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 March 2007

短期內無法釋懷

真的是屢試不爽,開學第一週這種假熱血氣氛去死,不演了,根本就是個假象。到頭來還是怪自己啊,還以為演了就會成真,什麼以假亂真反正成語也不成語是個好藉口。學校很幽默因為第一個星期三放假,所以最後一次階段選課放在下個星期三擺明是就算有人猶豫也不給考慮的機會,請當機立斷要不要加退選。我是等著要變動我課表的某些部份,還好星期三的課沒什麼好考慮的。

昨晚因為去聽某國際大團演唱會的周先生睡到中午起來,下午三點的課之前我提議去公館吃燒肉,我想我真的是感冒到頭殼也壞了,食量很小的我早上九點才吃過麥當勞早餐的。同行的還有同班同學,胖子。結果,我吃最多,吃到下午回來一直到現在,我一直耳鳴,感冒還沒好反正我也不在意,我的生活作息夠正常了,我還要怎麼多休息我自己也不知道。

錯過 Muse 是件短期內無法釋懷的後悔。

台北車站 / 2007.02.27

老實說當今天某位老師說著服務與行銷的本質時,我不以為然。不要在黑板寫上滿滿的定義,那些東西即便是沒有讀過也很明顯的是隨手可查得的常識,我無意挑戰老師的上課方式,只是我真的不喜歡把什麼名詞說得頭頭是道,那股令人覺得「只有他是對的」讓人不悅。當然,這是我的情緒,所以我倒是沒有什麼批判的意思,老師學生總該保持課堂各取所需、各司其職,而不是等著惡搞對方,但是我們還是只能等時間給自己感受的好奇一個答案。

我喜歡李敖的比喻:「馬英九是個好看的陳水扁;陳水扁是個難看的馬英九」。無論如何,我總覺得台灣如果出現不同政黨的前、後任台北市長可以當好朋友何嘗不是一件壞事,更何況他們分別是兩大政黨的領導人。喔,所以呢?我才不在意他們兩個關係怎樣,杜正勝什麼時候離職真的比較重要,十二年國教到底是什麼東西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就先定時程,這簡直比我做作業的態度還要差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