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1 January 2007

低落亦如此廉價 - fa3

寒假第一天,就暫且不提我是什麼原因導致於我前一晚幾點睡覺的,總之我睡到傍晚六點半才起床。其實第一次醒來是下午一點多的時候,不過就像後來趙小姐說的一般,「醒來也不知道要幹嘛」。

我問過很多身邊的朋友,覺得我以後會變成「很勢利的文人」?還是「富有文學氣息的商人」?無論我得到的答案是什麼,進一步追問原因,其實朋友們大致上的理由就是覺得我勢利、現實,是否有到達那種冷酷無情、理性主義的境界我就沒有很確定(歡迎大家針對這點留下您寶貴的回應),總之我也知道我大概是這樣子的人,畢竟是我讓自己變成這個樣子的。

小的時候,大人們總是告訴我們大自然有多好、田園生活是多麼令人嚮往;現在我喜歡的是高樓大廈,大都會的台北市,我一點都不喜歡路上沒有被扔棄的傳單的鄉村。小的時候,我聽著大人們說只有自己才能決定自己成為怎麼樣的一個人;現在的我成為我原本想要成為的那個人,不管我喜歡不喜歡,我終於了解自己那眾多的一念之間,多少有些「怎麼如此一發不可收拾」的無奈與感嘆。成長,曾幾何時從得到更多的期待,轉變成更多妥協的無奈!

是否我們都要等到離開,才能開始感受到那真實的存在。小的時候,我們因為搶不到糖果而哭鬧,當我們不再為糖果哭鬧,就是進一步的成熟;小的時候,我們因為不能買自己想要的玩具而哭鬧,當我們開始覺得有些玩具不買也沒什麼好難過的,就覺得自己又更成熟了些;長大了以後,我們遇到什麼挫折難過的事,我們會用我們所認為可以取代哭鬧的方法歇斯底里的放手一搏,不經一事不長一智過後,我們可以以更短的時間去平復類似的事情,於是覺得自己真是個理性的傢伙,因此告訴自己又成熟了些。到了最後,難過只剩一點點,我們不再難過,我們改用了「心情低落」、「深感空虛」的字眼去形容情緒,眼淚來自「失控」、「衝動」。

「縱使妳的離去使我難過,但我更恐懼的是在難過平復之後那股淚乾的平復」,如果流淚的時候是千萬種不捨的理由,淚乾涸之後我們還剩下什麼?是不是因為我們都太確定了那些什麼跟什麼,以驅使我們如此無所謂的覺得其實根本不用太在乎什麼。

即使最後誰都不願意拉下臉,我想說的是,其實我一直在這。

多麼可笑!我們都知道誰誰誰在哪,我們都知道要去哪找誰誰誰,但是有多少次我們真的丟下手中的忙碌,不顧一切地衝到那個誰誰誰的面前大聲說出:

「沒什麼事,我只是感到有些低落,所以我想見你...」

1 comment:

  1. just cheer up!like you said"look up the sky and give yourself a smile"!you know you can do it!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