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7 September 2007

當專注與體驗貧乏只在一線之間


故弄玄虛的第二十八天,午後雷陣雨一丁點...。

我不懂這樣的方式對不對,也許是非的先後順序總沒有個定奪,但堅持是時間醞釀之後的再次檢視的唯一可能性。是非,沒有永遠的絕對性令牌(或是說保證書之類的比較符合這個時代);反倒是信念才經得起考驗。要不者,總得要有東西被考驗。

經不起考驗的東西哪去了?並不要啊其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