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9 August 2007

其實都如此錯亂

就好像現在隨便都會轉到的新聞談話節目一樣,我今天也和他們一樣很「牽拖」。牽拖,是不是一件壞事,透過媒體大聲嚷嚷的他們總會說,就留給大家公評或觀眾自己決定之類的。「公評」之後咧?公評這件事情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發生?是我的錯覺嗎?還是訴諸公評的結果就是,這個社會有極為多數的人都對各種現況感到百般的不滿卻始終無可奈何?

教育部長對於有人18分亦可錄取大學做了這樣的回應:「就好像幾年前開始,人人都可以上小學;又幾年前開始,人人都可以上中學」,以這樣的邏輯,似乎訴說輿論的那些觀點過於大驚小怪?這些新聞應該不難搜尋,我就不附上新聞頁面的連結,事想多年後有機會再次閱讀自己寫的這篇文章之時,至少我會記得我確實是頗大驚小怪的眾人之一。

在這「多元」、「開放」的二十一世紀啊,我想我們大可不必掩飾自己的大驚小怪,以突顯自己的「孤陋寡聞」;反之,秀才不出門就是宅男,管你知道再多的天下事一樣,沒有實踐嘛!不要說再網路上做了多偉大的事情啊什麼,搞到最後大家都可以不誠實會很糟糕啊。

這年頭,大家都愛搞魅化,以至於大家都沉溺於那錯亂之中。

偶爾會想起電影《鐵達尼號(Titanic, directed by James Cameron, 1997)那些貴族們在餐宴中高談國家大事,描畫一些當代的畫面(當然也可視其為使用那些符號以告訴觀眾們那是和現在不一樣的時代)。我也記得當時我在心裡想著,有時間坐在豪華郵輪嘴砲,以當時較不便利的通訊科技,他們對社會真會有什麼貢獻嗎?

至少,口頭上他們還真有關心的樣子。

滑稽也就算了,至少比馬英九先生的「Long Stay」表面上看起來有意義多了。明年的總統大選將會是我第一次的投票,我也很期待在民進黨連任過後的政黨輪替快點到來,但在我們都視政客總是只會「打選戰」的氛圍中,我也感受不到我有被哪一組候選人吸引了啊!大學生的選票不重要?是啊,比例那麼低,不重要,我只是好奇,為什麼至今國民黨還沒半個人出來說「把票投給馬蕭吧!至少我們可以換一個更適任的人來當教育部長」之類的話。

今天新聞播報到一些在台北市的災情,當我聽到新聞主播已經改口稱中正紀念堂為「民主紀念館」之時,真是一個莫名奇妙到不行。喔對啊,如果下次有朋友問說,我想要去參觀民主紀念館坐捷運要在哪站下車,記得要說「要在中正紀念堂站下車」喔!

好吧,大家去看看「大學生了沒」解解悶,如果真還有人相信那幾位足以代表全台灣大學生的縮影,我也沒辦法。我要說清楚喔,這句話不是貶意,即便是他們再優秀之處,也不足以代表那些是全台學生的優點,是吧?從那邊試著練習接受「個案」這回事吧。只是標榜「大學生」的綜藝節目,重點還是在「綜藝」啊,同理我們也得試著去接受,新聞談話節目的重點也應該是在「談話」而不是「新聞」啊。

話說,連新聞頻道都要拼收視率這樣的制度,我們能抨擊政府嗎?喔~我知道我知道,媒體太多以致於惡性競爭,都是國民黨時代就如此了,所以「難道馬英九沒有責任嗎?」這樣簡單的道理我當然懂,因此台灣人還是要投給台灣人啊!

2 comments:

  1. 有些事情就是要毫不忌諱的說出來。沒錯沒錯。當頭棒喝。

    ReplyDelete
  2. 雖然這篇過很久了,但我還是要說。鐵達尼號的超連結跟我的留言一樣多餘X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