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0 March 2007

不可抽離

其實一切也不是那麼不可抽離,只是心態上願不願意。昨晚沒睡,到底沒睡的時間在做什麼,想講的時候自然會講,當下如果基於什麼因素不想講(譬如整晚沒睡就很不想講話,因為整個只有暴躁)到時候忘了我們也好像也無所謂地就這樣忘了。這是一種矛盾的想法,到底我們也沒辦法記得那麼多,日記在情緒低落之時連自己都懷疑幹嘛這麼型式,不過難道我們真的一點都不在意,萬一到最後「我們到底記得什麼」嗎?

今天出場序是姚小姐、緊接著大小姐。(倒是她們兩位是沒有什麼可不可抽離的關聯,只是記敘式的寫出來)。至於舞台還有銅像嘛,還在籌備,不介意的話可以去貴賓室稍待一會,啊?什麼?貴賓室還在裝潢施工?!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