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0 April 2007

情緒的延伸

情緒之於片段情境的建構,相對於片段情境的情緒渲染,與其說取得平衡,不如還是僅記落實的部分與最初的意義,就這樣繼續。別說什麼趨近平衡之事,畢竟量化的比擬終究是比擬,八分的喜悅是否能抵消八分的不悅根本不存在,因為「八分」是自己胡謅的,更何況加總到底是幾分哪來的上限?情緒是個無限的堆疊,或是說延伸,後者倒是力求整體動作的刻意舉止,重點不在於過程的先後或者是部分的必要與否的探討,過程依然也不存在。

為什麼老是寫一些也許過了些時候連自己都沒有把握還看得懂的片段?

4 comments:

  1. 老實說,我大概能理解。

    就是愛靠杯嘛 XD

    沒有不敬的意思,是推崇

    ReplyDelete
  2. 另外,有些情緒拿來量化,會失去該有的感動阿!

    ReplyDelete
  3. 哈,您過獎了!

    我是試著去描述我對於情緒的一些看法,然後想要駁斥一些聽過的什麼情緒的平衡,那說法很鳥。情緒根本沒有抵銷這回事啊,或許是我們演技沒那麼好的關係畢竟我們都只有一個臉孔,在同一個時間裡只表演得出一種情緒。到底是給別人感覺也是大家都比較相信看到的,而始終對於聽覺上(也就是到底說了些什麼)保持某種程度上的質疑。

    如此而已如此而已,哈哈。

    ReplyDelete
  4. 突然想到,哭笑不得算不算是抵消過後的情緒?

    雖然我也不覺得可以抵消什麼。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