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3 April 2007

又下雨了

昨天下午看新聞的時候,大概就有看到今天起又有鋒面抵台的預報,所以對於今天與昨天的天氣差異倒是不感到意外。今天早上去學校上課時,因為沒下雨,在下午三點下課之前一直很擔心自己要淋雨走回家,雖然就住在學校旁邊不過今天有帶電腦所以還跟阿達約好要借雨傘,還好上完大國外交與全球體系之後雨勢漸緩。

這確實是令人心情愉快的理由,即便我睏到了一種極至外加肚子還超餓。

星期六晚上其實沒睡什麼覺,昨天又從一大早練團開始就一直在外面,直到傍晚才回家,真是累癱了。這種時候,鼓勵這種事就真的很重要,即便只是簡單的幾句話,把作業做完和錄音要準備的東西整理好之後,都天亮了其實,幸好睡醒睜開眼睛時還來得及去上早上十點的課。事情真的乍看之下沒什麼關聯性,畢竟如果連自己都不願意將自己的所有事情產生關聯,哪來的關聯?這一切看似很零散的東西,不正是所謂生活中的點滴,拼湊起來之後才有所謂的自己啊。我說的是,每個人心目中對於自己的印象啊,不就是這樣子嗎?

那是任何書本包括教科書的老梗,其實一切盡是一念之間的差異。

也許思考被視之為一種過程,那是為了說明而量化的結果,沒有什麼過程的其實,反倒是情緒上願意不願意相信。人類之所以為人類是因為我們一直不夠理性。最近不斷增加新聞版面的全球議題正好是一個有趣的例子,人類確實是,即使早已預知未來有毀滅的極大可能,卻沒有任何停滯的猶豫,這不是好或不好的問題,而是,如果我們確實都有不斷向前地情緒,重要的是那就好好思考往好的那方向前進吧。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