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0 July 2007

客觀的假裝

很多的時候,總覺得自己遠不如自己所期望的那般堅持。現在時間早上快六點,我是還沒睡因為莫名其妙不小心亂了時差,所以還不想睡。這幾天看了某偏評論我國電視新聞的網誌文章,而且看了不少次。另外,搬家公司再過幾個小時就要來搬東西,我還有一些東西還沒收好,這樣到底算什麼?是的,這是我第一次搬家,其實有些沮喪原來我連搬家都這麼嫩咖。

不管怎樣,搬好之後有些事情應該就到此為止不會再困擾。我是說,其實沒什麼事情,就是會因為事情莫名其妙地困擾。我確實常常很用力的假裝成,在那個當下我希望自己能表現出的理想樣子,也許只是膚淺的幾句話、幾個表情,到最後確實也只是那膚淺的幾下假裝,罩不罩得住往往因為面子就管他的撐出多少算多少。這種事情多少還是會有甜頭,但不也有時候大家一起來裝死。

為什麼我要寫網誌之其中一個答案是,我希望藉由這種已逐漸被視為一種媒體(媒介)的型式,以自己的方式呈現一些東西。前陣子期末時也和系上老師討論過這問題,網誌(blog)有八百種解釋,內容更有八千種以上,而我只是想寫一些我想寫的東西。然而,這不是一種自信,但我確信每一篇文章,這世上至少都會有一個人想看,這樣就夠了。好吧,當然如果有人要把這句話反過來說,我倒是不認為我們因此可以隨便寫寫(雖然我真的還滿常隨便寫的就像現在)。

媒體(media)的定義這邊略。我想說的是,我的網誌絕對不夠格稱為一個媒體(好險這不會淪落成政客式的問答:不然怎樣才夠格?),但是我希望在這個網誌被視為媒體的時代裡,我是那其中一環的筆者。說到這,想到一個頗有趣的東西:即便我知道這樣一點也不客觀,但是我不時使用那些利用Google Reader所訂閱的那些網誌當做對這個社會的重要參考之一,換句話說,我根本就不會閱讀到我沒有興趣的網誌啊,哈哈。

有點像是職業病吧我想,即使我讀的不是新聞系,但是我不希望自己是一個對於媒體這個主題過於陌生的世新學生。不過這就是重點,這些東西,到底是不是一種假裝出來的自我要求還怎樣?不得而知啊。批判啊批判,然後咧?然後就會變成早期的共產黨,我們來大熔爐全民煉鐵啊!哈哈哈。

2 comments:

  1. "媒體的定義這邊略"...這句話的節奏有種奇妙地感覺 XD
    話說我寫 blog 時常常會注意句子好不好念,結果白白浪費了不少時間 =  =
    啊,我離題離很重

    ReplyDelete
  2. 哈,我想我喜歡聽到這樣的回應,「節奏」啊我確實花滿多時間在想的哈哈。有時候就會一直唸啊改啊,結果不知不覺就天亮了都還沒睡覺...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