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8 February 2007

不得不結束的假期

其實過年那幾天本來打算心平氣和描述一下寒假的心得,時間卻這樣直接來到開學的現在,很茫然。所謂的茫然,不是對於未來、或是新學期令人感到不知所措的那種茫然,而是怎麼就這樣就那樣,好像有個聲音對著你說:「就這樣啊!不然咧?」大體而言,寒假很漫長,的確是那種總覽後覺得不愉快的因素居多因而感到的漫長,就好像是雪白的牆壁上留下蚊子被掛點的血跡般如此地感到不愉快!

開學第一天,睡醒就是嚴重鼻塞還有感冒的不適,前一晚也沒有徵兆,不禁讓我懷疑是不是因為寒假讓自己太緊繃反而開學放鬆了所以抵抗力急速下降的原因?還記得過年那幾天想起去年再檢視眼前的依舊不長進,我仍然不知道該如何向身處於巴黎的表達中國傳統年節的團圓氣氛,更何況我自己不是位在一個喜悅的位置。嚴重鼻塞的不適,多虧本學期最期待的「大國外交與全球體系」這堂老師臨時停課得以睡午覺休息,傍晚英語授課的行銷學還得上台即興一翻,簡直是瞎扯蛋。

寒假還在新竹的時候和很久不見的 Debbie 去了新竹市區新開的星巴克,已經決定能夠盡快去高雄給她答應要給的東西。真的很久不見,其實是「vanessa」這個字的相關人物。雖然即時通訊聯絡人清單裡一直存在著,但也正因為如此還能在很久不見的間距產生大約六年的現實,那天她的模樣一直讓自己感嘆於那些因為時間的若有所失。我想說的是,你看著那些很在意卻忽略的部份,不禁更惶恐那些選擇性的不在意,事實上無從量化更無法比較但根據認知,我們不願卻不得不承認,失去的那些假使真被量化,將會是宏觀得超乎想像。

開學第二天理所當然地被視為學期中的任何一天,因此選擇性地忽略當下的重要性,即使不願意卻也不得不這麼做。好吧,在這個學期的第二天還是發生了也許過一陣子會印象深刻的事件:第一次去地下絲絨看表演。看著自己高中團的吉他手在上面的感覺很詭異,就是詭異。以下,推薦樂團一枚。


Index:StreetVoice試聽 / 無名網誌

2 comments:

  1. 開學了,新學期一起加油吧。

    ReplyDelete
  2. 是啊開學了。看來在這條不想朝大學的最後一年走去的路上,還真是不少人呢! (笑)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