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0 April 2007

聽起來像是女人 feat. pinocchio

iPod shuffle, Apple Inc.

關於「女人」一詞的用法,在某些人眼裡似乎覺得不太口語化甚至有貶意,我只是覺得像是英文的woman(女人)之於girl(女孩)的泛指,像是定冠詞一般或是,聊天時的動作註解「(指)」更為貼切。

本文是承接著好友伯宏(pinocchio,簡氏,名伯宏,又稱幹貝昂)的《女人》一文。伯宏兄是在下高中同班兩年半的同學。因為轉組的關係,我沒有所謂的同班三年的同學,而同班兩年半最久的同學只有兩位,如此描述到底是要突顯什麼珍貴性還幹嘛我也不知道文章主題明明就是女人啊奇怪,另外一位是很喜歡自稱小熊的廖哲男,不時還要強調自己跟很多日本人同名但是前些日子卻因某陳姓政府官員而使其名字莫名地蒙上一層陰影。以上兩位前者現就讀東海大學社會學系三年級,後者國立台灣大學工商管理學系企業管理組三年級。

「千萬別被女人剛醒來的聲音騙了!」

要不是伯宏兄(幹!這樣稱呼真的很噁心)的這篇文章,老實說我也忘了我講過這句話,說是忘了又有點誇張,因為我確實想得起我大概是在怎樣的「心境」下(他文章裡寫的是「脈絡」,我比較喜歡用「情緒」因為這樣比較接近「意淫」所以更為貼切)跟他討論此話題,但卻忘了確切的導火線。

其實,不是「騙了」不「騙了」的問題,而是產生不當的聯想。此處的適當性的範圍亦不是重點,所以我們暫且用「想太多」所指暫時帶過。通常情境是發生在電話通話中,尤其是近年來大家睡覺手機都在身邊:

「喂~」
「嗯~喂~」
「妳在睡覺喔?」
「嗯~嗯。什麼事?」
「喔,就那個如此這樣如此那樣,就這樣。」
「嗯~好。」
「那,沒事了,抱歉吵到你睡覺,先這樣,掰掰。」
「不會啦。嗯~掰掰~」


其實那個「嗯」只是因為剛睡醒比較沒聲音的發語動作,該死的男人就會聯想成莫名的溫柔,如同伯宏兄原文所說,只是我比較沒想過這到底是不是溫柔的天性所以理性的超過剛睡醒階段就被隱藏的部份,而是我想有些人應該更疑惑女人剛睡醒是如此這般而大部分男人被電話吵醒通常都是讓人覺得要死不活的語氣。

再試著回想的我說這句話時的心境,我大概想起自己是因為聽過幾個女人如此的聲音才會有如此的心得;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似乎在看著伯宏兄網誌上這句的文字時,卻也莫名地從字面上推敲,這樣的「結論」似乎也比較像是「非正式統計」所得到的根據。我大概能猜想得到我當初講這句話心裡所指的是哪些女人,可是卻怎麼也想不起當時那些片段的情境,猜想的依據是真的會去思考的那些女人到底在想什麼也沒幾個。

在本文的別被女人剛睡醒的聲音給騙了的重點之餘,倒是有另外一個聯想。有些文字的段落,根本就隻字未提「女人」,卻怎麼聽都像是女人。於是一個簡單的結論:「女人→不當的聯想→意淫」,但是和等號用法的差別是,我們不能直接推成「女人→意淫」,即便是親身經歷個千千萬萬次,仍然只是千千萬萬個,個案

面對著漂浮的答案
產生不當的聯想
錯誤的後果誰都無法想像


伍佰 & China Blue,「終於」一曲,收錄於國語專輯「白鴿」。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