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3 July 2007

數日子雜記之一

一部電影兩天內看了兩次,這種事情我還是第一次做;法國的國慶日和幾個高中同學度過了一個法國人無法想像的慶祝方式,老實說歌詞比較有印象的目前只有「威風地盤旋」;很久不見大小姐和「我都可以」三小姐的照鏡子表演很逼真。

這幾天台北新竹、機場新竹往返之間不知道多少次,車票和油錢應該很可觀還好沒有人真的去統計出來寫在筆記本上,記帳不會讓花掉的錢回來只是不甘願中多了一份「也只好這樣」的感覺。很困擾的是,時差這東西似乎還在。

「在那進出之間」,歌詞這樣唱著,承認與否認是因為都很重要所以像是相對速度那樣變得不重要。還是會有知覺之類的東西縈繞著,甩都甩不掉。其實話又說回來,誰敢說自己真的認真地想要去擺脫?

我陷入了一種想把實情留給自己知道就好的反覆當中,卻一點一滴地遺漏了細節。

10 July 2007

客觀的假裝

很多的時候,總覺得自己遠不如自己所期望的那般堅持。現在時間早上快六點,我是還沒睡因為莫名其妙不小心亂了時差,所以還不想睡。這幾天看了某偏評論我國電視新聞的網誌文章,而且看了不少次。另外,搬家公司再過幾個小時就要來搬東西,我還有一些東西還沒收好,這樣到底算什麼?是的,這是我第一次搬家,其實有些沮喪原來我連搬家都這麼嫩咖。

不管怎樣,搬好之後有些事情應該就到此為止不會再困擾。我是說,其實沒什麼事情,就是會因為事情莫名其妙地困擾。我確實常常很用力的假裝成,在那個當下我希望自己能表現出的理想樣子,也許只是膚淺的幾句話、幾個表情,到最後確實也只是那膚淺的幾下假裝,罩不罩得住往往因為面子就管他的撐出多少算多少。這種事情多少還是會有甜頭,但不也有時候大家一起來裝死。

為什麼我要寫網誌之其中一個答案是,我希望藉由這種已逐漸被視為一種媒體(媒介)的型式,以自己的方式呈現一些東西。前陣子期末時也和系上老師討論過這問題,網誌(blog)有八百種解釋,內容更有八千種以上,而我只是想寫一些我想寫的東西。然而,這不是一種自信,但我確信每一篇文章,這世上至少都會有一個人想看,這樣就夠了。好吧,當然如果有人要把這句話反過來說,我倒是不認為我們因此可以隨便寫寫(雖然我真的還滿常隨便寫的就像現在)。

媒體(media)的定義這邊略。我想說的是,我的網誌絕對不夠格稱為一個媒體(好險這不會淪落成政客式的問答:不然怎樣才夠格?),但是我希望在這個網誌被視為媒體的時代裡,我是那其中一環的筆者。說到這,想到一個頗有趣的東西:即便我知道這樣一點也不客觀,但是我不時使用那些利用Google Reader所訂閱的那些網誌當做對這個社會的重要參考之一,換句話說,我根本就不會閱讀到我沒有興趣的網誌啊,哈哈。

有點像是職業病吧我想,即使我讀的不是新聞系,但是我不希望自己是一個對於媒體這個主題過於陌生的世新學生。不過這就是重點,這些東西,到底是不是一種假裝出來的自我要求還怎樣?不得而知啊。批判啊批判,然後咧?然後就會變成早期的共產黨,我們來大熔爐全民煉鐵啊!哈哈哈。

9 July 2007

是的,我懂。

如果有機會,
你就像是站在某間國小教室的穿外,
看著裡面的小朋友們各種表情與面容。

可惜你沒機會體會,
你就像是坐在裡面的其中一位,
不知站在外面的人覺得你有多麼可愛。

如果有機會,
你就像是站在某個講台上的演講人,
看著台下的聽眾們各種贊同的臉孔。

可惜你沒機會了解,
你就像是坐在觀眾席的其中一位,
不知站在台上的人覺得你有多麼重要。

是的,我懂,
我想我能理解你的所說的那些抱負和理想。

是的,我也了解,
我想我所能理解你的那些抱負和理想,
你也只會說說而已。

4 July 2007

關於《Cella & Della》之雜述


是一種想表達對於人與人之間的價值觀,所以開始撰寫的小說。進度不多也不少,這是我第一次這樣地介紹,稱不上隆重不過至少說清楚《Cella & Della》到底是什麼,也或許有人看來還是個輪廓。人與人之間的問題,複雜,關係有很多種,不過要描述總是要找個簡單的出發點。回想起國中課本解釋血型的那種表格,段考還要在那邊父母分別是顯性或是隱性的什麼血型,生出來的寶寶幾分之幾會怎樣,機率是一種期望值的參考,跟現實沒有什麼屁關聯。高達八成的正面期望,很可能導致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地去面對那兩成的失望。

好啦,於是我們將話題拉回人身上,我們畫個簡單的二維座標:橫軸的正負分別是「我」和「非我」(他人的意思)、縱軸則分別是「誠實」和「欺騙」,所以座標(0,0)不存在,你真要有辦法殺到那個點去那也太深奧了我解釋不出來。於是我們得出四個象限的「對人的態度」,到底我現在對著某人講某句話、或是做某件事情時,我要對自己誠實還是要唬爛自己之類的。

好吧小說就繼續寫,要看目前已經寫好的部份的人就自己留下信箱或怎樣都可,想要安插角色的人也歡迎討論,但務必幫我想好角色的姓名和各特徵,這真的很頭痛尤其是名字很難想。男主角的名字很靠北,趙信平,我很愛搞典故,但因為這個梗非常沒營養所以私下問吧。至於其他細節就再擇期詳述,喔對,有很重要的一點是,女主角不是Cella和Della兩位,因為要突顯這兩位劇情下的配角,正是我想試著表達的東西。

3 July 2007

本月第一個上班日

標題雖如此,當然我沒去上班,喔對我沒有去打工。升大四,有些同學去實習啊,有些朋友和我一樣開始要做畢業專題或是寫論文之類的。暑假這種東西很殘酷,三個月過去之後,就是一種拉距戰,或許之前沒什麼檢視的東西也沒什麼現實的檢驗標準,有了畢專大家就來玩真的吧,開學之後東西一攤暑假在幹嘛就很清楚。正事沒做到多少的人,會玩到什麼有趣的東西,這是一種時間規劃的能力吧大家就共勉之。

看那些屆數比較少的朋友不管認識的不認識的寫的網誌,喔好期待暑假啊,真是覺得自己老了;不過同時看那些已經在工作的朋友,尤其是在剛放假那幾天醉生夢死放空亂睡一通之際,看Jas還是像往常一樣的頻率在發文,苦笑原來自己還有暑假這種東西哈哈。

今天睡醒第一件事情是去郵局排隊,至於去幹嘛就不贅述,有菜,不過年紀看不出來多少,根據判斷過後的可能值是21~29,有點像是學生又有點像是家庭主婦,真是偽裝的高手。沒圖沒真相?誰去郵局會帶相機啊,別鬧了!

最近要搬家,終於,上大學以來第一次要換住的地方,果然紙箱拿的不夠。已經裝了四箱的東西,舉目所及一點都沒有「空掉」的感覺,天啊我的櫃子裡到底塞了多少東西?

1 July 2007

介於什麼什麼之間

兩年前的時候,我還記得跟兩位升大四的學長、姊說,那是他們的最後一個暑假,喔很好現在換我了,卻覺得他們還在學校好像是昨天的事情一樣。大學的暑假有點過長,一年當中只有在九月初的這個時候會覺得暑假怎麼莫名奇妙已經要結束了,其他的時候都會覺得其實暑假有點接近多餘的地步。六月十五考完「網路與通訊」的星期五下午五點,大三似乎就那樣結束了,儘管接下來幾天是瘋狂的沒日沒夜做同學影片的配樂,不過隔著四天剩下的最後一科通識期末考顯然不是壓力。是的,大三結束了。

每當一個階段結束時要面對的是,那陣焦頭爛額當中所焦慮的一切,在壓力減輕的那刻似乎變得沒有原來那麼重要,我的意思是說,即便還是很重要的那些事情也會自己的鬆懈而轉換成另外一種沒有壓力的更大的壓力。壓你老木啦,有沒有這麼多壓力?真要我說大三這一整年有什麼心得,我想最讓自己意外的是,即便來到這個學校已經第三年,還是覺得當自己走在校園時,大一剛進來的那股陌生和不適應依然存在,就像是電影裡老掉牙的台詞敘述的一般,「或許我們從來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從來沒認真想過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上、下學期各修了三堂公廣系廣告學程的課,雖然多少是出自制度下強迫性質的動機,好了大學生涯該學到一些什麼已經不是起初的大道理,反而是現在到了一種來檢視結果的進度了。真正的高中生活,是結束在升高三的暑假,因為不管你在意不在意,高三只有升學很重要沒有「生活」可言,我不知道大學的最後一年會不會出現一樣的氛圍,但是我相信,這一年確實會有大半的時間要花在怎麼收拾好眼前的一切並且離開好前往下一個階段。該認真的有學到沒學到的該打混的有玩到沒有玩到的,那些清單就已經變成註記了,動不了了,最後一年沒有太多的機會讓你翻盤改變你在別人眼中前三年的印象我說。

在這裡打個岔說一下世新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偉大的雙學程制度的興衰,開始之前先補一個「操機掰」。話說這要從我們大一剛進到這個學校開始,坐在禮堂看著學長、姊表演的學程短劇開始,老實說那個時候看不懂,我相信後來跟高中朋友說我們學校有個雙學程制度時也沒幾個人聽懂。話說,學程就像是麥當勞的套餐一樣,很多堂課包裝成的套餐,新聞傳播學院各個科系分別有二到三個學程不等,舉例資訊傳播學系有「知識產業學程」和「數位資源學程」兩種;公共關係暨廣告學系有「公關學程」和「廣告學程」(本來還有另外一個後來不見了忘記是什麼學程)。而所謂雙學程制度,就是世新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從我們這屆(93學年度入學)開始,畢業條件之一是:必須修畢自己系上和外系各一個學程、共兩個學程。例如,我原本必須修完自己系上的「知識產業學程」加上公廣系的「廣告學程」,我才可以畢業。學校當初的說法是,屆時我們除了畢業證書,還會多一張學程證書,不過拿不到學程證書也同時代表沒有畢業證書。非常好,當時看來就是到時候每個畢業生人人都是有修過輔系,多麼美好的理想。

配套措施亂七八糟,好吧既然我們是第一屆我們就認了,94學年度咱們學校選課選到上新聞似乎和學程制度也脫不了關係(既然外系學程是自由選擇,就會有熱門跟冷門之分啊,所謂熱門就是搶到頭破血流不保證有得修)。至於一些我在這過程當中的一些想法(不是我在唬爛,這種東西用屁股想也知道真的執行下去將創下可觀的延畢紀錄,至於「公平」的問題也先留著)有空就改天再補述,今天的重點在於,我的天啊這個雙學程制度在第一屆適用學生上就掛了!

原本,各個科系對於各自開設的學程,到底修完多少學分才算是修習完學程的認定,有不同的標準,後來學校似乎是發現真的會刷新延畢人數的紀錄,做出了第一次的制度修改:印象中大概是我大三上(95學年上學期)的期末,規定改成任何外系學程只要修到12學分就可以畢業,如果按照各學程的規定修完的同學,另外將獲得精美學程證書一張。好啦,聽起來還滿合理的啊,反正學校要改好像也沒什麼人想要抗爭還什麼的即便心裡多少有種「哪有說改就改啊?」的莫名奇妙。好啦,直到這個學期快結束的時候,最酷的事情來啦,規定又改了,改成什麼?從我們大一進來,一直不斷宣導的雙學程,在我們這屆傳院同學過完在這間學校三年的雙學程修課經驗之後,學校說:外系學程將不影響畢業條件了。好了,我說完這件事情了,歡迎大家回應這篇文章猜猜看我們到底會不會覺得很幹呢?會不會到時候有親愛的同學在學校針對這件事情發問卷調查「幹度指數」這種東西我也不知道,大家拭目以待吧。

似乎有一些「怎麼如此『民主紀念館』的感覺」?

當然事情的結果沒那麼絕對,雖然覺得這樣改來改去真的很瞎(雖然我原本也不會一直說什麼東西很瞎),但是想想要不是學校原本有這種規定,我也不會修了這麼多廣告的課。「廣告學概論」、「廣告心理學」、「廣告創意」、「初階平面媒體廣告創作」、「廣告媒體企劃」、「行銷學」、「消費行為」、「進階電子媒體廣告創作」,就是這些。還滿好玩的啊,老實說大部分在上課的時候,反而比系上的必修課認真多了......。話說至此,突然想到,把我大學科系的志願序拿出來回味一下好了。老實說笑點還滿多的,幹嘛把中山放在那面後面我也不知道,另外,要是我那個時候知道文大是在山上我也不會填那麼多個,離市區遠很痛苦。雖然景美也不是多市區的地方,但辛亥路到東區還滿方便就是了。

01. 1423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主修美術史)
02. 2224 世新大學公共關係暨廣告學系廣告組
03. 2572 國立台北大學經濟學系
04. 2563 國立台北大學企業管理學系
05. 0746 國立中央大學財務金融學系
06. 0627 國立交通大學資訊與財金管理學系
07. 0631 國立交通大學人文社會學系
08. 0557 國立清華大學人文與社會學系
09. 0256 東吳大學哲學系
10. 2226 世新大學資訊傳播學系
11. 0636 淡江大學資訊傳播學系
12. 0637 淡江大學大眾傳播學系
13. 0315 東吳大學企業管理學系
14. 2216 世新廣播電視電影學系廣播組
15. 2420 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
16. 1042 中國文化大學廣告學系A班
17. 1207 輔仁大學廣告傳播學系
18. 0772 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系文藝創作組
19. 2236 世新大學財務金融學系
20. 2243 世新大學經濟學系
21. 1151 輔仁大學企業管理學系
22. 1172 輔仁大學國際貿易學系
23. 1217 輔仁大學經濟學系
24. 1045 中國文化大學大眾傳播學系
25. 0667 淡江大學企業管理學系
26. 0663 淡江大學經濟學系
27. 1014 中國文化大學經濟學系
28. 1041 中國文化大學新聞學系
29. 1371 國立中山大學劇場藝術學系
30. 2353 國立東華大學經濟學系
31. 2505 玄奘大學視覺傳播學系
32. 2510 玄奘大學財務金融學系


升大四的暑假就是,介於在校生和畢業生兩種身分之間,我想我還在適應,這幾天真是悶斃了,網路一下可以上一下又連不上,前幾天還為了寄檔案拿著筆電跑到學校坐在台階上連無線網路。拍片啊、論文啊、畢展啊、練團啊、暑假啊啊啊......。蘋果iPhone上市了,不過我比較喜歡iPod 60G的容量,iPhone的8G不吸引人,況且到時候那觸控螢幕要怎麼打中文現在還是個未知數,現在比較吸引我的反而是Motorola Maxx V3的外觀還有Nokia N95的五百萬畫素鏡頭。還有一整年的時間可以慢慢考慮,就不急了。30萬畫素的相機有多麼沒用也是個難得的體驗,可以關閉拍照的音效變成一種諷刺的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