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1 January 2007

類似誤解的不然

大概也無法理解為什麼這樣吃著眼前的食物,總之都擺在眼前了,卻又想找個心安甚至是喜悅的原因。縱使喝著都是出自柏蒼之手的熱咖啡,卻在看了他的網誌之後,我笑了。果然大家都只放大自己樂見的那部份。像是兩個瘋狂歌迷一般坐在木柵的某樹下,我們甚至不敢相信那杯咖啡的真實性,同時打量著只有自己想看到的那部份。

頂樓加蓋的工作室,原來,這就是,生活。

2 comments:

  1. 不知怎地,突然想起一部電影...《征服偶像》
    似乎,當人越接近自己的偶像時
    會發現它其實離自己心目中的形象也越來越遠...

    ReplyDelete
  2. 看來你好像有點誤會,因為你說到「離自己心目中的形象越來越遠」跟我原文想表達的相反耶...。

    誤會應該是出在原文的那「他的網誌」的連結:其實那個「他」是跟我一起同行的高中同學。

    這篇其實主要是說,雖然我們兩個都有機會接近我們一直很崇拜的偶像,卻從一開始基於不同理由喜歡,甚至到最後如此近距離還是可以因為不同理由更崇拜同一個人。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