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7 June 2007

資訊分享時代(一):序言

要不是去年暑假去到歐洲,看到小姑姑家網際網路的使用情形,和其他地方許多網際網路連線的不便,我想身在台灣的我們確實很難體會,台灣地區的網際網路普及率到底有多領先。話說是領先,不過只是量上面的數值較高,到底網際網路的便利性帶動了台灣什麼領域的實質性的「領先」,則是值得思考的問題。這有點像是,一個城市裡有50家的便利商店,和一個城市裡擁有3家百貨公司,其指標性各有不同的意義,至少從這個例子應該不難體會,光是數值上取得極大值的領先,確實代表性的意義仍然可議。

也許是因為自己就讀科系(資訊傳播學系)的影響,網際網路相關的話題其實跟家常便飯一般,不論是老師們上課時或是同學之間的閒聊,大家的看法真是五花八門,個個聽來頭頭是道。網際網路之於生活的影響,大家似乎多少有點紙上談兵,好像是說了一套、做了一套。說了一套:我們都知道網際網路可以讓我們的生活更加便利、或者在網際網路上我們應該保持怎樣的禮儀、又或是我們不應該將時間耗費在上網這件事情上...等;但我們做的卻是另外一套:縱使手機帳單可以上網繳交,我們還是比較習慣等著帳單寄到家裡、我們總是被網路上煽動的語言激怒,接著匿名狠狠地高闊言論、常常沒事就坐在電腦前上網上到天亮,睡到下午起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自己前一晚上網做了哪些事情。

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要成為怎樣的人、決定自己做出哪些舉止、選擇自己所信仰的價值觀來看待這個世界,你我都不例外。因此,本文不是要評論到底怎麼做是比較高尚的行為,怎樣做事比較低下的舉動,反而是針對網際網路便於分享資訊這個層面上,分享一些自己的看法和意見。每個人都有自己利用網際網路的方式與習慣,像是法國社會學家布赫迪厄所言,人們的習性(habitus)是為不斷重複趨近規律行為的因素,據此,到底我們本來擁有怎樣的習性就會利用網際網路做些什麼事。

網際網路上的資訊內容因為更新的即時性,突破了許多以往時間與空間的限制,舉凡今日的食衣住行育樂等各種資訊,都可以透過網際網路輕易地取得,這一切來得太快,有些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的同時,早已有一些人信誓旦旦地登高一呼擺出一副新時代領導人的姿態。同樣的,有人願意追隨、有人選擇冷淡;有人樂在其中、有人莫名其妙。到底我們必須清楚的是,網際網路其實只帶來一樣改變,那就是:拉近人與資訊內容的距離。

如果你是個極度厭惡資訊相關論述的人,強烈建議你就別往下讀了,因為以下的論述將是以資訊內容為前提,試著探討現今現象的段落。乘前段,為什麼我說的不是「網際網路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有一說法是,無論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為何,相處的過程皆可視為一種情感的交流,如果我們將「情感」視為一種「資訊」,網際網路確實可透過文字、影像交換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將這種說法用另外一種方向來看,也就是說其實我們每個人每天做的事情就是表達(情感表達、專業技能表現)與接收(各種學習、情感接收)。網際網路有點像是電話一般,無法碰面的兩個人可以透過通電話的方式敘說任何事情,也可選擇網際網路交換任何意見。

一個人(暫且不論職業)要是平均一天有超過三個小時的時間,都在通電話,我們大多數的人聽到的第一個反應一定是納悶,那個人到底有什麼東西可以這樣講,心裡有個既定的刻板印象會認為,不管那一位講電話的人在講什麼,他就是跟這社會上大多數的人不太一樣。今日的台灣,當我們聽到一個人(尤其是學生)平均一天有超過三小時的時間,都在上網,好像是很理所當然的印象,雖然我們很少真的深入了解誰誰誰上網到底在做些什麼事情,但是壞印象的成見應該會比每天講電話超過三小時的那個人低很多。

---

延伸閱讀:
01. 維基百科,《皮耶.布赫迪厄》(Pierre Bourdieu)
02. 數位之牆,《Web 2.0 再思考(三)「搭訕」是需要理由的
03. 劉維公,《風格社會》,天下雜誌出版,台北市 2006年8月

1 comment:

  1. 我稍為掃過一遍 

    要描述得更清楚的是:是誰分享/被分享訊息

    這關係到你之後的討論 但你應該無法迴避這個問題

    你都提到habitus 或許可順這個脈絡補足

    還有可能要界定資訊分享這回事

    這種想像類似上網不等用電腦不等訊息

    在你的故事中可能很清楚 可是這可能發生交集誤用聯集的情形

    其他想到再補充吧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