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8 March 2007

拍片天下雨天


星期一傍晚不知道在累什麼東西,傍晚跟高中同學去景美夜市吃完晚餐就整個不支昏睡去了,直到晚上十點左右阿達打電話來才醒。阿達問我說明天(星期三)是否可以去和大一的分享學程的修課經驗,喔,當然好啊。星期一啊,整個就是瀰漫在離開高雄後的感傷,睡前寫了那些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的東西,我反覆看著照片更感傷。終究是景還是帶著自己去目睹的那些人哪個比較重的問題,別淪於意淫很難。難得凌晨三點早睡也不知道是感傷纏繞,還是蚊聲更縈縈(怎麼聽起來像罵髒話)導致最後一次看時間已經凌晨五點!

每逢週二上午十點是拍片的時程,該死的九點張眼之際不但已錯過八點的課還發現在下雨整個感覺就是差。不小心睡過頭雖不是理所當然但不意外阿達也睡過頭,總之我們中午才出發就是,拿著雨傘出外景心情會好才奇怪。上次的經驗得知月臺票限三個小時內出站,今天台北車站月台補拍阿達因為剪頭髮必須重來的兩個景,時間就這樣過去結果還是只搞定一個,也就是還欠一個。導演他還真是堅持那運鏡!也算是一個好的開始。

收工之後到南陽街吃豬腳便當,喔收工完都很累的,雖然今天不過是第二次就很篤定的這樣認為,要是不節制等第一集殺青應該體重會上升,這可不是誰樂見不樂見的問題。下午五點的行銷學因為悠哉吃晚餐的關係,我只上到幾分鐘罷,詢問過後才得知早上的消費行為沒有點名,鬆了一口氣,同學在告知沒點名時補了一句:「你賺到了。不像我,我虧爆了,今天兩堂都沒點名。」聽了真是令我哭笑不得,虧爆?虧什麼?來上課叫做虧爆,這邏輯還真令人咋舌。我也不是什麼到課率很高的人,世新的學費除上課堂時數平均大約每小時將近兩百元新台幣,我想不論聽到從誰口中講出這種話的確都令人哭笑不得吧?嗯,好自為之吧,大家都快畢業了,各自加油吧。

回家之後就是猛看書,畢業論文的壓力簡直是沒有壓力的恐怖,明明十二月之前要完成也不覺週遭有什麼緊張氣氛才更叫人緊張。直到晚上十點打開電視看吳念真導演所主持的「這些人那些人」,來賓是伍佰 and China Blue。那段話,真是感人!改天要是想起再提,因為我想我才是那個不想「虧爆」的人吧。

2 comments:

  1. 關於非-日常生活的文字已經放置在我的blogger上
    撰寫人是世新社發的王志弘教授
    或許有助於整理思緒(不是想你自己)

    ReplyDelete
  2. 還滿酷的,
    寫得很旅遊,不錯理性的分析。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