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 April 2007

是一種希望

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很無聊,無聊到一種不可自拔的地步。Celeste說她覺得我是那種會拘泥於一個框框然後跳不出來的人,啊?為什麼會這樣,這樣不好嗎?當然不好啊,很困擾的,困擾不是因為困擾這件事情本身,而是當大家都不這樣做的時候,你就會變成少數,然後就會有很多稱不上困擾的困擾。我也不樂見自己變成鑽牛角尖的人,那樣很無趣,結果反而更慘啊我發現,怎麼我拘泥的框框反而越來越多?這時候往好處想就是,我不會拘泥於一個框框跳不出來;糟糕的地方是,我一直在框框之間跳來跳去的。

上星期三論文主題的說明,我說了一些我認為該怎麼讓社會更美好的看法;上星期四學校教室的電腦擺了我一道;上星期五幫我妹買手機沒考到下午的小考;上星期六根本就是假樂團比賽之名行制服趴之實,更驚悚的是竟然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星期日的新竹國賓下午茶是好物可惜沒有吸菸區,開陽台的門出去還會被阻止(當然是那群畢業三十年餘的竹中人「以身試法」的精神再次驗證他們出自於竹中)。

希望,其實只是「」的問題,待續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