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 October 2007

簡直不敢相信的失控

開學第三週就有這種感覺還真是不容易。

不愧是頑強的大四命運輪盤。轉啊轉,這種老掉牙的梗還寫得出來很明顯地表露出我只是想在困意滿載睡著之前胡亂說個幾句話。這學期,很感謝不知道店名是不是真的叫景美漢堡店的漢堡點還不錯吃的餐點,還有世新大學明明就是停車場卻不怎麼好停的機車停車場,還有不斷提醒我們不打勤、不打懶、只打不長眼今年是班導的老師,莫非連被當了三個學期(依序是從大二上開始的互動程式設計、標示語言、資料庫系統)正是暗示我不長眼最佳的例證?

當然還十分感謝在桌上躺了數天的大小姐手錶。

那些已經放了一年的照片到現在都還沒整理是這樣,好像放在電腦裡面的東西就等著改天改天改天弄,結果有成果的盡是些無關緊要的東西,資訊焦慮指標再次納入新項目。該死的玩命山道車子改得很漂亮結果不能連線對戰,不開放區域連線真是杜絕網咖的好方法,可是連同學之間都灌好數台才發現不能玩(天啊我這樣會不會被抓去控靠,竟然把證據自己寫出來,會不會比照馬英九先生的主觀犯意說?!)的感覺真的不太好。全破竟然沒有個大結局交代還滿失望的,打王打那麼辛苦是為了什麼...。

導演:「劇本呢?」
我:「好像不小心寫到論文裡面去了…」
導演:「是喔?那可以萃取出來嗎?」

這年頭什麼東西都可以萃取,錢花出去了反正有消保官可以大哭大鬧,新聞記者也會給你個舞台。太好了,於是乎沒有頭緒加沒有營養的廢文又再度占據了一大篇幅的版面。

話說,上個星期四我和阿達從景美捷運站走到公館。用走的耶,明明就是幾乎每天都會經過的羅斯福路,沒想到步行的景色卻是如此陌生,那天我們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從羅斯福路六段開始,一直走到公館之前,沒有半間店可以讓你買個飲料坐下來聊天。早知道往大坪林的方向走,要是沒有個便宜飲料店至少可以回家晃一下再騎另外一台車去把要修理兩個小時的機車牽回來。發生了這種事情,於是就在心裡面靠北說,莫非有了這樣的步行安排,是否有它本身的涵義?看來大學畢業之前一定要試看看一口氣把羅斯福路從頭走到尾的滋味!

繼和柏蒼說過覺得《煙硝》很像是《感官駕馭》第二之後,最近覺得《地震歌》有爆走《感官駕馭》的感覺。也許我會一直用很沒有大腦的方式去聽 echo 的音樂,所以那些聽不懂的東西就讓我繼續不知所以然的喜歡的就喜歡不喜歡的就隨機播放還是會放到啊。柏蒼的網誌提到,他曾經想兼顧上班族和樂團。好一個「曾經」,我還是保留或許我曲解他本意的可能性,至少我更深刻體會到「sing to everyone」那句詞的意涵,這樣就夠了。

2 comments:

  1. 狂推 "頑強的大四命運輪盤" XD
    嗯...導演那邊很有趣,我被萃取兩個字弄笑了,可是看不太出來與上下文的關聯,是另外的事情嗎?

    ReplyDelete
  2. 天啊還真的是引起同樣身為大四的共鳴!

    至於導演那段啊,就只是突然想到劇本一直還沒寫出來。剛好又想到「萃取」這東西,順便疑問了一下,難道這年頭這麼多東西都可以竊取那人類不就長命百歲了嗎的疑問。

    這樣會不會聽不懂我在說啥?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