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1 April 2007

和日記有所不同

昨天晚上睡前寫日記時,看到前一篇是上個週日(2007.04.15)寫的,不禁訝異了一下原來一個星期又這樣過了。一個星期其實可以做很多事情的,但是如果事情更多是做不完的那部份會是趕來趕去的,好像我們就會覺得時間過得很快。當然這中間探討到底是不是個好現象,我說的是「感覺時間過很快」好不好,好像沒什麼意義,只是,寫寫啊,抒發啊,大家看看也好。有人感同身受就會說「是啊是啊對啊對啊」,啊看了覺得無聊的人也在心裡想著「啊不就這樣?無聊!」還是會繼續這樣想,其實時間的進行就是這回事啊。

上次清明連假的時候老爸開了我的網誌看一看,就丟個評語說「啊就是在網路上寫日記啊」,是這樣說沒錯啊,不過和寫在本子上的日記比起來,那就是兩回事了我說。最主要還是網誌是一個開放空間,必須有所顧慮,這不是說日記就無所顧慮,不過即便顧慮的點是有些不一樣,不過我覺得有個共同的地方是:我好像都會選擇性的寫下那些,我猜測自己在若干時間後看到還會樂意記得的事情(喔反正到時候覺得不想記得的部份再刪掉也不遲,電腦上的「刪除」就是這麼不著痕跡啊!)。

星期二(04.17)醒來就是嚴重的流鼻涕和感冒的沉重感,沉重感倒是還好,可是當天在大太陽下和阿達去拍片時,不時手上要拿著衛生紙很麻煩。下午五點回到學校考行銷學期中考的時候亦是如此,那一整天真的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還好隔天就沒什麼事了。星期三傍晚沒去上課,和小動跑去潑猴貝斯手的工作室討論錄音的事宜,那個地方真是不知道多少玩樂團的夢幻擺設啊!阿凱還是世新的學生呢!看著那邊的硬體設備,多少也是覺得自己也要多努力些!真的,回歸到所有事情的原點,到底有沒有錢買什麼東西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在自己夢想的事物上,累積了多少東西,都會影響到我們生活週遭的那些「擺設」啊。其實具體和不具體的東西,是互相影響的。

星期四(04.19)是個重要的一天。細節略過,哈!

昨天下午五點上完必修的網路與通訊,就跟阿達還有旻諺去吃晚餐。本來是想說吃完晚餐大家各自鳥獸散回家做作業,後來還是跟他們去河堤丟棒球。天啊,那整個就不是我該去的地方,現在右肩整個酸痛到不行不說,左膝蓋和右小腿分別因為漏接直接被球擊中,真的很痛。被打到的當時不痛,是現在隔了一天整個腫得很痛。說真的要跑步啊運動什麼之類的不是我懶,只是不太喜歡那種運動傷害的靠北,因為腦中除了出現自己很蠢要怪誰的想法以外沒別的,哈。

今天天氣不錯,要不然我也不會還沒中午就被太陽悶到發燙的房間給悶醒。待會還要去圖書館找個論文來閱讀,是星期四要交的作業。期中考週啊現在,這學期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這麼沒壓力啊,就像旻諺說的:「期中考週了喔?我們連哪幾科要考試都還不知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