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8 February 2007

不得不結束的假期

其實過年那幾天本來打算心平氣和描述一下寒假的心得,時間卻這樣直接來到開學的現在,很茫然。所謂的茫然,不是對於未來、或是新學期令人感到不知所措的那種茫然,而是怎麼就這樣就那樣,好像有個聲音對著你說:「就這樣啊!不然咧?」大體而言,寒假很漫長,的確是那種總覽後覺得不愉快的因素居多因而感到的漫長,就好像是雪白的牆壁上留下蚊子被掛點的血跡般如此地感到不愉快!

開學第一天,睡醒就是嚴重鼻塞還有感冒的不適,前一晚也沒有徵兆,不禁讓我懷疑是不是因為寒假讓自己太緊繃反而開學放鬆了所以抵抗力急速下降的原因?還記得過年那幾天想起去年再檢視眼前的依舊不長進,我仍然不知道該如何向身處於巴黎的表達中國傳統年節的團圓氣氛,更何況我自己不是位在一個喜悅的位置。嚴重鼻塞的不適,多虧本學期最期待的「大國外交與全球體系」這堂老師臨時停課得以睡午覺休息,傍晚英語授課的行銷學還得上台即興一翻,簡直是瞎扯蛋。

寒假還在新竹的時候和很久不見的 Debbie 去了新竹市區新開的星巴克,已經決定能夠盡快去高雄給她答應要給的東西。真的很久不見,其實是「vanessa」這個字的相關人物。雖然即時通訊聯絡人清單裡一直存在著,但也正因為如此還能在很久不見的間距產生大約六年的現實,那天她的模樣一直讓自己感嘆於那些因為時間的若有所失。我想說的是,你看著那些很在意卻忽略的部份,不禁更惶恐那些選擇性的不在意,事實上無從量化更無法比較但根據認知,我們不願卻不得不承認,失去的那些假使真被量化,將會是宏觀得超乎想像。

開學第二天理所當然地被視為學期中的任何一天,因此選擇性地忽略當下的重要性,即使不願意卻也不得不這麼做。好吧,在這個學期的第二天還是發生了也許過一陣子會印象深刻的事件:第一次去地下絲絨看表演。看著自己高中團的吉他手在上面的感覺很詭異,就是詭異。以下,推薦樂團一枚。


Index:StreetVoice試聽 / 無名網誌

19 February 2007

寫個篇幅的什麼

看著昨天寫的那篇捏造的堂哥堂姊段落,還真妙,我是說那好像是這幾天少數幾篇看了會會心一笑的段落。每一期都固定會購買的 ppaper 封面的本期主題沒有使用原本的字體,看了有點不習慣,甚至不喜歡,不過無傷大雅其實,還是很開心的閱讀完大部分的內容。

我不喜歡為寫個幾行字而寫,但這幾天的確有些不知所以然。有點像是,看了一部電影或小說之後很有感觸,但是想不想寫下來可是另外一回事,也許是懶惰但,我不會因為很有感觸而強迫自己記下什麼。反之,當我寫了什麼也不一定是感觸良多,從這之間我得到的結論是,寫作的素材感觸不是個必然。

至於靈感,我不喜歡用這個辭彙。

沒有靈感?想要尋找靈感?我只會說,「我現在寫不出來」之類的用詞,基於某種原因,我是很單純地不喜歡「靈感」這兩個字罷。這個寒假開始沒多久認識的系上學長,我同意「緣份」更為貼切,口頭上我會這麼說,但寫在文章裡多少被別人誤以為我泛宗教化。

這個寒假決定了很多事情,乍看之下沒什麼進展,下個星期再不好轉不也只是再驗證自己虛掉的那部份。喔,我是說,我沒那麼無聊坐以待斃某些事情,我也不喜歡人家對著我說我很努力我很熱血,我只想完成我願意完成的事情。怎麼會又感覺到,那股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把握,檢視那些已過往的過往,我覺得我應該不是因為使自己處於輕鬆所以才感到充分的把握,是吧?

今年絲毫都不想將精力耗在賭錢的牌局。

18 February 2007

除夕夜的靠北幻想

稍早於傍晚吃完的年夜飯,嗯,其實每年都差不多的菜色很無趣,同時也感嘆於那些時間的行進軌跡。今年我大三,我想起的不是我前年或再前一年,反而是高三、國三那很噁新的對比。相同的菜色送進嘴裡卻搭配著對比如此強烈的情境,堂弟都已經小學二年級了!家裡內孫少就是過年會無聊到炸掉(我是長孫、妹妹小我七歲、堂妹小我十一歲、堂弟小我十三歲,就這樣!),搭配那些一年比一年還難看的綜藝特別節目,我剛才在看的其實是日本 Music Station 2006 年尾的特別節目(歌手表演完還在 Merry Christmas and Happy New Year 咧...)。很明顯的根據「比例原則」紅包是比較多沒錯,但不禁讓我羨慕那些用錢也換不到堂兄弟姊妹很多的熱鬧場景。

哇!堂哥買了 NDS 耶~借我玩 New Super Mario Bros !!! 喔喔喔,在美國唸書的正堂姊回來了耶,還幫我買了上面沒有刻印注音符號的 Apple 鍵盤!在台中唸書的堂哥提議晚上來打牌打通宵,其實他只大我一屆,所以我們雖然不常見面可是還滿熟的。喔天啊,另外一個堂姊的樂團要出唱片了呢!她也是鼓手,真可惜,不然跟家人組團一定還滿酷的!

嗯,以上那一段純屬虛構... 新年快樂。

17 February 2007

昨天是小年夜

為什麼春節總是可以如此把時間綁走得如此名正言順?前幾年我還以為是我年幼不懂事、不懂得珍惜家人團聚得時間(?!)。可是就這樣一年一年過去,每次到了這個時候,真的很想問,大家真的都這麼喜歡回老家啊?或是關於那些大掃除啊,這麼愛乾淨的話其實真正到了歲末掃除也不會有多「大」吧。

不知道哪一年的除夕,才有機會在台北市區感受空城的氣氛。

(家裡超悶的呢,連續劇情節在真實上演真的不好玩...)

16 February 2007

馬英九先生的憤怒

2月13日,那天下午透過網路新聞得知馬英九先生遭檢方起訴,心裡一陣訝異。我不懂法律亦無興趣了解首長特別費相關的章程內容,根據自己的觀感和最近執政黨的一些曝露於媒體前的嘴臉,縱使告訴自己該保持客觀卻怎麼也無法說服自己起訴之事和執政黨無關。喔,無論關聯與否,本來就是執政黨的委員去起訴的(天啊要是我真的記錯要糾正我,此時我是在沒有網路的狀態書寫這篇感想的)。

時間來到傍晚六點,馬英九先生於稍早預告的記者會時程,我和家人在電視前面吃晚餐。我一向就欣賞馬先生的溫文儒雅,但那不等同於我就覺得他是個優秀的市長、黨主席,雖然我對政治的態度不冷漠,不過不論我的立場、身分、或是認知,都不足以做出任何評論。「清廉必須用生命去維護,正義要用時間證明」,當馬先生說出這些字句時,到底我是否相信他是否就是如此的一個人倒是其次,至少我沒有太多質疑。執政黨執政至今,最偉大的政績大概就是他們之中大部分的人,是否盡責其次不過我似乎比較願意給他們大大的問號。嗯,我舉了一個很爛的對照例子(我不是說例子內容的人很爛別誤會,雖然也沒好到哪裡去,我真的只是說我的例子用的很爛)。

馬英九先生宣佈「義無反顧」投入下一屆總統大選的那一刻,我感動到落淚(有沒有這麼慷慨激昂啊?!)。我只是覺得要把馬英九先生搞到如此毛躁應該也不是太容易)!好吧,明年三月就知道結果了,也沒很久了,大家看著吧。馬英九先生,加油吧。

13 February 2007

Microsoft Messenger Alert Short Remix


如題,稍早同學說他想把 Microsoft Messenger 的提示聲設定成手機的簡訊提示,索性用 GarageBand 混了一下。鼓是直接用內建的 loop,另外很無聊地特別開一軌調成電吉它的音源,想說既然要惡搞就別太單調。總之,就是幾分鐘做出來的小東西,想要檔案的人就回應留個信箱吧。

11 February 2007

洋洋灑灑之台北週記

過去一個星期在台北,發生了好多事情,直到昨天傍晚我又回到新竹。其實沒有打算一口氣敘述這麼多天,況且總是會漏掉什麼部份吧,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過去一個星期在台北還真的一篇網誌都沒寫。首先呢,我要先承認,在自己的網誌上討論自己為什麼沒有寫網誌是一件很愚蠢的行為,但是我做到了!真是令人搞不清楚的口吻,是吧?

2月3日,差不多是傍晚的時候抵達台北車站,環島經過台北的高中同學簡伯宏在市民大道迎接,晚餐是 199 吃到飽羊肉爐,在永和,吳卓壓的主意。更奇怪的是,到底為什麼我會提議我已經和周毅凡去過的「明日博物館」我也不知道。倒是簡伯宏以社會學系學生的觀點對於 the Flow Market 的意見的確滿讓我意外的!喔喔,原來可以這樣解釋啊?總之我被說服的大概是,本來還覺得那空瓶子很酷想買來送人,最後也覺得那是個反諷。該不會大多的人真的一開始就認為本來就反諷只是我自己在那邊遲鈍?

2月4日,因為介紹學長隔天去找柏蒼應徵,所以想說先去吃個宵夜也無妨。本來真的是要吃宵夜,傍晚的時候電視台正在播駭客任務二(the Matrix Reloaded),而且後面要繼續播三(the Matrix Revolutions),想說一口氣看完,不過學長說還沒吃晚餐很餓,所以就師大夜市去了。上次去師大夜市都已經去年三月的事情囉,哈!還滿好奇茵小姐那時候怎麼會挑那。吃完滷味,就跑去中正紀念堂喝酒,其實我是喝可樂,不過那天的月光很亮是真的。學長,雖然湯包很好吃,不過下次還是去有賣奶茶的永和豆漿吧,反正那兩家的距離不遠,不然我真的要自備飲料。

2月9日,吳卓壓找我跟他一起去台北市政府地下室的台北富邦銀行公庫繳學費,順便在市政府裡面逛了一下。地下室,很公家機關的氣氛又硬要擺出個市集的感覺,老實說很好奇在那邊賣東西的人是抱著怎樣的心情?前一天晚上沒什麼睡其實,這一天喝了不少咖啡。正打算離開市政府之際,突然發現原來市政府裡面有個「台北探索館」的展場!沒想到,竟然在裡面也待了兩個小時左右吧?不過說真的,不知道為什麼看著中山北路的影片還真的眼框泛紅!倒是敦化南、北路的靜態展感覺有點小遜色,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敦化南路啦說真的,哈。

2月8日,出場角色是Akira,又師大夜市!

2月5日,柏蒼還是取用了學長的涼菸,恭喜學長面試錄取。冠文跟春佑也出現了,春佑問說是不是第一次見面,喔是啊,如果他們的表演不算的話。很後悔沒有帶可以給鼓手簽名的東西,初次見面請多指教,我說在心裡。離開之前,在陽台撥了電話給瑾小姐,什麼?跑去內灣玩耍了!那禮物當然是等她回台北再給囉。

2月7日,真是抱歉讓妳在那站了快半個小時,終於送到手了。又是另一個星期三。雖然我那天沒打算看書,還是很慣例地朝誠品走去,這才發現 echo 的《夏日晚歌》如此適合愉悅的步伐。總之呢生日禮物到手了就好,希望瑾小姐會比我自己更喜歡那份禮物。

好啦,以上有省略的部份也有睡死的部份應該都不難發現,不過還好睡掉的部份比記得的少了許多,希望自己還可以再更加積極些。其實前幾天有稍微想過,有些東西還滿想問看看的,不過,問了要幹嘛?當初不就是因為覺得不管問到的是什麼答案,多做一定比較重要啊。既然如此,也不等同於說就這樣一直擺著的意思,可不是,只是我覺得,有些話該說得時候就會有人鬆口的,有些事情,靜觀其變是那些慵懶的逃避藉口,嗯,就是積極點吧。

7 February 2007

徹夜未眠之誰有使用 iChat ?

話說星期一晚上和學長吃完新店跟貴族有點像卻不是世家不記得名字的牛排回到家之後,我的桌機就開不起來了!學長研判是電源供應器壞掉,好吧事實上是我昨天整個睡到爛人一個所以我也沒去買新的。昨天本想說早點睡今兒個也該恢復正常人的作息時間,中午之前把桌機救回來,結果是躺到早上六點半眼睛還是雪亮,索性不睡了。

早餐是麥當勞,口傳系的游老師也是常客,不過就沒上過他的課別裝熟了,而且是有點像不過沒那麼像蔡康永啦,哈。回來打開即時通訊,茵小姐打招呼才發現 Mac 的 Microsoft Messenger 可終於支援離線訊息了(什麼時候才要顯示我在 pc 上設定好的眾多自訂聯絡人名稱?)。後來看到亞倫學長在線上,也聊了一下,每次跟他聊完都會想到,為什麼我們不用 iChat 啊?天啊,到底我的 iChat 聯絡人清單什麼時候才會有第一個聯絡人...

iChat: jellyvanessa@gmail.com (歡迎大家加入喔!)

好好地,睡吧。

睡吧,
明天還在等著你呢。

耗費一整天去哀傷,
也彌補不了什麼該彌補的;
浪費一整天去想念,
也換不回什麼被想念的。

睡吧,
明天還在挑釁著你呢。

明天不會給你所期望的歡笑,
亦不給你備用的眼淚,
彷彿是對著你說,
無論快樂悲傷凡都自行準備。

睡吧,
如果今天你累了忘了告訴我什麼,
養足精神明天我才能更專注地傾聽。

睡吧,
為明天唯一的準備就是好好地睡,
我也希望你所希望能成真。

睡吧。

6 February 2007

don't forget

過往的畫面撕裂成碎片
就連絲毫的懊悔都無法找回
周圍的場景繼續將我矇騙
逐漸習慣不知與不覺

我開始接下庸俗的頭銜
善於編織外表華麗的誤會
錯誤場景我沈溺那不斷領先
猜想誰願認同這猥褻

這善意的虛偽
原來可以如此尖銳
無法分辯汗滴還是淚水

別抱怨這昏厥
如何了解這種體會
請惦記著我是如何忘記這一切

3 February 2007

another day of February

I didn't wake up in time today, it means I slept over the noon. It doesn't matter, especially it's winter vacation. Do I really think so? Nope. It's just like everything don't look well enough to have a rest, what I have seen in the mirrow is myself, who aren't tired yet. I'm not sure how far can I reach for, as the age of me, still too early to ask for this. Hey, I'm not yet old enough to ask for a social destination, right? Although I still sometime feel confused, but that won't bother me too much.

Things just always happened as another piece, so when we get used to it, usually will easily fall into the trap that make us feel like running a routine, a wheel. Round and round, life does spin like a wheel, maybe we take somethings as a kind of routine, but never forget, as the time passed away and comes the new, they are just different.

They look so alike are because of our experince is always to poor to seperate, at least the feelings of familiar keep our emotions steady. Doesn't sound bad, but we do have to remember, they are never the same.

Another days keep coming, hope we'll all enjoy it.

2 February 2007

二月二之其文兩篇

01

昨天下午在聊天的時候,我和高中同學在聊一些寫作的感想。不知道為什麼,我對於談到這方面的東西時都還滿焦躁的,不是不喜歡提到,只是會有莫名的焦躁!我猜想最主要的原因來自於,腦中不斷浮現的是「天啊!我又漏看了哪些書!」或者是「啊!我聽過這書名可是沒閱讀過內容」之類的,這應該也能算是某種資訊焦慮吧?之所以焦慮是因為,當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可不是這樣四個字就可以簡單帶過,然後隔天睡醒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寫東西的時候,我喜歡紙筆更勝於電腦鍵盤。為什麼?不知道,應該是說,我懶得描述該原因。為什麼要抽菸?為什麼房間只留下一盞檯燈?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些東西真的不是對身體好不好的問題,比較像是莫名地做出一種追求的舉動以安於當下的情境。

不知道為什麼,目前為止我還沒崇拜過任何作家,我是說那種有文學出版作品的作家。我也不曾做過將同一本書閱讀第二次的舉止,不是我不喜歡長篇或覺得煩悶,這時候又有點「不確定自己會喜歡上什麼但是很確定不喜歡什麼」的意味出現。

為什麼有這麼多悠閒的人可以在星期三晚上八點左右,隻身前往啤酒買一送一的地點?服務生是真的滿漂亮的但是,不也只是服務生,還是真的能幹嘛幹嘛有後續發展,在這小小的城市裡莫非金髮藍眼真的比較容易問到那位女生幾點下班的答案?健怡可樂去冰,三杯,老實說前菜、甜點都比主菜好吃,是我太挑嘴還是我們不會點菜?沒關係,只要桌上擺著菸灰缸,一切好說。

氣溫低不低我無所謂,討厭的是閃亮的太陽,耀眼的感覺會讓我想睡覺,偏偏刺眼的代價也沒溫暖多少。這就是這幾天的天氣。今早睡醒,看到手機的面板才驚覺一月已經不聲不響地過了!是否這就是一月擁有如此令人們期待的進場而代價就是總是如此莫名其妙地退場?該來的也還是會而且就真的快到了,準備好的東西,擺著,每天看著那黑色、黃色的封面,意義還真的不少。剛剛又瞧了一眼,突然想問柏蒼:《煙硝》封面的那個圖像有在隱射布希總統嗎?



02

其實我也不曾想過我會喜歡上某人的網誌內容,而且喜歡的理由是一個我不喜歡的格式,正巧又跟某篇歌詞不謀而合。老實說很多歌詞都很容易不謀而合,淪於大驚小怪也許是我們不得不珍惜這稀少的感動機會,即使歌詞有的時候如此廉價。

我第一次去了新竹市光復路的星巴克,因為風城的那間才能抽菸。能不能抽菸並不很重要,唯獨咖啡跟菸不能分開。摩卡,今天沒有在後面接著說瑪琪朵,雖然白巧克力也不錯可是真的很難抉擇,所以就交給自己去隨機決定。自己該怎麼隨機決定一件事情?就是你連想都不要想直接說出口的那個,事後也說不出個為什麼所以然,這就代表,隨機了!

突然想到 iPod shuffle 的 slogan...

其實這間星巴克真的還滿擠的,最好是四張有沙發的桌子擺那麼近,旁邊如果不是正妹(而且對面坐的那位不可以是男朋友最好也是正妹)誰會想去坐啊!不過其實我想提的是,今天又去了那邊腦力激盪了一下,最後決定和高中同學試著寫個作品,至於是什麼作品,老實說我並不是個愛賣關子的人,只是到時候想出來會是什麼東西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所以沒辦法交代。

見面的日子快到了,卻一直找不到適當的情境寫些什麼。

原來光復路上還有生活工場和摩斯!前者也許是印象沒那麼深也就算了,看到那邊也有摩斯還真的是嚇到,以前還真的都沒發現過。老實說我不怎麼愛日式漢堡的感覺,相對的那一種不喜歡,麥和肯那種美式老粗的口味我比較愛,標榜健康的東西似乎短時間內對我不會有太大的吸引力。

一月消逝之快,有如於其自盡一般相對於我的無可奈何(畢竟一月是個時間單位而不是個生命,故請勿將自盡聯想到生命自我結束的那種氣氛,請聚焦於時間的不可掌握性的惆悵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