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 February 2007

二月二之其文兩篇

01

昨天下午在聊天的時候,我和高中同學在聊一些寫作的感想。不知道為什麼,我對於談到這方面的東西時都還滿焦躁的,不是不喜歡提到,只是會有莫名的焦躁!我猜想最主要的原因來自於,腦中不斷浮現的是「天啊!我又漏看了哪些書!」或者是「啊!我聽過這書名可是沒閱讀過內容」之類的,這應該也能算是某種資訊焦慮吧?之所以焦慮是因為,當這種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可不是這樣四個字就可以簡單帶過,然後隔天睡醒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寫東西的時候,我喜歡紙筆更勝於電腦鍵盤。為什麼?不知道,應該是說,我懶得描述該原因。為什麼要抽菸?為什麼房間只留下一盞檯燈?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些東西真的不是對身體好不好的問題,比較像是莫名地做出一種追求的舉動以安於當下的情境。

不知道為什麼,目前為止我還沒崇拜過任何作家,我是說那種有文學出版作品的作家。我也不曾做過將同一本書閱讀第二次的舉止,不是我不喜歡長篇或覺得煩悶,這時候又有點「不確定自己會喜歡上什麼但是很確定不喜歡什麼」的意味出現。

為什麼有這麼多悠閒的人可以在星期三晚上八點左右,隻身前往啤酒買一送一的地點?服務生是真的滿漂亮的但是,不也只是服務生,還是真的能幹嘛幹嘛有後續發展,在這小小的城市裡莫非金髮藍眼真的比較容易問到那位女生幾點下班的答案?健怡可樂去冰,三杯,老實說前菜、甜點都比主菜好吃,是我太挑嘴還是我們不會點菜?沒關係,只要桌上擺著菸灰缸,一切好說。

氣溫低不低我無所謂,討厭的是閃亮的太陽,耀眼的感覺會讓我想睡覺,偏偏刺眼的代價也沒溫暖多少。這就是這幾天的天氣。今早睡醒,看到手機的面板才驚覺一月已經不聲不響地過了!是否這就是一月擁有如此令人們期待的進場而代價就是總是如此莫名其妙地退場?該來的也還是會而且就真的快到了,準備好的東西,擺著,每天看著那黑色、黃色的封面,意義還真的不少。剛剛又瞧了一眼,突然想問柏蒼:《煙硝》封面的那個圖像有在隱射布希總統嗎?



02

其實我也不曾想過我會喜歡上某人的網誌內容,而且喜歡的理由是一個我不喜歡的格式,正巧又跟某篇歌詞不謀而合。老實說很多歌詞都很容易不謀而合,淪於大驚小怪也許是我們不得不珍惜這稀少的感動機會,即使歌詞有的時候如此廉價。

我第一次去了新竹市光復路的星巴克,因為風城的那間才能抽菸。能不能抽菸並不很重要,唯獨咖啡跟菸不能分開。摩卡,今天沒有在後面接著說瑪琪朵,雖然白巧克力也不錯可是真的很難抉擇,所以就交給自己去隨機決定。自己該怎麼隨機決定一件事情?就是你連想都不要想直接說出口的那個,事後也說不出個為什麼所以然,這就代表,隨機了!

突然想到 iPod shuffle 的 slogan...

其實這間星巴克真的還滿擠的,最好是四張有沙發的桌子擺那麼近,旁邊如果不是正妹(而且對面坐的那位不可以是男朋友最好也是正妹)誰會想去坐啊!不過其實我想提的是,今天又去了那邊腦力激盪了一下,最後決定和高中同學試著寫個作品,至於是什麼作品,老實說我並不是個愛賣關子的人,只是到時候想出來會是什麼東西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所以沒辦法交代。

見面的日子快到了,卻一直找不到適當的情境寫些什麼。

原來光復路上還有生活工場和摩斯!前者也許是印象沒那麼深也就算了,看到那邊也有摩斯還真的是嚇到,以前還真的都沒發現過。老實說我不怎麼愛日式漢堡的感覺,相對的那一種不喜歡,麥和肯那種美式老粗的口味我比較愛,標榜健康的東西似乎短時間內對我不會有太大的吸引力。

一月消逝之快,有如於其自盡一般相對於我的無可奈何(畢竟一月是個時間單位而不是個生命,故請勿將自盡聯想到生命自我結束的那種氣氛,請聚焦於時間的不可掌握性的惆悵中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