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29 October 2007

香你老木! feat. pinocchio

約莫下午時分,簡就這樣來了通電話提了些關於他寫的《女人香》一文,我倒是昏昏沉沉地沒有多說什麼,只在掛上電話那一刻看著螢幕上的一分整,心想「這怎麼可能是在你料想當中」。自己這幾天大多忙著寫畢業論文,思緒圍繞的是一條又一條的網路線怎麼搭載龐大資訊以改變人類的生活,哪來的什麼狗屁香味,雖然中華電信附上的那個黑色盒子確實也有股獨特的氣味。但通常它會被埋在桌子底下,無關乎您電腦的連線順利與否。

真要說起來,他都歸類到意淫,雖不能一言以刮之(新注音自動判斷「瓜汁」是哪個白痴教的?不可考的一切歸咎於微軟就好),但確實自己說出的話也不需否認什麼東西。確實在聽大塚愛〈未來計程車〉一曲至少目前為止並不附送香味,但根據經驗法則應該不少人願意相信確實有女人擁有汗香這回事。稍早我在寫畢業論文的筆記裡,正當以自己的方式做個簡單的「資訊」分類時,也恰巧列出關於五官五感,目的在於確認網際網路目前為止只攻陷視覺與聽覺的部份。至於觸覺部份已有人衍伸遠距離性愛的觀念,利用wii手把寫了支小程式,但是否符合遠距同步傳送觸覺的範疇還有爭議。至少,遠距同步意淫早在電話中即可實現是無庸置疑。

不管淫與否,資訊的傳送所求「精準」,但終究演說者與聽者皆為人而那聽覺之後的知覺始終無法量化,因此傳播學跟哲學有了對立又同盟的微妙關係,當然這種微妙關係以各種型式又存在太多別的地方。我無意藐視學術上的慣例,但不妨讓我開個玩笑,交作業不也像是寫情書一般,莫非是期望拿到成績單有個如情書正面效果一般的高潮。雖然沒有經過正式統計,印象中我們總認為「精準」才能「傳神」,往往卻在「曖昧」之時才打從心底地感受到「真是他X的傳神啊!」。

或許是嗅覺短暫的影響,保留嗅覺美好的經驗來自於同時兼有味覺的經驗,這倒不難解釋在嗅察異性的香氣之後對於接下來是否有味覺饗宴感到期待(而非常靠北的是有空寫下如此論述之輩通常是吃不到的一群餓死鬼,當然同時例外也有可能就在你我之中)。那到底這和「放屁」被比喻是莫須有的文字描述之間,有什麼關聯?我也不知道,反正想到就寫下來,不需要什麼狗屁理由。

「為什麼古裝片當中的女演員看起來都很香?因為沒聞過古裝啊。」無論中、西的古裝,都是麻煩到死,堪稱性別歧視的一種,真有時間穿上倒是把氣味弄得順鼻些就相對不是什麼麻煩事兒了。只是後人永遠不懂的是,無論什麼時代,總會有女人愛穿著可有可無的布料的像,照片也好、圖畫也罷。是否人類標榜著文明又始終不願意更文明?咦?我竟這麼不小心把某樣東西就放到文明對等的那頭去了,真是糟糕!

菸味在男人身上就是臭的,在男人房間就是凌亂不堪的代名詞,女人則否。甚至有偏執的男人認為女人的廁所比自己的棉被還要悅鼻。當有那麼一天,你也恰巧和友人談論到此話題時直至倍感無趣之時,不妨就將一切推到男人的知覺頭上。始終有著這樣的女人,無時無刻令男人的視覺、聽覺、嗅覺傻傻分不清楚,而那些男人也始終甘願於永遠得不到味覺、觸覺的那部份。

畢竟三比二這個比數,是再好不過欺騙自己理性知覺的藉口。

---

特此致謝簡、大小姐、Violet三位於無形中給了我撰寫此文的諸多靈感。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