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 May 2007

和平‧屠殺‧棉花糖

只是沒有想過,自己竟然也有如此脆弱的時候。脆弱不一定是要什麼楚楚可憐嬌滴滴之類的,這兩想描述的是一種容易沮喪,感覺是嬌生慣養的脆弱。只是沒有想過,自己竟然真的如此脆弱卻還打死不承認,有點像是 yifan 所描述的「如果可以自己決定的話」。

也許是這陣子 GameCube 的 Mario Kart Double Dash 玩久了,習慣一種將人物配對的排列組合思考(如果可以再依照角色特性選擇車種的話就更酷了)。今天想到的組合是,pinocchio(簡先生) + yifan(周先生),共同性是,他們兩個竟然都很瘋狂的把我當成主題在網誌上寫,而且還不只一篇。為了感謝他們,他們絕對是到時候我的口述自傳編輯群的不二人選!

因為某件事情(大多時候說「某種」是講出來不妥,但這次純粹是懶得解釋),今天中午殺去敦化南路二段那附近,商業區中午的放飯時間真是他X的壯觀!那氛圍真的是太酷了,不過至於原因的話,其實只是我個人對於男西裝女套裝的偏好罷了。

我和 dc 合寫的小說《十六層的距離》,我的部份終於進入第二章,今天加入了新角色,我竟然很隨性的取名「小玉」。靠北,這真的是太靠北了(吳導的名言),整個就是靠北,不過感覺又很符合我要的角色的感覺,好吧就小玉。戲份應該會滿多的。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地把楓姊和棉花糖聯想在一起。

2 comments:

  1. 棉花糖我只會想到小白...小新養的那隻 =︿=

    ReplyDelete
  2. 很久沒看了的說,雖然還是很想看漫畫可是就沒有去租,雖然圖書館有漫畫區可是圖書館館長是我們系上老師整個就很不方便我覺得。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