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 May 2007

關於星期一與今天

還滿有連續性的啊這幾天,在幾天顯少坐在電腦前面之時,慶幸自己不是那種沒有即時通訊軟體就生活大亂的那種人。我可沒有批評那種依賴即時通訊軟體那種人比較不好的意思,之所以感到慶幸是因為,對於自己的期望不是如此依賴電腦罷了,不過當然有些人要是能透過即時通訊軟體的應用完成自己認為對的、夢想的、偉大的事情,也沒有什麼錯。所以還是說,自己成為什麼樣的人有沒有去堅持和自己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前者似乎比較重要,畢竟這些事情是隨時都在變動的。我們能夠「維持」自己堅持對的事情的心態,但並非做了一件事情之後就再也杵在那不動然後維持自己片段性完美的功績稱為堅持。

上個星期五(04.27)傍晚的景美河堤烤肉感覺很妙,雖然喝酒喝得亂七八糟的那些畫面我在旁一直照相捕捉許多笑點是梗很重要的部份,但更重要的,那天同學們都多半感嘆於都已經大三下了才終於出現班上難得過半的男生一起出來玩的場面。有過半嗎?嗯,不用數一看也知道有,這跟以前在竹中的落差感覺還頗大的,到底也是不同時期待的環境去比較沒什麼太大的意義,但是我相信不少高中同學應該都還滿懷念竹中之於男校所擁有的環境和背後代表的意涵所衍伸出的回憶。

真是滴酒不沾呢,不知為什麼就是不能忍受酒味,更別說喜歡與否的問題。

除了星期五就從高雄上來台北玩的張勝彥,星期六晚上還約了雖然近在公館但是真的很久不見的廖哲男。那天我們去延吉街附近的巷子(我還是沒看一下那條的路名是啥)吃黑輪,那個黑輪攤晚上才會擺出來,真的還滿好吃的,只是從高雄上來的張勝彥還是嫌貴嫌到臭頭,哈!當天稍早在誠品信義店看到《資訊爆炸的落塵》這本書,本來決定要購買了不過後來在金石堂書店找不到,誠品敦南也找不到,改天再回去拿吧。稍微翻閱過後覺得,那本書的內容應該對於解釋我畢業論文裡面想要提及的論述還滿有幫助的。

星期日一向是個情緒到達詭異極限的最佳情境,應該是前一天悠哉與星期日當天再悠哉和對於星期一行程的莫名「如果沒有行程該有多好」期望所形成的強烈對比,尤其是眼前還是星期日的景象心裡盡是星期一的壓力真的感覺很奇怪。不至於討厭啦其實。畢竟如果淪於那種星期一就是個讓人絕對討厭的日子之一,是否該檢討為什麼自己讓生活變成如此而非怪罪於星期一本身。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讓星期一也變成假日的權利啊,只是人類還是喜歡沉溺於跟大部分的人相似的那種氛圍。

張勝彥早上十點的高鐵要回高雄,結果睡醒已經九點半了,最後我在十點的資訊服務與行銷和高中同學是否可以及時趕上班車之間做了抉擇,結果是我慢了半個小時進去考卷剛剛好寫了一半,即使有寫的部分全對也差幾分才會及格。不過,我覺得就算我準時到我應該也寫不完吧,因為總覺得老師問問題的方式之於我想給的回答,我不太知道該怎麼精簡。

那天傍晚和大小姐在東區的小巷子裡面找地方吃晚餐,還滿有趣的。從巷子裡往外看市民大道與忠孝東路,其實可以很清楚自己大概在東西向的哪一個相對座標,卻同時驚訝自己原來對巷子裡面的一切這麼陌生。是啊我是很少走進那些小巷子裡面,本來預期是要去之前在國父紀念館附近上班時滿晚餐的那條巷子,不過真的找不到,我甚至不確定之前吃過不少次晚餐的地方到底比較靠近國父紀念館還是忠孝敦化捷運站這邊。現在回想起來,應該是在忠孝敦化附近沒錯,不過應該是在忠孝東路與仁愛路之間,而非那天找啊找的市民大道與忠孝東路之間。

台北市有很多象徵,對於每個台北人而言大家也選擇了自己的方式,但是相信應該不會有太多人質疑東區之於台北市的象徵。或商圈的層面去探討,或文化(次文化)的觀點去解釋,到底是喜歡這個城市為前提所以喜歡任何這裡的一切或其他,反正也忘了曾幾何時開始,看著眼前的景象心裡想的是「沒錯!這裡就是我生活的地方」。其實我說不太出來我喜歡東區的哪個部分比較多,又有點像是第一段所說也許我喜歡台北市並非固定的狀態,或許我想說的只是,期望真的實現也許預期內也許不,驚喜倒是從來不曾少過。

「我很好是因為我,是因為你」,前面後面兩個「我」字都是我,這樣的寫法是有點說明思考的邏輯過程的先後,所以結論是「我很好是因為你」。這個結論很重要嗎?不那麼重要的東西就真的不重要嗎,則是另一種迷思。總之不管上述了哪些到底如何如何的細節,總之是「我很好」而且「是因為你」,希望能讓你知道這兩件事情之間的關聯並且希望你會有所感受到。如果你問我,「我很好是因為你」到底有多重要的話,我會告訴你,其實最重的部份只有「想讓你知道」如此而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