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19 October 2007

影射所指的三八


雖然自己有時候也會玩些這樣的小把戲,不一定是期待被發現還怎樣,不過總期待有人看出些端倪尤其是影射所指之當事者。提示最近出現:「tv」,如果提問者提問內容夠接近,再答述吧。當然我承認這種把戲無聊透頂,我卻一再反覆地使用,甚至有時無聊到自首(例如「project fa2」的案例)。

這是今日看到某件內容,也許所指和我無關,對號入座的方式也很多種,但在這案例中我往往選了最想太多的模式去設想。也許自己在影射者眼中微不足道至不至於提起,但卻寧可留戀於怎麼如此震驚於甚至連證實都沒有的描述中。我真的認為,她在意與否本質上毫無意義可言,因為再本質上沒有一種認定的標準,而重要的永遠是相對上,自己是否在意「她真的在意嗎」。

看吧!連舉個例不使用「他」而使用「她」,「是否真的在影射誰」都如此地令人遐想地曖昧。不是真的有誰寧可自甘於模糊的灰色,而是大多時候那千萬個他對你誠懇至極的剖析論述,都比不上她的一抹認同的微笑令你動容。

即便截至目前為止,唯一看過的表情是靜止於圖片中的那一抹微笑。

為求呼應標題的內容更加豐富(通常這種東西在我的網誌裡是稀有到靠北的境界),特此繼續敘說這一段,而猶豫可能再讀下去會更增自己無趣的讀者就再此停止或許能更接近一點恰到好處的成就感。就以客觀的角度看待本段之前的大段落,這時假設有〈狀況一〉許多人期望自己是本文中被影射的「她」但事實上並無影射任何人之意、〈狀況二〉原被影射對象者的地位也許會被自願對號入座者取而代之。

而我所說的最三八的設想模式,莫過於期望兩種狀況同時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那一位。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