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0 October 2007

自以為迷航詳記


如果有人問說「你是不是故作鎮定?」,我要拿什麼理由去否認?我承認,故作鎮定是無時無刻的,因為確實令人焦慮的原因遠超過安逸。一天當中,到底花了幾分鐘誠實地去想些較實際的解決方法?沒有太多,因為對於昨天,不需要太過天真,直到今天,我們至少安分。

真的覺得本學期某授課老師很像電影版的加菲貓,表情十分傳神。這時開始將時間拉回上星期四(10.04),當天決定了當晚八點要在系上的實驗室開畢展小組的會議。(補充說明性質:畢業展覽的展覽籌劃小組。)(喔!這時候又出現另外一個問題:句號什麼時候要放在括號內、什麼時候放在括號外?答案是,看心情。)颱風到來的前夕,即使到了今天已經過了快一個星期,綿綿細雨依舊藕斷絲連。

我和阿達,各自騎一台機車,前往學校。開會,心情大好,同班同學這種東西進入尾聲,從小到大的狗屁班級精神狗屁之處依舊,感人之處也沒少過。會議中大家各自暢談自己的想法,接近尾聲老實說精神不濟,結束之時除了充實的雀躍外沒有太多想法。此時,把筆記本裝到無印良品的黑色網袋,抓了就走。直到發現自己裝著錢包、鑰匙的背包,丟在實驗室裡,已經門反鎖來不及只好等隔天再來拿。

於是,我就給阿達載,淋著大雨前往既定行程的家樂福新店城,其實離家不遠不過雨這種東西就是有延伸路途的神奇效果!為了應景買了幾包零食,不過因為我錢包留在學校,也不好意思跟阿達拿太多錢買得盡興,特別的是買了兩包麵條外加一罐沙茶醬。真的,水煮白麵條單加沙茶,也比便利商店微波的便當好吃。

隔天,是只有早上八點的專英重修的歡樂日子,睡過頭沒去上課原本應該加倍歡樂,但是錢包、鑰匙、背包都在學校,大大減低了歡樂值。時間很快地來到 10.05 星期五的下午三點左右,出門前想說打給大胖問看看晚餐要去哪吃之類的,喔天啊太好了他正好也要去學校!東西拿回來了心情當然是好轉,雖然依舊下著雨,傍晚之際大胖要去看牙齒。結果是,他隔一個星期也就是這個星期五正好是他生日要去拔牙。晚餐,大胖帶我到他之前的學校中國科大附近吃羹麵,羹麵是種不滿足的東西,永遠不是羹太少就是麵太少。

吃完晚餐還是不知道要幹嘛,喔對,我們說要去剪頭髮說很久了,師大夜市歇腳亭樓上剪髮兩百。後來,整個晚上就是在大胖的兩杯生啤酒還有我的冰摩卡中渡過的。

文至此,一切都是流水帳。為什麼要記流水帳?反正有些東西總是會漸漸遺忘無論自願與否,在沒有更好的方法以前外加鍵盤輸入遠勝過手寫所能足以負荷的記敘量,所以我不否認生活是流水帳的具體面。或經驗或知識、或學術需要或商業現實,我們多的是只能重點地去重點,何必費心去煩惱自己瑣碎地利用時間如此地沒有效率?

就像讀到了大學四年級回頭重修大一國文,項羽本記的原文讀起來仍需要老師的註解才能完整體會。國文老師說,以後的人未必看得懂我們當下的語言;程式老師說,以後的電腦未必能讀取現今我們所使用的檔案格式,是否我們也必須提醒自己不要忘記,自己總有一天會被這世界所遺忘?我已經想不起我自己喜歡的第一部電影是啥,我確實曾經努力地要喜歡上電影這東西,這種事確實需要努力。約翰屈伏塔(John Travolta)和尼可拉斯凱吉(Nicolas Cage)主演的《變臉》應該排在滿前面的時間序,直到最近的指標是水川あさみ(Asami Mizukawa)。充其量,只是喜歡上在戲劇中他們所扮演的角色特質,畢竟三木青良這人不存在。

星期六的白天,大多是在看著窗外誇張的風勢,其實不一定有打算要出門去哪幹嘛,可是被困住就是不好的感覺。這就是人類,喔不!應該說,這就是情感?!正當我和阿達煩惱完晚餐要吃什麼後,我去便利商店買了一碗泡麵和微波肉圓,他將水餃丟下鍋子之際,門鈴響了!是鄰居要我們幫忙移動傢俱,竟然在完成後送了我們一台DVD播放器!不過代價是,阿達泡水的水餃煮熟之後全部變成雲吞樣。

連忙打了電話問大胖要不要租片一起來看。好樣的,新店的百視達竟然沒有《哥哥我還要》,更該死的還跟我說我拿附卡不可以跨店租借,屁蛋啦我在景美就租過啊。很尷尬的是,這兩間店一樣不近不遠(註解給未來的人看:不近不遠的意思是說,不近就是專程跑去會覺得不是頂方便,可是同時不遠又蘊含了專程跑去其實沒什麼大不了,而且其實天天出門去的地方都比那遠上至少一、兩成的實際距離)。颱風天的晚上九點半,片子租好了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的《007首部曲皇家夜總會》(Casino Royale),不過播放器還少了黃、白、紅三色的AV端子!經過平常晚上十點才關門的燦坤已經提早結束營業,心其實冷了一半。大胖說,就騎車去看看有沒有什麼電器行還開著之類的。正當我們經過一家招牌燈已經關掉,往裡望去只有一小盞燈似乎老闆和老闆娘在看電視的冷氣行,我們決定敲門問問看。沒錯!冷氣行也有買AV端子,真是颱風天的人間有暖碳。

當時這部電影上映時,我期待了很久。因為正好在知道 James Bond 換角前不久,在HBO看過丹尼爾克雷格主演的《雙面任務》(Layer Cake)。(註:在此特別引用若夏網友所撰寫的〈[影評] 雙面任務 Layer Cake〉供大家參考。)我和Sako去電影院看了一次,便瘋狂喜歡上 Chris Cornell 所演唱的主題曲〈You Know My Name〉;第二次是去百視達租片回家和父親一起觀賞,想當初前一部007《Die Another Day》是我和父親一起去電影院看的,雖然他一直覺得一張電影票兩百餘元貴得要命。喔天啊!寫到這,我更想起,《Tomorrow Never Dies》這部還有和祖父、二姑丈等人一起去看,話說那也是唯一一次和他們一起去看電影吧!

看完《Casino Royale》之後,大胖先回家了,我和阿達決定接著看《巴黎我愛你》(Paris je T’aime)。不過在那之前,我們把我傍晚買的五更腸旺碗麵的著料包、之前主火鍋剩下的兩盒肉片(牛肉、羊肉各一)、家樂福買的半包麵條全部丟到鍋子裡煮。因此,《巴黎我愛你》的前半段,吃撐地還頗難過。

睡醒後,已經是 10.07 星期日的下午。星期日的晚餐,從小在家裡母親總會嚴肅地說週末玩得夠瘋了,該好好收心了,莫名凝重的氣氛外加兒童的失落。父親也從小叮嚀課前預習、課後複習,別說是星期日晚上,一個學期在上課前一天會預習,截至目前為止的學生生涯當中,一學期初現的次數平均應該不超過十次吧。好吧,大學外宿生墮落之處就是,連那凝重地氣氛也不凝重了,畢竟大四的任課老師也不會無聊到還在出那種會在交作業前一天倍感焦慮的作業。窗外的雨勢有些小,心裡閃過要不要去基隆走走的念頭,但是心想真是太白痴了所以還是別去想好了,打電話問大胖晚上要幹嘛。

好樣的,先出門再決定吧。一直很想坐一次 Nissan Teana,這次又看著該款式的計程車在對象車道不理我向他招手。在台電大樓捷運站和大胖碰頭,「去哪?」我問,「去基隆好不好?」大胖說,於是到了火車站就買了車票,出發。

我對於基隆唯一的印象,就是小時候有一次父親開車,開到了中山高速公路的盡頭。天啊!對於一個小朋友而言,看到高速公路的盡頭是多麼令人震驚的事情啊!就好像小的時候也總是以為大人們錢包裡的鈔票也是沒有盡頭的取之不盡一般。好吧,除了高速公路以外,完全沒有其他印象所以我像是第一次來到基隆,就算不是真的第一次也不過是第二還是第三次。我的天啊!基隆火車站前面就是港口耶!我竟然沒有帶相機,竟然出門之前還記得要帶背包裝相機,裝個屁。沒有目的的走著走著,麵包炸過的營養三明治是當天我吃的唯一一樣食物。

走在陌生的基隆,連誠品書店也沒有半點熟悉感讓我不想走進去。此時到底我在打擊練習墊上可不可以很穩地敲擊出 180 bpm 的十六音符,其實也不再那麼重要了。我很敬佩大胖可以用很認真地態度去看待大部份的事情,我希望自己也能做到如此。

隔天下午,也就是星期一(代表著開學第一天的那兩堂課,以及極具所有程式老師與國文老師的象徵性的兩位老師,當然是單純地指涉對我而言)的歡樂下午時光。資料庫系統這種東西我真的沒太大的興趣,所以我把時間拿來背國文課要默寫的詩。項羽本記十分有趣,到底是中文精簡還是原文不加註解堪稱另一種簡陋在此不予置評,總之有趣很重要。

下午五點下課,和大胖啟程將前往他在網路上有賣較舊型主機板的電腦維修店。樹林,我們只有一個地址,路途只熟悉到板橋所以我們把機車騎到那停在縣政府樓下的停車場。縣民廣場還真不是普通的寬廣,再加上板橋車站的站前廣場,面積上應該是台灣第一吧?電車,一站就到樹林,晚餐是吉野家,好久沒有吃親子丼(「丼」這字怎麼唸?我是從吉野家的網站直接貼過來的...)。走著走著,在小巷子裡面走著,終於走到398巷找到那家電腦維修店,喔!真是個很有工作室氣氛的店,反而一點都不像店面。大胖很快地買到他要的主機板,還因為是二手的所以頗便宜的。我的目光則是一直專注在堆疊在箱子裡的一堆廢棄主機板,真的是有夠壯觀可是去他的我又沒有帶相機!

從板橋騎回新店的路上,還是下著雨。

終於,寫到今天(10.09 星期二)了!很抱歉其他的畢展小組幹部們我和阿達遲到了,真的非常非常地抱歉。整個下午在打撞球吧其實,又是一整個自以為悠哉,回到家都傍晚了。接著,走到大坪林捷運站時,大小姐正在講手機。天啊!我竟然忘記這篇文章一開始之時的 10.04 星期四,是三小姐的生日!那個時候,雨還在下,大小姐還在講手機。

---

後記:話說親愛的高中同學周先生引用了本文兩個梗(說不定不止只是我只看出了兩個),為表感謝特於此附上該文連結:yifan〈很好很好〉。

2007.10.11 04:19 am

2 comments:

  1. 大部分的人都會說念 ㄉㄨㄥˋ
    大概是受了日文中蓋飯念 "Don Buri" 的影響吧 >"<

    anyway在中文裡要念「ㄉㄢˇ」or「 ㄐ一ㄥˇ」

    ReplyDelete
  2. 真感謝妳在數千字後還記得回答問題...。原來是ㄉㄢˇ啊...我試了很多四聲的ㄉX,原來它在三聲。

    可能是夜聲了不清醒,要不者把字貼到教育部字典就好了不是=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