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9 August 2007

其實都如此錯亂

就好像現在隨便都會轉到的新聞談話節目一樣,我今天也和他們一樣很「牽拖」。牽拖,是不是一件壞事,透過媒體大聲嚷嚷的他們總會說,就留給大家公評或觀眾自己決定之類的。「公評」之後咧?公評這件事情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發生?是我的錯覺嗎?還是訴諸公評的結果就是,這個社會有極為多數的人都對各種現況感到百般的不滿卻始終無可奈何?

教育部長對於有人18分亦可錄取大學做了這樣的回應:「就好像幾年前開始,人人都可以上小學;又幾年前開始,人人都可以上中學」,以這樣的邏輯,似乎訴說輿論的那些觀點過於大驚小怪?這些新聞應該不難搜尋,我就不附上新聞頁面的連結,事想多年後有機會再次閱讀自己寫的這篇文章之時,至少我會記得我確實是頗大驚小怪的眾人之一。

在這「多元」、「開放」的二十一世紀啊,我想我們大可不必掩飾自己的大驚小怪,以突顯自己的「孤陋寡聞」;反之,秀才不出門就是宅男,管你知道再多的天下事一樣,沒有實踐嘛!不要說再網路上做了多偉大的事情啊什麼,搞到最後大家都可以不誠實會很糟糕啊。

這年頭,大家都愛搞魅化,以至於大家都沉溺於那錯亂之中。

偶爾會想起電影《鐵達尼號(Titanic, directed by James Cameron, 1997)那些貴族們在餐宴中高談國家大事,描畫一些當代的畫面(當然也可視其為使用那些符號以告訴觀眾們那是和現在不一樣的時代)。我也記得當時我在心裡想著,有時間坐在豪華郵輪嘴砲,以當時較不便利的通訊科技,他們對社會真會有什麼貢獻嗎?

至少,口頭上他們還真有關心的樣子。

滑稽也就算了,至少比馬英九先生的「Long Stay」表面上看起來有意義多了。明年的總統大選將會是我第一次的投票,我也很期待在民進黨連任過後的政黨輪替快點到來,但在我們都視政客總是只會「打選戰」的氛圍中,我也感受不到我有被哪一組候選人吸引了啊!大學生的選票不重要?是啊,比例那麼低,不重要,我只是好奇,為什麼至今國民黨還沒半個人出來說「把票投給馬蕭吧!至少我們可以換一個更適任的人來當教育部長」之類的話。

今天新聞播報到一些在台北市的災情,當我聽到新聞主播已經改口稱中正紀念堂為「民主紀念館」之時,真是一個莫名奇妙到不行。喔對啊,如果下次有朋友問說,我想要去參觀民主紀念館坐捷運要在哪站下車,記得要說「要在中正紀念堂站下車」喔!

好吧,大家去看看「大學生了沒」解解悶,如果真還有人相信那幾位足以代表全台灣大學生的縮影,我也沒辦法。我要說清楚喔,這句話不是貶意,即便是他們再優秀之處,也不足以代表那些是全台學生的優點,是吧?從那邊試著練習接受「個案」這回事吧。只是標榜「大學生」的綜藝節目,重點還是在「綜藝」啊,同理我們也得試著去接受,新聞談話節目的重點也應該是在「談話」而不是「新聞」啊。

話說,連新聞頻道都要拼收視率這樣的制度,我們能抨擊政府嗎?喔~我知道我知道,媒體太多以致於惡性競爭,都是國民黨時代就如此了,所以「難道馬英九沒有責任嗎?」這樣簡單的道理我當然懂,因此台灣人還是要投給台灣人啊!

16 August 2007

寫作經驗雜談

讀國中的時候,班上段考時常第一名的女生,上課總會在課本寫上滿滿的註記。有一次我問她說,為什麼她那麼喜歡寫筆記,她就說反正就邊聽老師說邊寫啊,也沒有什麼好玩不好玩的,不過到最後課本上滿滿的字跡,自己看了會很有成就感。自己試過之後,確實還頗好玩的,於是我也養成沒事就喜歡拿起筆亂寫亂寫的。

上課嘛,只要桌上擺的是課本,在上面不管寫什麼老師都會覺得你很開心,於是乎,時而筆記、時而眉批、要不然夾著紙條在課本裡寫些有的沒有的。重點來了!就是這有的沒有的東西,開始會去想「主題」要寫什麼。為了寫東西而寫東西,不管寫了些什麼,看到紙上面滿滿的字就是一種舒暢,套句大胖的話,這是「爽度」(the valuable situation of over excited)問題。

對我而言,「寫作」和「閱讀」是很像的事情。我當然知道它們並非一樣的事情,但是我通常在閱讀的時候,時常聯想到的是寫作的相關想法,例如「作者如何寫出這樣的內容」之類的。不過事實上,我認為自己是個閱讀極為貧乏的,因為往往我將更多的閱讀時間很自負地直接就拿去寫作了。其實我閱讀的速度不慢,兩、三個小時也許我可以看完半本小說,但剩下的半本往往是數個月後才會拿起來看完。雖然我有許多時間在火車上,可是我鮮少會把書籍塞到包包裡隨身攜帶,因為我怕折到。

記得國小、國中的國文(國語)課,進入新的課文第一件事情,通常是同學輪流唸課文,唸完之後老師就會問:「這是一篇抒情文?敘事文?」。我曾經有一段時間很困擾,因為為什麼我都看不出來?哈!時間就這樣過去了,我到底什麼時後開始覺得自己已經會分什麼文什麼文之後,總之八九不離十都是靠北文,卻不知不覺自己成為靠北文代言人,這點倒是還滿靠北的。

寫作,我認為是一種將語句加以組織的動作。通常目的為描寫更豐富的情境、心境或其他有的沒有的等等。至此,我十分感謝我的父親從小就要我每天都寫日記,雖然那個時候很交差了事而且流水帳到不行,字醜就算了,還中英夾雜才是經典。有趣的是,中英夾雜不是因為我愛耍英文,而是國小前半段時,我中文寫字的能力極為低(我小學三年級才會用中文寫自己的名字)。至於原因應該從我網誌的自我介紹不難看出才對。

總之,國中、高中六年,鉛筆盒很大一包,因為裡面裝了各式各樣的筆,寫東西寫到看心情選筆,就這樣一直寫啊一直寫。我倒是沒有侯寬仁那樣鉅細靡遺的精神探討自己一路如何轉變啊,不過到了最後我的包包只剩下黑筆、紅筆和自動鉛筆。有點走火入魔的是,我已經不習慣拿藍筆寫字了耶。

交件後的閒談

確實,八月以來就因為十五日這個複賽作品繳交的截止日焦慮不已。中時電子報的《十萬青年十萬金》比賽,題目雖然讓我們頗有自信,卻被最近的颱風澆得一塌糊塗的冷水,最後變成很尷尬的作品。不過不管怎樣,總算是暫告一段落,接下來就是等月底的結果公佈。回想起來,由於自己參加過的無論什麼性質的競賽次數就不多,再加上這次有初賽機制的東西,還頗有新鮮感的。

自從上星期六上台北拜託大胖(unbay8)當攝影師,因為我真的跟攝影機很不熟,就開始一連幾天焦慮指數居高不下的情緒走線。不過接連幾天雖然很累,可是過了之後還是覺得很充實。接下來除了好好準備嚴重落後的畢業論文進度,終於可以小小地放個暑假吧。

這幾天的新聞,馬英九先生一審獲判無罪。老實說我沒有高興不高興,畢竟我沒有狂熱到為了馬先生的處境而起舞,但判決過後藍、綠兩邊政客的嘴臉,卻令人哭笑不得。還記得馬先生被起訴時,我還曾寫過了《馬英九先生的憤怒》一文。政客搞得我們國家價值觀扭曲啊什麼什麼的老梗,相關深入剖析討論的文章應該不少,我只是覺得怎麼大家可以為了政治這麼仇視對方啊?立法委員對於法官的判決意見這麼多,還可以這評那評的,連「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這種屁話都出現了,我還總統府是日本人蓋的咧!說看看啊,這種新聞每天上演,咱們國家哪來國力提昇的討論空間啊?

教育部長猛推記者耶...

如果哪天有人發起去教育部前要求杜部長下台的活動或連署,記得通知我一下。

13 August 2007

「安定人心的作用」與否


或許誰都寧可一直固守自己的心眼,就這樣沒營養地持續下去。不滿的同時總是會覺得自己何嘗不是如此。「事出必有因」這樣的字眼你可以拿去解釋所見所聞,卻無法拿來安慰自己的焦慮,從來就不曾,反而製造出更多也許更焦慮的情境只為撫平那當下不可忍受的事物。

最近在聽的某一首歌到桌上擺放的某一本夾著書籤看到一半的小說,最後都成了時間的軌跡。因為這些閱讀、觀賞、聆聽都會變成對於時間的標記,是啊我在這無病呻吟的青春當中大言不慚的說出「青春」這兩個字,好不令人作嘔。

雖然有敏銳度之說,甚至是在培養上會有各家的養成說法,如果以後想要從事什麼行業就該有如何的行為模式之類,當所有問題最後回到「情境」,小之城鄉差距,大之文化差異(國家之間)之類的。身在台灣多少有股淡淡的哀傷,記得年紀還小的時候問過父親關於「國號」的問題,依稀記得父親那「不太好解釋」的表情。

老實說,學校的教科書就我自己的感覺不算不好,至少「民族意識」這類問題在歷史課本系列當中總會讓人有種悲憤。教育最好的方法確實是競爭,卻又不能明說弱肉強食的那套,因為教育的根本是不淘汰任何人。

對,寫到這裡為止毫無結構可言,我確實是想表達對於當下的感覺。這是一個物質富裕的年代,而台灣卻感受不到物質富裕所帶來的快樂;這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年代,政府的沒效率歸咎於民主的弊端。執政高度的政客竟抨擊和他們不同立場的言論為「唱衰台灣」,「看衰小」這種字眼在正式場合使用只因為是台語所以沒有人會去質疑這是一種不雅。

民國七十五年出生,民國八十一年就讀國小一年級,像我這樣世代在學校所學的認知,竟然可以被解釋成威權體制的言論壓抑。祖母說我不懂外省政府如何欺壓台灣百姓,我說祖母不懂學校老師講了許多課本沒寫的東西。很多親戚說中國國民黨以前很惡劣,卻說日本人是好人。民進黨政府說要以「台灣」的名義加入聯合國,但現在國號既不是台灣也沒有台灣省存在,正當性在哪?「台語是台灣人的母語」一詞更為荒謬,雖然我父母都是閩南人但是我的台語是聽伍佰的歌學的,至今都還不太會講(因為我爸媽都覺我台語爛到他們覺得很難溝通)。

好吧,我承認我們沒什麼太大的共識。即便我們都知道妥協不是最好的方法,可是在找到更好的之前也只能暫時如此。「維持現狀」沒什麼不好,可是偏偏就是連「現狀」這個東西都要爭鬧不休,更慘的是還是自己人在那邊廝殺啊。

12 August 2007

下了一整天雨

unbay8: 2007.08.11

話說為了即將截稿的比賽,不管今天有沒有下雨就一定要拍些東西就對了。導演有事請假的結果就是突顯僅剩的另外一位組員也就是我拍片的無能,整個對動態影像一點想法都沒有,還勞駕宋旻諺同學(unbay8, juice2c人像攝影師)充當攝影師。唉唉真是抱歉,改天記得像我索取一頓好料的,尤其是他還充當司機呢!

一整天就開始在糟糕的睡過頭,約早上九點我卻在八點鬧鐘響的時候想說再瞇一下,結果再看手機時已經九點半外加三通宋先生的未接來電。雖說天氣真的很糟糕不過至少還不需要將雨衣穿上,就這樣晃來晃去的一整天真的很充實。只是很該死的晚上十一點多因為沒吃晚餐的我又餓昏(是真的餓昏,沒吃東西就會小暈)不小心在師大夜市又吃太飽,天啊我不過也只吃了一碗紅燒臭豆腐加小碗甜不辣還有一杯珍奶,現在都凌晨兩點半了還在撐。

接連兩天都沒有騎車出門,回到大坪林都還要走過兩個路口回家,其實也不遠只是感覺還頗奇妙的。不知道是因為太久沒走路還怎樣,這樣的距離常常都會讓我想起國小,悠閒的腳程十分鐘是我國小上課的距離耶,就是那種時間充裕總是會太快到、要趕時間的時候偏偏又會走得很暴躁可是騎車反而會花費更多的時間在停車那樣。真是該死,這種把句子死拉長的習慣到底哪來的?偶爾別人問起「為什麼你的句子都要寫得讓人看那麼多遍還不一定看得懂?」時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就是。

11 August 2007

《交響情人夢》之屁屁體操


我想趣味性第一名還是劇中原版的江藤耕造。影片中找來一群小朋友彷彿真的是真人版的三頭身實現!太驚悚了日本人真的很猛這種東西都想得出來。不過也說不定本來是要找劇中角色結果沒人想犧牲色相?!(真是這樣的話那江藤這個角色真的就很犧牲!)另外啊不是我在說,連小朋友版的三木清良都是個正死人的潛力股!可惜片尾不夠清楚看不清楚本名去搜圖,哈哈哈!

其實這文案是老梗

You Need a Shine: 2007.08.10

如標題所說,這是今年年初,也就是大三上期末幫同學做的配樂,話是這麼說不過旋律也都是拿 GarageBand 內建的 loop 套的。說也奇怪了,我幹嘛貼張圖然後說明音樂的內容?!今天沒什麼趣事,倒是坐火車上經過板橋時,有個女的來不及下車車門已經關上,還好她的朋友已經在外面應該有站務人員看到。有趣的是她的反應,我想所有人都會如此吧,她在車門關上的第一時間拍打了幾下,然後轉過頭來看有沒有人在看她,喔被我發現了。要是她就這樣坐到台北再換捷運也不至於太冏,總之車門又開了她下車了就這樣。另外一點比較好玩的是,我竟然從頭到尾沒看隔著走道坐我左手邊的那位女生,當然也無從描述起,她似乎要坐去松山啊所以就也沒好奇到轉頭去看。對,這兩個梗一點都不有趣,只是覺得從新竹坐到台北可以從上車到下車都不會看到對方的臉脖子不會酸也滿神奇的就是。

6 August 2007

價值觀相近之說


是否在比較完一番之後,還有人願意去討論關於忍受孤獨這樣的天賦之類的事情?那是關於最初所求的想法,不論路途走了多少總之就是一路上都有人不滿。那不禁讓人聯想到最基本的統計學之一切都是機率那般的毫無意義。究竟世界上永遠有壞人是人類就是如此低等的生物之說、還是一切都只是相對的?對於無法改善這世上永遠會有一半的人不喜歡你的哪一個部份之說,就歸咎於統計學的無可避免之處,反正要安撫對你持正面觀點的那另一大半,就足以讓你忙一輩子應該還不夠。

時間大約是上個週末,吃完宵夜回到家轉到電視正在播放《駭客任務2》的片尾名單之處,想說按照慣例應該會連著播出《駭客任務3》果然是這樣。那個該死的月台真的很妙,原來還是會有地方可以困住救世主的嘛,表現手法逗趣卻不失令人唏噓之處,當他打算循著電車軌道步行離開,卻像早期的電玩那般從畫面左邊離開再從畫面右處回來,還好導演沒有太無趣的重覆這個片段以增加觀眾的不安。

那天我夢到一個虛構的親戚,是一個女性,年紀跟我很近似好像是沒見過面,夢啊那種地方不會有旁白交代之類的,所以我也不知道那個「認知」哪來的。總之,她就是一個跟我一模一樣的人,卻被擺在這世界和我完全相反之處。至於為什麼會見面,好像是夢裡的那個世界發生了什麼失序的事件所以終於可以有機會和她碰面,想當然爾接著一連串的事情就是,失序之後所發生的事件必然導致更多失序的事件。我和她的碰面導致整個家族的失序事件所以我們兩個必須一起去收拾,我卻根本不認識她,卻憑著許多電影給予的背景知識告訴自己,喔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共同使命啊!之類的。

當然,醒來之後必然是一陣莫名奇妙什麼東西啊!

巷口的摩斯漢堡在經過忠孝新生捷運站無數多次後的路過注目,今天第一次進去。在停好機車之際,有幾秒鐘呆站在那看著隔壁,喔原來這邊也有星巴克天啊真是我竟然到了今天才知道,雖然我也是第一次進去中山北路42巷那附近,可是連鎖店令人讚嘆之處就是可以在不同地方複製出相同的體驗,這一點倒是像在巴黎好不容易找到那家無印良品那般無言。雖然沒去過日本雖然前段講得很好聽用了「背景知識」一詞不過充其量就是刻板印象,導致去了無印良品總是會給人「哇!好日式喔!」之類的感覺。試著從熟悉的商品堆中挑出印象中在台北買不到的東西,只是該死的歐洲的高物價一樣會反應在連鎖店裡,是啊複製的是體驗又不是價錢,更該死的是經過精打細算之後去結帳,結帳的竟然是根本分不出來到底親不親切反正就是講了一堆法文然後聽不懂就是聽不懂的黑人。所以我真的很好奇在台北愛好無印的那群人和在巴黎一樣拎著那購物欄很熟練挑選商品的熟客之間,到底有何異同?

5 August 2007

巴黎之所以巴黎

MUJI, Forum Des Halles, Paris: 2006.08.14

話說今年真是電影的續集年,日子過著過著我都忘記自己很想去看《終極警探4》,倒是今天在西門6號出口看到八月底要上映《終極殺陣4》。《終極殺陣》系列裡最靠北的法式幽默就是馬賽和巴黎警察之間的心結,懶地去查證是第幾集出現的,只是飆到巴黎鐵塔前面時感覺還滿虛幻的,我說的虛幻是還是很難相信自己去過那地方。在巴黎所到之處,舉目所及都不斷問自己眼前這些景象是不是網路上找到的照片之類的。

3 August 2007

"Mac Beautiful" by Christine


這是一個名Christine(or 'HappySlip' as screenname)的女生,改編James Blunt《You're Beautiful》一曲歌詞自彈自唱的影片。改編過後的歌詞點回以上影片的YouTube頁面即可看到。內容大致上是在說蘋果電腦很漂亮之類的東西,還頗有趣的。

點回其個人網站連結發現,原來影片的製作全是她一個人完成的。除了自彈自唱外,也有些肥皂劇的梗和影片日誌(video log, vlog)。對著攝影機留影取代手寫日記的記錄方式,曾經只是科幻電影裡的梗,現在大家只要去買個webcam其實大家都可以這樣搞。

其實我覺得她和三小姐還頗為神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