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1 October 2007

保持在客觀的座位上


為什麼有些玻璃杯就是足以讓你多此一舉地將鋁罐裡的可樂,倒出來後再引用?賣杯子的人通常會扯上關於設計上的議題,也有可能是體驗之類的行銷,又或者到最後只是我一廂情願地這樣認為而已。

生活趨於愈來愈緊繃,無非是意識到一種不可鬆懈的氛圍,或許其必要性可議,但往往迷失於如何分辨虛榮與上進心的漩渦。下午翻閱了一本我許久不曾閱讀的 dpi 設計雜誌,如此熟悉的陌生穿梭於那字裡行間。那感覺就很像可以熟練地在誠品裡迅速找到自己所偏好類型的分類書架,卻因為許久不曾前往,那些翻閱過熟悉的封面幾乎下架或換了位置。當自己提醒自己將閱讀的目的專注於閱讀就好,那剩下的部份是否有一天可以不再如此重要?

如果必須依靠和高中同學見面,去溫習所謂竹中精神的內涵,這一步可能就是忘了竹中一切的開始。數年後,誰會記得誰被遺忘,誰會遺忘誰應該要記得有多重要,沒有個解,過程如此掙扎痛苦,不願被打為守舊派,卻焦慮自己落後潮流的腳步。唯獨心底有著最根本的動機去實踐,乃發揮該舉的意義達最大值,或別人看來被堪稱儀式;反之,如視之為儀式而實踐,充其量與偶像心態相去不遠。

其一,在此我想重申關鍵字的重要性。或許如我輩流水之作無其重點可言,下關鍵字無實質意義,但在網際網路上尤其是搜尋引擎日趨進步的衍伸下,關鍵字的功能也開始超乎想像。試著想想,在我高三那年(大約四年前)申請入學的台藝大戲劇系通過初審表格檔案,就這樣放在網路上,要不是無聊在 Google 搜尋自己的姓名,我也不會發現原來可以如此輕易找到此類的東西。令人疑惑的還在後頭,那麼,這些東西會放在網路上多久?到哪天為止會突然不見?如果我一直覺得它就應該如此一直存在於網際網路上,有一天我突然找不到了,那我不滿的情緒誰來撫平?又或者,我打從一開始就不希望任何和我有相關的文件表格出現在網際網路上,那我的焦慮甚至被害妄想誰又開負責?對,如果單純只是我一個人的問題,當然無所謂,但如果有一天世界上有一定比例的人都開始為這種事情感到困擾之後,誰要來解決?

如何找到自己需要的資訊,是否等同於不要找到自己不要的資訊?我想,不是的,畢竟那從情緒上而論,主動被動的差異已經很明顯了,即便在同一個人身上往往導向同樣的結果,那前提也是結果必須發生。很多的時候,事情發生到一半,預期的結果還沒出現,反而無法延續的過程取而代之成為結果。接著,很多領域會教如何行銷、如何分享自己希望傳播出去的資訊,但是卻鮮少聽見如何避免傳播自己不願分享的內容。我的意思是,至少我自認為在大學的這幾天學了許多實踐的方法,卻鮮少和人提及如何避免的方法。這個想法有點像是,醫生的天職是救人,但醫生同時比大多數的人了解如何殺人。那麼資訊傳播學的領域,是否可能出現類似如此的邏輯呢?

是否今日的世界,是馬克思所願意樂見的?

對於全體人類的利益而言,我想馬克思對於關鍵字的觀感一點意義都沒有。那問題就好像曾經在竹簡上或悠哉或悲憤努力的記下一字一句的人們,也不曾料想到當今有不少人在想著怎麼把他們所撰述的內容數位化之後然後好好典藏。是啊,我們還會順便幫他們下關鍵字呢!而且還洋洋得意以後我們要搜尋於眾多篇幅之間是有多麼方便啊!好啦,諸如便利,甚至是搜尋精準經過量化後,如何定奪?

從原本的單純分類功能、分別儲存於不同的資料夾,到後來衍伸出來的 tag(標籤)概念:同樣的檔案可以標記上不同的標籤,依照檢索條件的不同也許會有相同的檔案出現(因為其內容性質或其他因素關係,可能同時符合標籤分類中兩個以上的條件),卻不需要向以往在不同資料夾中存放相同的檔案以達到目的。那概念好像,如果我有十本實體書,我有三個書櫃分別放置漫畫、雜誌、小說,如果剛好有一本是漫畫性質的雜誌,我無法同時在漫畫、雜誌的書櫃上找到同一本書,除非我購買兩本。但如果今天我是把書全部堆疊在同一個書櫃,分類的方式改成貼上三種不同顏色的標籤,不管我當下是要尋找貼著漫畫標籤還是雜誌標籤的書,都有機會找到這本書。而電腦解決的問題是,即便是儲存於同一個資料夾內的檔案群,可以迅速地列出相同標籤的一群(Gmail 的整理方式就是如此,有興趣了解的人就試試看吧)。

關鍵字,有標籤的功能,但他們不是一樣的東西,即便往往使用上導致相同的結果,但為什麼不同,在前述裡我已提出我認為形成差異的原因。

不過到頭來,還是要說明一下我自己對於關鍵字使用方法的認知。網路上的許多服務,包括網誌、相簿、書籤分享等,內容分類上都提供標籤分類功能,不過如果按照「理想的」關鍵字分類方式去定義標籤,那恐怕頁面上自動產生的標籤清單(tag list)會一長串到失去分類最初的意義:便於檢索。這樣的情形,恐怕就有待於每個人自己想一套適合自己的分類方式。但如果是網誌的部份,因為內容上就是以文字的方式呈現,倒是可以除了在網誌的內建標籤欄位之外,再在內容上註記關鍵字。這樣有什麼功能呢?搜尋引擎搜得到罷,有什麼後續效應就相關文章一大堆我也不多作贅述。

最後,我決定,我要寫一些東西,然後自己想一些分類的方法,接著用自己想要的方式去呈現。當然,這之中也包括根據自己的認知去下關鍵字、做文章的分類有的沒有的。所以到底是誰會認同或不認同一些什麼,該怎麼客觀地去衡量這其中的意義?

1 comment:

  1. >> 所以到底是誰會認同或不認同一些什麼,該怎麼客觀地去衡量這其中的意義?

    有時後 我覺得自創的想法 很難讓每個人所接受,但… 回到根本 其實只要是自己覺得對自身有幫助 就好啦!

    期待你的新方法 CC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