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3 August 2007

「安定人心的作用」與否


或許誰都寧可一直固守自己的心眼,就這樣沒營養地持續下去。不滿的同時總是會覺得自己何嘗不是如此。「事出必有因」這樣的字眼你可以拿去解釋所見所聞,卻無法拿來安慰自己的焦慮,從來就不曾,反而製造出更多也許更焦慮的情境只為撫平那當下不可忍受的事物。

最近在聽的某一首歌到桌上擺放的某一本夾著書籤看到一半的小說,最後都成了時間的軌跡。因為這些閱讀、觀賞、聆聽都會變成對於時間的標記,是啊我在這無病呻吟的青春當中大言不慚的說出「青春」這兩個字,好不令人作嘔。

雖然有敏銳度之說,甚至是在培養上會有各家的養成說法,如果以後想要從事什麼行業就該有如何的行為模式之類,當所有問題最後回到「情境」,小之城鄉差距,大之文化差異(國家之間)之類的。身在台灣多少有股淡淡的哀傷,記得年紀還小的時候問過父親關於「國號」的問題,依稀記得父親那「不太好解釋」的表情。

老實說,學校的教科書就我自己的感覺不算不好,至少「民族意識」這類問題在歷史課本系列當中總會讓人有種悲憤。教育最好的方法確實是競爭,卻又不能明說弱肉強食的那套,因為教育的根本是不淘汰任何人。

對,寫到這裡為止毫無結構可言,我確實是想表達對於當下的感覺。這是一個物質富裕的年代,而台灣卻感受不到物質富裕所帶來的快樂;這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年代,政府的沒效率歸咎於民主的弊端。執政高度的政客竟抨擊和他們不同立場的言論為「唱衰台灣」,「看衰小」這種字眼在正式場合使用只因為是台語所以沒有人會去質疑這是一種不雅。

民國七十五年出生,民國八十一年就讀國小一年級,像我這樣世代在學校所學的認知,竟然可以被解釋成威權體制的言論壓抑。祖母說我不懂外省政府如何欺壓台灣百姓,我說祖母不懂學校老師講了許多課本沒寫的東西。很多親戚說中國國民黨以前很惡劣,卻說日本人是好人。民進黨政府說要以「台灣」的名義加入聯合國,但現在國號既不是台灣也沒有台灣省存在,正當性在哪?「台語是台灣人的母語」一詞更為荒謬,雖然我父母都是閩南人但是我的台語是聽伍佰的歌學的,至今都還不太會講(因為我爸媽都覺我台語爛到他們覺得很難溝通)。

好吧,我承認我們沒什麼太大的共識。即便我們都知道妥協不是最好的方法,可是在找到更好的之前也只能暫時如此。「維持現狀」沒什麼不好,可是偏偏就是連「現狀」這個東西都要爭鬧不休,更慘的是還是自己人在那邊廝殺啊。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