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8 October 2007

極少數的時候


極少數的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彷彿不屬於這裡。那大多數的時候呢?我相信大多數的時候,只會覺得這是一種無聊的問題罷了。有時間「覺得」自己不屬於哪裡的時候,怎麼不把時間想辦法花在「離開」這個動作?我想,出遠門度假大概就有同工的相似性吧!

我想我需要一個好一點的椅子。

突然想起大一的某一天,我連續買了自由時報一個星期,最後決定一個自己最想投稿的專欄,寄了電子郵件過去。沒有被錄用不過沒什麼挫折感,畢竟那是在半夜隨手寫的東西,只是就再也沒有投稿過了。那種感覺就好像曾經聽過一首很好聽的歌,卻在很久以後才發現它藏硬碟裡某個角落的資料夾裡,卻也沒什麼感覺。也可以說是一種「曾經」,卻毫無感傷可言。是啊,曾幾何時「曾經」被渲染得非得如此感傷,這年頭要渲染還真是容易。

到底該說這一週過得如此平凡,還是糜爛得毫無作為,可笑的是近些日子以來,應該算是作息時間比較正常的一段週期。將精神飽滿的時刻花費在電視機前,直到昏昏欲睡之際才很沒有效率地坐到電腦前面做一些該做的事情,不時還上網一下浪費自己的睡眠時間,多麼愚蠢的事情卻不斷地重覆著。

星期四(10.25)上完系統分析之後,我前往溫老師的研究室請教研究所推甄的一些問題。才到門口,老師就很有朝氣的說「同學,真是好久不見。」到底是真的時間過太快還怎樣,我心裡這樣想著,上個學期的期末考到現在真的這麼久了嗎?確實,暑假是頗長的。不過不仔細想還真不覺得這是過了數個月之久的間隔。

在這除了要先感謝老師的熱情指教,剩下的是一些零碎的感想。首先,是比較無聊的廢言:很多的時候,不管老師提了多少的建議,通常如果真的希望藉由交談充實自己的話,尋找相關書籍來閱讀絕對不是唯一的方法,但是如果抽掉閱讀,通常在知識上也不會有太大的收穫。再者,雖然溫老師和我曾在上一次的對話在「絕大部分的問題終究會回到人的層面去探討」取得某種程度上的共識,但是這並不意味著,除了人的層面的問題就不值得討論。

於是,衍伸出來的,就是自己的問題了:到底我是比較關心跟人有關的層面,還是相反?我總得做個選擇,是吧?時間就這樣順勢來到星期五(10.26)的傍晚,老張打來找我和他一起去買筆電,貨也到手晚餐也吃完之後,多裝了一杯漢堡王的可樂,聊天中他說:「人是不理性的」。確實,但雖然我忘了當時確切的談話內容是什麼,但我印象很深刻的是,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是用來反駁我該理性地看待什麼什麼的事情的時候,我確實有些震驚。當然大家各自有著自認為適合自己的處世的價值觀,因此深可感受到,從別人的眼中突顯的是,原來自己是喜歡以那麼理性的標準來衡量事物啊。

不禁聯想到「大膽假設,小心求證」這句話,不如說是「理性計畫,感性求證」!話說,感性倒也不是真的就像「感性時間」這樣地如此感性,這也是一種詞彙上被過度渲染的負面例子。我倒認為感性真的不能和情緒化地行事作風劃上等號,不知是我的錯覺還是真的不少人認為很沒腦地不顧後果做些瘋狂的事情就是感性的表率?理性與感性,差別應在於衡量的對象性質上的差別吧?例一,想到為了大家有個更乾淨的公共環境所以不亂丟垃圾,這比較屬於前者;而如果心裡想著是把垃圾拿回家丟在自己的垃圾桶,感覺自己真是浪漫至極的完美份子,這就是後者;至於覺得管它那麼多,反正大家都亂丟啊隨便啦的這種心態,這根本是智障動機,哪有什麼理性還感性?例二,因為許久沒有和女友吃晚餐的男子,心裡想著兩個人正在交往中如果太久沒碰面好像違反世俗常理,因而約女友吃飯,這也屬於前者;而不會去想到底多久沒有和女友吃飯,倒是時時刻刻都希望見到女友而時間上允許,便詢問對方是否今天要一起吃晚餐,這是感性;但如果是因為心情不好「誰管你那麼多,心情不好的時候女友本來就應該出現才對」這種智障也大有人在。總之,我只是單純覺得,「感性」跟「情緒化」、「大而化之」、「無所謂」等沒有思考的行為,真的什麼關聯。

縱使,我們大多數的時候還是異常地情緒化。

4 comments:

  1. yup!我也必須要承認…
    我大多時間 也是情緒化>理性 的 >"<

    就當是我為自己找藉口吧…
    總覺得 集理性於一身的人 那是聖人,
    而大多時間讓情緒牽著鼻子走的,
    才是 常人唄 XD

    ReplyDelete
  2. 真要認真說聖人這種東西,我倒覺得理性、感性這種相對,很容易發生物極必反。所以,只要感性到一個爆炸,就會很理性了,所以聖人的重點不是在理性還感性我覺得,重點在於,爆炸。

    所以,感性也可以很聖人。'

    強調,重點是爆炸。

    ReplyDelete
  3. 推感性也可以很聖人 XD

    ReplyDelete
  4. 怎麼覺得你有向爆炸邁進的企圖心?

    是錯覺嘛? XD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