻如出一轍,或許因為經商的關係又有些孫子兵法,慶幸的是,我不拘泥於孫子和孫臏到底是師徒還是祖孫的關係。原來,是這樣的緣故,超過一個月沒回家,他們看我的眼神還是如此確定,彷彿他們的孩子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全在他們的預期之中,更重要的是,我感覺到的是,無論我今天可能的另外一個模樣,也會是他們的驕傲。

晚上十點多,我和周毅凡不知怎麼地聊到高中的管樂社,雖然好多的後悔和心痛,畢竟我們當初都選擇了離開,但是我卻很訝異原來大家還是都在乎同樣的東西,無論原因為何、無論動機、無論理念,大家是為了音樂好。音樂,和其他許許多多的領域一般,那是生活態度的一部分,大家實踐的方式有所不同,也許有時如此微不足道,我們卻不多問為什麼就已經決定堅持。是的,請不要拘泥於美好的事物美好的原因為何,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堅持,就夠了。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