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7 June 2007

他們

他是個執著的人,可是很難溝通,因為他不大在乎他執著以外的事情;她是個隨和的人,執著於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可是真要問她個其然她卻不知所以然。所以他們因此適合嗎?首先這裡犯下的第一個錯誤就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幾個字所拼湊出來的句子,就能被定義;不能如此粗略地就定義是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什麼事情或什麼人,可以讓他或她做出什麼「例外」於上述情形的作為。當他們這樣的人就是這個社會的組成因子,喔,那倒是誰能說說這世界到底是什麼模樣,我們都非常願意喔喔喔點頭地說「是啊是啊,就是這個樣子!」,卻同時也是不知所以然反正聽起來好像很有道理就是了。

其實不只他們、就連我們都不曾是自己所想像的那個樣子。

---

「才發覺也許是低估你,又或許是高估自己」(Adara,《正比》,2007.06.04)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