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6 March 2007

回到台北

在這一開頭,我要強調的是我很喜歡台北市,就算已經強調到爛掉、或者說是老梗也無所謂,但是以下要講的東西,這個前提非常重要。通常事情發生第一次的時候,感覺差,就當作是奇特的經驗,但是第二次類似的經驗出現對照,就是一種噁心,於是剛從高雄回到台北和從法蘭克福回到台灣之間有什麼關聯性,就是噁心。到底這差異是來自於那生活環境的對照,或僅止於逃離自己擁有那些瑣碎義務的關係,不得而知,但是對比的存在總是有些眷戀與不捨。

去年暑假,從法蘭克福回到中正機場(幹!中正機場就中正機場,改你老木的機八毛!)就是一種失落,當下的反應就是,夢醒了。即便是自己活生生的跑到另外一個城市待過、甚至住上幾天,但終究回到自己熟析的環境應當是「回家的感覺真好」,喔屁!沒有!今天晚上九點,我才從高鐵左營踏上末班車,我怎也不願相信晚上十一點不到我已經回到不知道踩過幾遍的台北車站地板上。到底是德國小姑姑家和高雄的同學家有什麼一樣讓我羨慕的地方,還是巴黎和高雄有什麼我期望在台北看到卻遲遲沒有出現的什麼什麼,總之就是不知道。

我試著猜想但是不願意如此被證實的是,事實上我曾為了喜歡的城市而置自己於也許實際上是孤獨的氛圍,是這樣嗎?我壓根不喜歡新竹這城市,但我喜歡我家,或許是眷戀那熟析。地緣這東西,多恐怖,這樣夠理性嗎?那我們如何解釋所謂的地緣性族群械鬥所帶來的影響?值得嗎?好像有點扯遠了,事實上我想說的是,有時候自己不禁想問自己如此喜歡台北這個城市,究竟是一種理性的成分居多,還是感性?

也沒什麼好證實的其實,最終去後悔選擇了台北或可能的其他城市度過大學四年的時間終究是愚蠢,到頭來不也只是說說所謂的感觸,我們稱之為一種抒發的過程。不知道是不是很久才有機會見面的關係,這次下去高雄有見到面的同學,其實寒假也都有在新竹約出來碰過面,可是回到台北的時候我還真的在想為什麼填選科系的時候會那麼不在意地連問都沒問大概會選填哪個地區的學校?

回想起來,當時自己的心態還執著得連自己都覺得有些驚悚,到底是哪來的想法讓我除了填心酸的清大交大以外全部都選擇台北的學校?也許話不能這樣直接反過來說,充分的質疑和檢視自己卻也不算是多餘,但是否我在考慮下個目的地之前真那麼不在意也許伴隨而來的孤獨?我不知道。

大學四年之後,我也沒把握可以把自己留在台北的學校,雖然說要就業要過生活是不用想也會選擇繼續在這,但就很該死的卡個兵役。今天在某段對話中,似乎有些端倪,或許那會是個把自己留在這城市的一大動力,或許吧。到了這年紀,總覺得為自已的那種自私也夠多了,我想找個為關心、在意我的人努力的大方向,至少那不會是「你就好好地活在台北」然後彼此之間只能久久件一次面無論是誰都一樣。

時間就是好運,有些事情雖不太遠,但的確還有時間商量。

僅以本文特以致謝 dc, Debbie, 阿菁。

2 comments:

  1. 新竹跟台北比起來當然是有許多的差別,當然啦!巴黎跟台北也有大大的不同,但我不知道你最愛的是哪一個?新竹有一種家的歸屬感,這是無可磨滅的,即使你比較喜歡巴黎(假設 不過我想這也是事實)但以目前的我們來說,可以待在台北就要偷笑了,在能力所及的範圍內選擇所要的東西,我想這是大家都懂的事情,當這一天到臨時,我個人是沒有把握可以割捨下我的故鄉而到國外去居住(或許把兒子送過去是個不錯的選擇)所以或許等我們有那個屁股的時候再來吃這種瀉藥吧!

    ReplyDelete
  2. 問題沒那麼嚴重,
    靠北的是,
    我覺得我似乎誰都沒問就自己跑來台北,
    感覺不太好罷了。

    感覺不太好不是因為跑來台北,
    而是竟然誰都沒問。
    這樣真的不太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