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4 April 2007

本年度第一季報表

既然標題如此訂定,當然「報表」的必要條件就是誠實,所以一開頭的地方我先承認,我覺得松島楓真的很漂亮。為什麼要把松島楓放在文章的最開頭,其實沒有什麼太大的原因,今天就是想要想到什麼寫什麼,會有點亂七八糟(其實應該是徹頭徹尾地沒有章法這樣說還比較實際),如果有誰覺得自己時間異常寶貴,請就此打住別再往下看了。

飲冰室茶集綠奶茶,竹中的福利社有賣,好像沒有其他飲料味道也如此特別,特別到可以一次只喝一點點,一瓶可以喝上兩、三個小時。晚上十一點多從士林回到景美,在路口的便利商店買了一瓶到現在還沒喝完,今天好累其實也沒幹嘛。這星期在放春假,春假其實重點在於掃墓,幹我覺得很白爛今年又被晃點。又被晃點的意思就是這不是第一次,掃墓這種東西也可以被晃點而且不是第一次真的很扯,第幾次不重要反正不是第一次就是幹的程度呈現極大值。

話說我家是閩南人,我不是在強調我的省籍而是想說我覺得清明節掃墓了不起前後調個幾天應該是認知上的慣例,想當然爾那幾天有什麼事情都得想辦法錯開。上個星期六白天因為樂團比賽的關係,所以才會其實星期五下課之後就已經展開一連九天的假期卻隔天才回家,回到家得知爺爺奶奶已經和叔公他們一家去向曾祖父、母上過香了,我他娘的心中無限個幹你娘不知道要對誰說。我老爸也是星期六晚上的飛機回台灣,老媽是先去機場再繞來景美載我,意思就是說我老爸也沒去到,我被晃點事小我老爸從國外回來還被擺道我就覺得機掰!

雖然第一段已經強調過,而且已經無數的髒話出現但還是再鄭重宣示一次:本文章字眼極度不雅且內容非常可能令人閱讀後產生不悅、噁心等感覺,請慎重思考後再決定要不要往下讀下去。同時也強調,在寫這篇之前,我也是慎重考慮過,到底最後為什麼決定要寫出來其實我也不太清楚,甚至我也覺得內容很不妥,說我和這幾天的媒體造假爭議同流合污我也認了,只求個不吐不快罷。

事情經過大概如下,爺爺奶奶他們何時決定要去掃墓不知道,我家三代同堂,我媽則是星期六掃墓當天爺爺奶奶出門前才被問要不要去,我跟我老爸是當天晚上才回到家想當然爾我媽到底要去個什麼意思我也搞不懂,總之就是最後演變成這種情形我覺得很幹。不事先講是怎樣?他娘的「家人」這東西到底是什麼屁,這不是平常跟同學之間「This is Taiwan!」的消遣就可以帶過的玩笑!問題出在哪?問題還能出在哪?問題總是出現在「」身上嘛,講到自己都覺得噁心了但到底問題是哪個人也沒有必要講清楚,你說要嘛苛責還什麼的,先不要說論輩分我還沒有生過小孩所以換句話說就是輩分最小,問題的本身其實是既然人都可以把問題搞出來代表苛責是沒有用!真的會被關進監獄的人,其實都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會被抓去關的,那他娘的法官到底不能怪罪於被抓去關的那位身旁的人沒有阻止他,總之不管是哪位,即便是我最親愛的親朋好友們、還是不太熟甚至不認識的人:要成為怎樣的人都自己決定吧(這麼簡單的道理難道還需要「蜘蛛人3」來告訴你嗎?)!共勉之。

這也難怪過年的氣氛一年比一年詭異,噁!

於是乎,讓我們回到正題吧,第一季的大事之一,莫過於大三下學期的展開!展開耶!怎麼聯想到的畫面是折紙被展開後的折痕而且我相信不管有多簡單我應該都沒興趣想知道該怎麼折回去,想折的人自己就會去折;說到折,就繼續聯想到百貨公司週年慶,整個就是折!噗!好一個自由聯想想到什麼接什麼,到底是爛梗還是根本不是個梗反正梗的存在目的就是要被拿來破梗至於到底是不是個梗牽扯到的能不能被破究竟是道德問題還是哲學就見仁見智自由心證吧(本年度最長的句子出現)!

今年的春節期間(注意是春節也就是過年跟春假不一樣幹就是有他娘的白木傻傻分不清楚還自以為很蔡依林)有幾樣大事既然是報表就不免俗的列舉一下。首先要講的是,遠在南台灣擁有極大勇氣就讀政治法律系的高中同學dc先生是我高中時期一位很聊得來的朋友,在第一次去就決定再也不去第二次的新竹市光復路上的星巴克,決定合寫一部小說作品,他寫八五我寫一零一所以作品的共同名稱取其十六的差距,眼尖的人應該會覺得這標題不陌生,將會是兩個劇情走向卻又有交集的作品至於什麼時候出爐(這時聯想到的是那個嘲笑德國人很龜毛的投信電視廣告)誰也沒保握但我們就抱著樂觀其成的心態也無妨,敬請期待。

即時通訊的聯絡人清單其實國中就加入了卻搞到大三的寒假才知道Debbie也在高雄讓我有種莫名的愧疚(沒錯,其實我比較想用「莫名的哀愁」正好此時iTunes也隨機播放到了echo的「感官駕馭」),過年期間的某個傍晚約在新竹市區新開的星巴克(喔喔喔!星巴克出現第二次!),出門之前晚餐的同時正是馬英九先生宣布將義無反顧地參選二零零八總統大選害我握著手中的碗筷留下慷慨激昂的淚水(當天詳情請點閱該文連結),討人厭的是如果我大喊加油就會覺得自己跟那些用意識形態消費自己神聖一票的智障沒兩樣所以態度就暫時保留些。其實我也沒那麼熱情,只是真的不要對政治那麼冷淡不然等到哪天民主要跟台灣分手的時候我看到時候大家要怎麼挽回,後果絕對比中國大陸跟共產主義離婚更驚悚!

總而言之我也去了高雄,下次去的時候再見吧!

不過其實今年過年最酷的部份是,我家是三代同堂,但是開學之前我最後一次和除了我老爸老媽還有我妹以外的家人碰面竟然是大年初一,重點是我開學前一天才上台北啊!這樣寫出來真的很王八,天啊如果被我未來的上司看到還得了(還得了個什麼勁全中華民國兩千三百萬人就像馬英九先生的特別費一般說不出個所以然!)。開學之前再去吃了一次Friday's(寒假一開始就吃了一次,連座位都選同一桌),真是好物;高雄Friday's服務態度真是呈現強烈對比的糟糕!至於有酒吧沒有吸菸區的這種鳥規定到底是誰想出來的還不自覺自己是個智障還是要蠢到底畢竟是他/他們的自由他/他們高興就好。

事隔多日之後,其實我鋼琴也沒進步多少,其實高中還真有一段時間想要好好練鋼琴,都整個練到天邊去了還好嘴炮是打在自己的內心某深處,那幹嘛還講出來啊就說過了不吐不快。某方面而言我覺得,關於報表最重點部份是,我整個變兇了,是沒有暴躁啦但終於有那麼丁點覺得自己對自己更加嚴格,其實自喜的重點還是因為自覺有一些事情更加確定,雖然有的時候是沒辦法不讓自己去想那麼多,有些東西雖然真的是想太多不過只要有進展我想就不會是什麼太糟糕的事情吧。

相信有些事情將會陸續千呼萬喚使出來。

2 comments:

  1. 我也推松島楓!不過最近喜愛柚木tina 不過可愛型的你應該不愛



    似乎我也該寫份第一季報表

    要誠實 我很在行的!

    ReplyDelete
  2. 搞了半天那麼大段的東西,你還是只看到松島楓這三個字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