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6 August 2007

價值觀相近之說


是否在比較完一番之後,還有人願意去討論關於忍受孤獨這樣的天賦之類的事情?那是關於最初所求的想法,不論路途走了多少總之就是一路上都有人不滿。那不禁讓人聯想到最基本的統計學之一切都是機率那般的毫無意義。究竟世界上永遠有壞人是人類就是如此低等的生物之說、還是一切都只是相對的?對於無法改善這世上永遠會有一半的人不喜歡你的哪一個部份之說,就歸咎於統計學的無可避免之處,反正要安撫對你持正面觀點的那另一大半,就足以讓你忙一輩子應該還不夠。

時間大約是上個週末,吃完宵夜回到家轉到電視正在播放《駭客任務2》的片尾名單之處,想說按照慣例應該會連著播出《駭客任務3》果然是這樣。那個該死的月台真的很妙,原來還是會有地方可以困住救世主的嘛,表現手法逗趣卻不失令人唏噓之處,當他打算循著電車軌道步行離開,卻像早期的電玩那般從畫面左邊離開再從畫面右處回來,還好導演沒有太無趣的重覆這個片段以增加觀眾的不安。

那天我夢到一個虛構的親戚,是一個女性,年紀跟我很近似好像是沒見過面,夢啊那種地方不會有旁白交代之類的,所以我也不知道那個「認知」哪來的。總之,她就是一個跟我一模一樣的人,卻被擺在這世界和我完全相反之處。至於為什麼會見面,好像是夢裡的那個世界發生了什麼失序的事件所以終於可以有機會和她碰面,想當然爾接著一連串的事情就是,失序之後所發生的事件必然導致更多失序的事件。我和她的碰面導致整個家族的失序事件所以我們兩個必須一起去收拾,我卻根本不認識她,卻憑著許多電影給予的背景知識告訴自己,喔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共同使命啊!之類的。

當然,醒來之後必然是一陣莫名奇妙什麼東西啊!

巷口的摩斯漢堡在經過忠孝新生捷運站無數多次後的路過注目,今天第一次進去。在停好機車之際,有幾秒鐘呆站在那看著隔壁,喔原來這邊也有星巴克天啊真是我竟然到了今天才知道,雖然我也是第一次進去中山北路42巷那附近,可是連鎖店令人讚嘆之處就是可以在不同地方複製出相同的體驗,這一點倒是像在巴黎好不容易找到那家無印良品那般無言。雖然沒去過日本雖然前段講得很好聽用了「背景知識」一詞不過充其量就是刻板印象,導致去了無印良品總是會給人「哇!好日式喔!」之類的感覺。試著從熟悉的商品堆中挑出印象中在台北買不到的東西,只是該死的歐洲的高物價一樣會反應在連鎖店裡,是啊複製的是體驗又不是價錢,更該死的是經過精打細算之後去結帳,結帳的竟然是根本分不出來到底親不親切反正就是講了一堆法文然後聽不懂就是聽不懂的黑人。所以我真的很好奇在台北愛好無印的那群人和在巴黎一樣拎著那購物欄很熟練挑選商品的熟客之間,到底有何異同?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