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0 April 2007

情緒的延伸

情緒之於片段情境的建構,相對於片段情境的情緒渲染,與其說取得平衡,不如還是僅記落實的部分與最初的意義,就這樣繼續。別說什麼趨近平衡之事,畢竟量化的比擬終究是比擬,八分的喜悅是否能抵消八分的不悅根本不存在,因為「八分」是自己胡謅的,更何況加總到底是幾分哪來的上限?情緒是個無限的堆疊,或是說延伸,後者倒是力求整體動作的刻意舉止,重點不在於過程的先後或者是部分的必要與否的探討,過程依然也不存在。

為什麼老是寫一些也許過了些時候連自己都沒有把握還看得懂的片段?

26 April 2007

眾多行銷的氛圍

也許是這年頭什麼資訊爆炸大家討論的如火如荼,什麼東西好像牽扯到網誌手法的行銷就是什麼很創新的作法一般,即便網誌的利用已經是老梗中的老梗依然如此。好吧如果說可以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就算了,偏偏這學期的課表中可以看見「行銷學」、「消費行為」、「資訊服務與行銷」、「產業資訊服務與行銷」,重疊歸重疊,愛講網路行銷那塊的老師繼續講,這種時候old school反而有種親切感即便我們每天都在碰網路。

行銷是一種創造價值的過程,嗯,所以有些人就很聰明地把所有創造價值的過程視之為行銷,那暫且稱之行為便是一種消費。啊,別鬧了,不要什麼東西都是消費,更甚者是不要什麼東西都可以拿來消費,那樣很不切實際。即便身處於這樣的氛圍之下,我想這只是我所看到的世界的一小部份,不足以構成我憤世嫉俗的理由,卻無力。

嗯,像是 Adara 說:「我知道,就只是一種無力。」

當然有時候回過頭想想,我們也不是真的想要很有力一樣,畢竟那個「力」要拿來千呼萬喚使個什麼勁似乎還不夠格的輪到我們這個世代。的確,這樣的想法多少有種突顯我們消費青春的模樣,到頭來是否就因為如此,我們也因為自己某些行為上的無解只好臣服於,好吧其實我們也都只會不斷地消費?

23 April 2007

又下雨了

昨天下午看新聞的時候,大概就有看到今天起又有鋒面抵台的預報,所以對於今天與昨天的天氣差異倒是不感到意外。今天早上去學校上課時,因為沒下雨,在下午三點下課之前一直很擔心自己要淋雨走回家,雖然就住在學校旁邊不過今天有帶電腦所以還跟阿達約好要借雨傘,還好上完大國外交與全球體系之後雨勢漸緩。

這確實是令人心情愉快的理由,即便我睏到了一種極至外加肚子還超餓。

星期六晚上其實沒睡什麼覺,昨天又從一大早練團開始就一直在外面,直到傍晚才回家,真是累癱了。這種時候,鼓勵這種事就真的很重要,即便只是簡單的幾句話,把作業做完和錄音要準備的東西整理好之後,都天亮了其實,幸好睡醒睜開眼睛時還來得及去上早上十點的課。事情真的乍看之下沒什麼關聯性,畢竟如果連自己都不願意將自己的所有事情產生關聯,哪來的關聯?這一切看似很零散的東西,不正是所謂生活中的點滴,拼湊起來之後才有所謂的自己啊。我說的是,每個人心目中對於自己的印象啊,不就是這樣子嗎?

那是任何書本包括教科書的老梗,其實一切盡是一念之間的差異。

也許思考被視之為一種過程,那是為了說明而量化的結果,沒有什麼過程的其實,反倒是情緒上願意不願意相信。人類之所以為人類是因為我們一直不夠理性。最近不斷增加新聞版面的全球議題正好是一個有趣的例子,人類確實是,即使早已預知未來有毀滅的極大可能,卻沒有任何停滯的猶豫,這不是好或不好的問題,而是,如果我們確實都有不斷向前地情緒,重要的是那就好好思考往好的那方向前進吧。

21 April 2007

和日記有所不同

昨天晚上睡前寫日記時,看到前一篇是上個週日(2007.04.15)寫的,不禁訝異了一下原來一個星期又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其實可以做很多事情的,但是如果事情更多是做不完的那部份會是趕來趕去的,好像我們就會覺得時間過得很快。當然這中間探討到底是不是個好現象,我說的是「感覺時間過很快」好不好,好像沒什麼意義,只是,寫寫啊,抒發啊,大家看看也好。有人感同身受就會說「是啊是啊對啊對啊」,啊看了覺得無聊的人也在心裡想著「啊不就這樣?無聊!」還是會繼續這樣想,其實時間的進行就是這回事啊。

上次清明連假的時候老爸開了我的網誌看一看,就丟個評語說「啊就是在網路上寫日記啊」,是這樣說沒錯啊,不過和寫在本子上的日記比起來,那就是兩回事了我說。最主要還是網誌是一個開放空間,必須有所顧慮,這不是說日記就無所顧慮,不過即便顧慮的點是有些不一樣,不過我覺得有個共同的地方是:我好像都會選擇性的寫下那些,我猜測自己在若干時間後看到還會樂意記得的事情(喔反正到時候覺得不想記得的部份再刪掉也不遲,電腦上的「刪除」就是這麼不著痕跡啊!)。

星期二(04.17)醒來就是嚴重的流鼻涕和感冒的沉重感,沉重感倒是還好,可是當天在大太陽下和阿達去拍片時,不時手上要拿著衛生紙很麻煩。下午五點回到學校考行銷學期中考的時候亦是如此,那一整天真的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還好隔天就沒什麼事了。星期三傍晚沒去上課,和小動跑去潑猴貝斯手的工作室討論錄音的事宜,那個地方真是不知道多少玩樂團的夢幻擺設啊!阿凱還是世新的學生呢!看著那邊的硬體設備,多少也是覺得自己也要多努力些!真的,回歸到所有事情的原點,到底有沒有錢買什麼東西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在自己夢想的事物上,累積了多少東西,都會影響到我們生活週遭的那些「擺設」啊。其實具體和不具體的東西,是互相影響的。

星期四(04.19)是個重要的一天。細節略過,哈!

昨天下午五點上完必修的網路與通訊,就跟阿達還有旻諺去吃晚餐。本來是想說吃完晚餐大家各自鳥獸散回家做作業,後來還是跟他們去河堤丟棒球。天啊,那整個就不是我該去的地方,現在右肩整個酸痛到不行不說,左膝蓋和右小腿分別因為漏接直接被球擊中,真的很痛。被打到的當時不痛,是現在隔了一天整個腫得很痛。說真的要跑步啊運動什麼之類的不是我懶,只是不太喜歡那種運動傷害的靠北,因為腦中除了出現自己很蠢要怪誰的想法以外沒別的,哈。

今天天氣不錯,要不然我也不會還沒中午就被太陽悶到發燙的房間給悶醒。待會還要去圖書館找個論文來閱讀,是星期四要交的作業。期中考週啊現在,這學期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這麼沒壓力啊,就像旻諺說的:「期中考週了喔?我們連哪幾科要考試都還不知道。」

我的 Google Groups 群組

前一陣子去看過,大概知道,不過也就這樣擺著。
今天突然心血來潮又想起了這東西,
想說那就試試看吧。

在群組裡發表的討論主題與回覆,
都會自動送到各個群組會員的信箱裡,
感覺是個滿方便的非同步討論模式。

沒有設定什麼特定的主題,
希望大家一起來玩玩看這東西囉。
想要加入群組的人就回覆這篇文章,
或寄信給我讓我知道吧(我的信箱在網誌的側欄有)。

請點選以下網址前往:
http://groups.google.com.tw/group/jellyvanessa

---

後記:該群組已移除。(2009.03.23)

19 April 2007

補充包的啟示

有冷到今天。

經過昨天悲慘的拍片例行行程,因為鼻塞的關係,流淚流一整天,今天也就是感冒的第三天終於好轉。昨天晚上和同學政達還有旻諺去家樂福買東西,沒錯洗衣精沒了,第一次買補充包,可是買回來猜發現原來瓶子是3.2公斤的容積,一補充包正好是一半1.6公斤。喔喔,新發現耶!這個小故事告訴我們,以後如果想要買補充包回來享受把瓶子灌滿的快感,記得一次要買兩包。沒錯,我就是那個在那邊倒的爽爽爽結果發現只有半瓶頓時覺得,莫名的空虛的傢伙。

昨天大熱天,我呈現感冒狀不舒服又覺得悶熱了一整天,今天則是好轉的熱血身體配上冷呼呼的強烈對比,這年頭真的很流行high contrast的氛圍...。

17 April 2007

複雜的情境

期中考是嗎?考不好就會被當掉嗎?想這麼多幹什麼,事情那麼多又要抱怨什麼?仔細想想反正不管事情多或少從來就不是重點,到頭來,永遠都只是自己願意做多少的差別。作業多的時候,想寫就會寫;不想寫的就不要亂寫,敷衍老師比缺交自請處分爛多了,雖然真的不會有老師覺得學生遲交作業是一種無聲的抗議畢竟這種事情到底是不是一種「抗議」就是一種爭議,何況是其適當性的討論。

事實上我很不願相信的是,學校成績單跟我投入的程度一點關聯性都沒有,截至大三上之前的五個學期成績最好的大一下,回想起來是我覺得大學裡最無聊的一個學期。要拿好成績,就是讓自己生活變得無聊如此簡單,但是我不要那樣的生活,所以算了,成績單就算了,沒有那麼努力不小心被當,遠比你自以為很掛在心上提心吊膽地渡過一學期最後還是被當,心情會好過一些。面對大四即將到來面臨延畢的可能性,我不抱怨自己沒準備期末考被當掉的國文,至於剩下的那幾科,反正就看著辦吧。我可不是消極啊,真的是試著很以自己認為是自己想要面對一切的方法去面對,如此而已。

不要被困在那種天啊好累事情做不完的情境,排好順序一樣一樣做好,最後回頭看,相信到時候我們都會很深刻地記得,我們曾經在什麼事情上認真地努力過。沒有人可以保證日子從此可以圖個輕鬆悠哉,不過要是能專注在自己願意甚至喜好的事物上,即便是再辛苦也會覺得甘之如飴吧,共勉之。

感冒

沒錯,就是因為沒吃大小姐的蘋果,所以感冒了。
蠢斃了,為什麼會講成「不要」我也不知道,
當下的念頭是「啊講反了」然後就不去想。

感覺一直去想到底要不要說出反悔比真的說出來還要更蠢。

感冒了,該死的沙塵暴害的。

14 April 2007

樂手

就是那個時間點,彈下去,滿意的微笑,
那是再也沒有什麼更準確的片刻。

就是那種速度,緊跟著,熟練的專注,
那是再也沒有任何更適合的氛圍。

就是那種抑揚頓挫,訴說著,深情的投入,
那是再也沒有任何更真誠的表達。

10 April 2007

雨很大

雨大到一種不尋常的程度,更煩的是冷的跟冬天一樣。其實我不討厭下雨,只是下雨還要穿一堆衣服,撐傘難免被淋濕的感覺就很差。溼冷不單行?!不過雨下它的,今天還是前往台北車站把之前沒拍完的進度拍完,後來出車站的室外景就先當做運鏡的練習和場勘。

從剛才九點多就一直很想去買麥當勞,可是雨滴的聲音大到很掙扎索性放棄,畢竟我也不是很有精神昨天整晚沒睡。晚安,希望明天依然可以像一般人在這樣的時間就寢。對了,李小姐回來了。

聽起來像是女人 feat. pinocchio

iPod shuffle, Apple Inc.

關於「女人」一詞的用法,在某些人眼裡似乎覺得不太口語化甚至有貶意,我只是覺得像是英文的woman(女人)之於girl(女孩)的泛指,像是定冠詞一般或是,聊天時的動作註解「(指)」更為貼切。

本文是承接著好友伯宏(pinocchio,簡氏,名伯宏,又稱幹貝昂)的《女人》一文。伯宏兄是在下高中同班兩年半的同學。因為轉組的關係,我沒有所謂的同班三年的同學,而同班兩年半最久的同學只有兩位,如此描述到底是要突顯什麼珍貴性還幹嘛我也不知道文章主題明明就是女人啊奇怪,另外一位是很喜歡自稱小熊的廖哲男,不時還要強調自己跟很多日本人同名但是前些日子卻因某陳姓政府官員而使其名字莫名地蒙上一層陰影。以上兩位前者現就讀東海大學社會學系三年級,後者國立台灣大學工商管理學系企業管理組三年級。

「千萬別被女人剛醒來的聲音騙了!」

要不是伯宏兄(幹!這樣稱呼真的很噁心)的這篇文章,老實說我也忘了我講過這句話,說是忘了又有點誇張,因為我確實想得起我大概是在怎樣的「心境」下(他文章裡寫的是「脈絡」,我比較喜歡用「情緒」因為這樣比較接近「意淫」所以更為貼切)跟他討論此話題,但卻忘了確切的導火線。

其實,不是「騙了」不「騙了」的問題,而是產生不當的聯想。此處的適當性的範圍亦不是重點,所以我們暫且用「想太多」所指暫時帶過。通常情境是發生在電話通話中,尤其是近年來大家睡覺手機都在身邊:

「喂~」
「嗯~喂~」
「妳在睡覺喔?」
「嗯~嗯。什麼事?」
「喔,就那個如此這樣如此那樣,就這樣。」
「嗯~好。」
「那,沒事了,抱歉吵到你睡覺,先這樣,掰掰。」
「不會啦。嗯~掰掰~」


其實那個「嗯」只是因為剛睡醒比較沒聲音的發語動作,該死的男人就會聯想成莫名的溫柔,如同伯宏兄原文所說,只是我比較沒想過這到底是不是溫柔的天性所以理性的超過剛睡醒階段就被隱藏的部份,而是我想有些人應該更疑惑女人剛睡醒是如此這般而大部分男人被電話吵醒通常都是讓人覺得要死不活的語氣。

再試著回想的我說這句話時的心境,我大概想起自己是因為聽過幾個女人如此的聲音才會有如此的心得;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似乎在看著伯宏兄網誌上這句的文字時,卻也莫名地從字面上推敲,這樣的「結論」似乎也比較像是「非正式統計」所得到的根據。我大概能猜想得到我當初講這句話心裡所指的是哪些女人,可是卻怎麼也想不起當時那些片段的情境,猜想的依據是真的會去思考的那些女人到底在想什麼也沒幾個。

在本文的別被女人剛睡醒的聲音給騙了的重點之餘,倒是有另外一個聯想。有些文字的段落,根本就隻字未提「女人」,卻怎麼聽都像是女人。於是一個簡單的結論:「女人→不當的聯想→意淫」,但是和等號用法的差別是,我們不能直接推成「女人→意淫」,即便是親身經歷個千千萬萬次,仍然只是千千萬萬個,個案

面對著漂浮的答案
產生不當的聯想
錯誤的後果誰都無法想像


伍佰 & China Blue,「終於」一曲,收錄於國語專輯「白鴿」。

雨傘留在士林


竟然把雨傘忘在泰北高中對面那家摩斯漢堡!傘架是個誘人上當進而非自願性的捐贈陷阱!其實從那邊走到士林捷運站不太遠,但說不遠又是因為已經走到捷運站所以懶得回去拿。莫名奇妙的九天連假結束之後是莫名奇妙的已經四月中,放假之前不是還三月底而已嗎?

資訊焦慮越來越嚴重,我是個進出便利商店異常頻繁的人,那似乎是比煙癮更嚴重的不健康,每當眼睛有意無意瞄到報紙,都會極度自慚沒有閱報的習慣。商業周刊也好一陣子沒看,更別說那一疊看沒幾頁的小說、書籍、課本、雜誌等。喔,這順序沒什麼根據,請不要問一些優先考量的相關可能,沒意義,想的說的永遠跟做的是兩回事,嗯,正是所謂意淫。

內灣是個莫名奇妙的地方,更何況還下雨。講是這樣講,但是重點是「人」,當你一個人的時候,很多地方連考慮都不會考慮前往與否;不過有些人只要能聚在一起,到底是去哪就不重要了。既然知道我是跑去抽菸幹嘛每次都要挖苦我?一個是自己無時無刻都在抽菸的人,另一個是跟一個無時無刻都在抽菸結婚超過二十年的人,嗯,分別是我爸我媽。

李小姐,妳回來台灣沒啊?

4 April 2007

本年度第一季報表

既然標題如此訂定,當然「報表」的必要條件就是誠實,所以一開頭的地方我先承認,我覺得松島楓真的很漂亮。為什麼要把松島楓放在文章的最開頭,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的原因,今天就是想要想到什麼寫什麼,會有點亂七八糟(其實應該是徹頭徹尾地沒有章法這樣說還比較實際),如果有誰覺得自己時間異常寶貴,請就此打住別再往下看了。

飲冰室茶集綠奶茶,竹中的福利社有賣,好像沒有其他飲料味道也如此特別,特別到可以一次只喝一點點,一瓶可以喝上兩、三個小時。晚上十一點多從士林回到景美,在路口的便利商店買了一瓶到現在還沒喝完,今天好累其實也沒幹嘛。這星期在放春假,春假其實重點在於掃墓,幹我覺得很白爛今年又被晃點。又被晃點的意思就是這不是第一次,掃墓這種東西也可以被晃點而且不是第一次真的很扯,第幾次不重要反正不是第一次就是幹的程度呈現極大值。

話說我家是閩南人,我不是在強調我的省籍而是想說我覺得清明節掃墓了不起前後調個幾天應該是認知上的慣例,想當然爾那幾天有什麼事情都得想辦法錯開。上個星期六白天因為樂團比賽的關係,所以才會其實星期五下課之後就已經展開一連九天的假期卻隔天才回家,回到家得知爺爺奶奶已經和叔公他們一家去向曾祖父、母上過香了,我他娘的心中無限個幹你娘不知道要對誰說。我老爸也是星期六晚上的飛機回台灣,老媽是先去機場再繞來景美載我,意思就是說我老爸也沒去到,我被晃點事小我老爸從國外回來還被擺道我就覺得機掰!

雖然第一段已經強調過,而且已經無數的髒話出現但還是再鄭重宣示一次:本文章字眼極度不雅且內容非常可能令人閱讀後產生不悅、噁心等感覺,請慎重思考後再決定要不要往下讀下去。同時也強調,在寫這篇之前,我也是慎重考慮過,到底最後為什麼決定要寫出來其實我也不太清楚,甚至我也覺得內容很不妥,說我和這幾天的媒體造假爭議同流合污我也認了,只求個不吐不快罷。

事情經過大概如下,爺爺奶奶他們何時決定要去掃墓不知道,我家三代同堂,我媽則是星期六掃墓當天爺爺奶奶出門前才被問要不要去,我跟我老爸是當天晚上才回到家想當然爾我媽到底要去個什麼意思我也搞不懂,總之就是最後演變成這種情形我覺得很幹。不事先講是怎樣?他娘的「家人」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屁,這不是平常跟同學之間「This is Taiwan!」的消遣就可以帶過的玩笑!問題出在哪?問題還能出在哪?問題總是出現在「」身上嘛,講到自己都覺得噁心了但到底問題是哪個人也沒有必要講清楚,你說要嘛苛責還什麼的,先不要說論輩分我還沒有生過小孩所以換句話說就是輩分最小,問題的本身其實是既然人都可以把問題搞出來代表苛責是沒有用!真的會被關進監獄的人,其實都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會被抓去關的,那他娘的法官到底不能怪罪於被抓去關的那位身旁的人沒有阻止他,總之不管是哪位,即便是我最親愛的親朋好友們、還是不太熟甚至不認識的人:要成為怎樣的人都自己決定吧(這麼簡單的道理難道還需要「蜘蛛人3」來告訴你嗎?)!共勉之。

這也難怪過年的氣氛一年比一年詭異,噁!

於是乎,讓我們回到正題吧,第一季的大事之一,莫過於大三下學期的展開!展開耶!怎麼聯想到的畫面是折紙被展開後的折痕而且我相信不管有多簡單我應該都沒興趣想知道該怎麼折回去,想折的人自己就會去折;說到折,就繼續聯想到百貨公司週年慶,整個就是折!噗!好一個自由聯想想到什麼接什麼,到底是爛梗還是根本不是個梗反正梗的存在目的就是要被拿來破梗至於到底是不是個梗牽扯到的能不能被破究竟是道德問題還是哲學就見仁見智自由心證吧(本年度最長的句子出現)!

今年的春節期間(注意是春節也就是過年跟春假不一樣幹就是有他娘的白木傻傻分不清楚還自以為很蔡依林)有幾樣大事既然是報表就不免俗的列舉一下。首先要講的是,遠在南台灣擁有極大勇氣就讀政治法律系的高中同學dc先生是我高中時期一位很聊得來的朋友,在第一次去就決定再也不去第二次的新竹市光復路上的星巴克,決定合寫一部小說作品,他寫八五我寫一零一所以作品的共同名稱取其十六的差距,眼尖的人應該會覺得這標題不陌生,將會是兩個劇情走向卻又有交集的作品至於什麼時候出爐(這時聯想到的是那個嘲笑德國人很龜毛的投信電視廣告)誰也沒保握但我們就抱著樂觀其成的心態也無妨,敬請期待。

即時通訊的聯絡人清單其實國中就加入了卻搞到大三的寒假才知道Debbie也在高雄讓我有種莫名的愧疚(沒錯,其實我比較想用「莫名的哀愁」正好此時iTunes也隨機播放到了echo的「感官駕馭」),過年期間的某個傍晚約在新竹市區新開的星巴克(喔喔喔!星巴克出現第二次!),出門之前晚餐的同時正是馬英九先生宣布將義無反顧地參選二零零八總統大選害我握著手中的碗筷留下慷慨激昂的淚水(當天詳情請點閱該文連結),討人厭的是如果我大喊加油就會覺得自己跟那些用意識形態消費自己神聖一票的智障沒兩樣所以態度就暫時保留些。其實我也沒那麼熱情,只是真的不要對政治那麼冷淡不然等到哪天民主要跟台灣分手的時候我看到時候大家要怎麼挽回,後果絕對比中國大陸跟共產主義離婚更驚悚!

總而言之我也去了高雄,下次去的時候再見吧!

不過其實今年過年最酷的部份是,我家是三代同堂,但是開學之前我最後一次和除了我老爸老媽還有我妹以外的家人碰面竟然是大年初一,重點是我開學前一天才上台北啊!這樣寫出來真的很王八,天啊如果被我未來的上司看到還得了(還得了個什麼勁全中華民國兩千三百萬人就像馬英九先生的特別費一般說不出個所以然!)。開學之前再去吃了一次Friday's(寒假一開始就吃了一次,連座位都選同一桌),真是好物;高雄Friday's服務態度真是呈現強烈對比的糟糕!至於有酒吧沒有吸菸區的這種鳥規定到底是誰想出來的還不自覺自己是個智障還是要蠢到底畢竟是他/他們的自由他/他們高興就好。

事隔多日之後,其實我鋼琴也沒進步多少,其實高中還真有一段時間想要好好練鋼琴,都整個練到天邊去了還好嘴炮是打在自己的內心某深處,那幹嘛還講出來啊就說過了不吐不快。某方面而言我覺得,關於報表最重點部份是,我整個變兇了,是沒有暴躁啦但終於有那麼丁點覺得自己對自己更加嚴格,其實自喜的重點還是因為自覺有一些事情更加確定,雖然有的時候是沒辦法不讓自己去想那麼多,有些東西雖然真的是想太多不過只要有進展我想就不會是什麼太糟糕的事情吧。

相信有些事情將會陸續千呼萬喚使出來。

3 April 2007

是一種希望

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很無聊,無聊到一種不可自拔的地步。Celeste說她覺得我是那種會拘泥於一個框框然後跳不出來的人,啊?為什麼會這樣,這樣不好嗎?當然不好啊,很困擾的,困擾不是因為困擾這件事情本身,而是當大家都不這樣做的時候,你就會變成少數,然後就會有很多稱不上困擾的困擾。我也不樂見自己變成鑽牛角尖的人,那樣很無趣,結果反而更慘啊我發現,怎麼我拘泥的框框反而越來越多?這時候往好處想就是,我不會拘泥於一個框框跳不出來;糟糕的地方是,我一直在框框之間跳來跳去的。

上星期三論文主題的說明,我說了一些我認為該怎麼讓社會更美好的看法;上星期四學校教室的電腦擺了我一道;上星期五幫我妹買手機沒考到下午的小考;上星期六根本就是假樂團比賽之名行制服趴之實,更驚悚的是竟然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星期日的新竹國賓下午茶是好物可惜沒有吸菸區,開陽台的門出去還會被阻止(當然是那群畢業三十年餘的竹中人「以身試法」的精神再次驗證他們出自於竹中)。

希望,其實只是「」的問題,待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