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6 June 2007

符號


Cella & Della: 2007.06.05

一早的行程從醫院開始,睡醒就搭計程車過去了。為什麼搭計程車?為什麼不自己騎機車?這些問題其實都比不上「為什麼非得一早起來就往醫院跑」來的令人懊惱。總而言之大醫院的氛圍真的不是效率不效率就說得過去的東西,只是中庭有人在鋼琴演奏更是突兀。

其實我很討厭的一種感覺是,連躺在那邊很不舒服不能動的時候,都沒辦法好好安心休息的感覺,因為現在是期末。要不然,我星期日早就直接回新竹休息了,不成啊期末考的前一個星期就這樣跑掉會損失慘重。要是我真有力氣先把要看的書打包,那不就代表我根本就不需要休息到那樣子的規模啊。依稀記得是父親對我說過的,我記得我還很小的時候好像也是感冒,那次父親就說「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只要生病就不會好起來,因為那代表你的身體又更糟了」。嗯,就是這麼一回事,與其說過生活是度日,不也都是大家耗費生命的一種方式罷了。好,這個爛話題就到此為止。

話說我桌上現在有兩瓶感冒糖漿,一瓶是原本很好喝的、甜甜的,可是今天回診醫生重開了什麼甘草止咳水,真是甘到一種難喝無比的境界,害我捨不得把舊的那瓶丟掉可是還是很聽話地喝新的很噁的那瓶。

金穗獎,希望月底有時間去高雄看。我甚至不敢相信上次去高雄竟然已經是三個月以前的事情,就像我也不想去相信距離我從歐洲回來已經快一年了,又要放暑假了。一堆間隔,一堆沒意義的間隔,一堆在心中拼了命地假裝意義重大的意義,到底意義在哪有時候自己比誰都還納悶。

在大致上懂了一些些符號學的基本脈絡,在自己的某些行為上找到了自我解釋的出口。我很喜歡自己去建構一些符號,然後再去做前一段所說的「在心中拼了命地假裝意義重大」,到頭來結果會是什麼說真的我不知道,不過我似乎很容易過度沉溺於符號,而且重視符號的程度有時候懷疑自己是否反而忽視符號所指的主體。那種感覺有點像是,其實曾經不知道自己在執著什麼,後來在看到 Steve Jobs 在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致詞上提到的,「建構事件之間的關聯性」的相關內容上,某種程度上我認同並且找到出口。至於自我期許的這種事情,我可不敢說自己有沒有這麼偉大,哪來的自信啊?先後順序是依照自己的喜好所排列,內容的篩選毫無規範似地,愛怎樣就怎樣,這樣的結果到底有什麼好炫燿的其實自己也不懂,不過沾沾自喜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到底會不會就這樣一直延續下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