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3 July 2007

數日子雜記之一

一部電影兩天內看了兩次,這種事情我還是第一次做;法國的國慶日和幾個高中同學度過了一個法國人無法想像的慶祝方式,老實說歌詞比較有印象的目前只有「威風地盤旋」;很久不見大小姐和「我都可以」三小姐的照鏡子表演很逼真。

這幾天台北新竹、機場新竹往返之間不知道多少次,車票和油錢應該很可觀還好沒有人真的去統計出來寫在筆記本上,記帳不會讓花掉的錢回來只是不甘願中多了一份「也只好這樣」的感覺。很困擾的是,時差這東西似乎還在。

「在那進出之間」,歌詞這樣唱著,承認與否認是因為都很重要所以像是相對速度那樣變得不重要。還是會有知覺之類的東西縈繞著,甩都甩不掉。其實話又說回來,誰敢說自己真的認真地想要去擺脫?

我陷入了一種想把實情留給自己知道就好的反覆當中,卻一點一滴地遺漏了細節。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