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31 October 2007

論文相關主題系列(二)

我當然不是天生如此熱愛著某樣事物。

到底在自己幻想當理想實現的那一天,比較渴望的是打轉於實現過程的自我成就,還是來自他人羨煞眼光的虛榮?有些人始終分不清,但在成功到來的那天之前,已經離情這其中道理的人不見得比較好過。好人和壞人,除非你是個成功的好人,要不然其實和搞不清楚自己是壞人的那群,差異真的很大嗎?

除了尚未進入國小就學的學齡前孩童,這世界大部分的人都能理解校園該是如何的面貌。直到學生生涯的最後幾年,我仍然覺得自己處於一種「逐漸熟悉」學校之於自己的意義。學校,是個實行教育的場域,奉教育為最高準則,接著只要有辦法使自己的行為和其扯上關聯,這裡成為自己活躍的舞台就頗為順手。當然在教育當中,「教育」與「被教育」永遠是對立的兩端,師生關係的個案討論也從未自熱門話題的範圍遠離過。

我只是想說,為什麼「學校」這地方給我的永遠是負面的感受遠大於正面?

首先,我並無抱怨我所就讀學校的意思,反之我還真打從心底喜歡世新這一股特別的氛圍。這邊所提的,倒比較是我所認知的社會,給予我對於「學校」的一些印象,和一些好像我身為一個學生該如何在其中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而那負面的感受,似乎有一大部分是來自於,我總是覺得我並沒有和什麼事情之間產生如何的觀念上衝突,我卻始終得到彷彿我是個衝突製造者的結果居多。舉個例來說,我在高中時對於數學真的一點興趣都沒有,而我數學考試成績總是不理想應該也和數學老師的利益沒有產生任何衝突,但為什麼當初那位數學老師總是用斜眼看我?

我對某件事情沒興趣,不代表我就會喪失熱愛生命中其他事物的能力。

說到這,終於和我的論文內容有些相關的,不過也只是產生聯想的要素,並非真正和我的研究內容有直接的關係。假設,這世界上有一半的人認為「這個世界真美好」,和另外一半「這個世界不夠好」,那麼「一半」的界定標準是第一個問題。接下來一連串的問題就是「為什麼」,並且我們如何去查證。

電腦與網際網路的出現,我猜想是認為「這個世界不夠好」的人所作出的貢獻較多。對,這僅止於我的猜想,還有真的不要問我那那一群認為「這個世界可以更好」的人怎麼辦,我也不知道怎麼辦,而且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的事情可多著呢。不過,當我們開始覺得電腦與網際網路的出現,還真的有滿多「美好」因素存在的時候,是否好奇這個世界是否更美好了呢?這是個沒有標準答案的問題,我們目前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電腦與網際網路的出現,改變了這世界一些東西。而我假設仍然有一半的人認為這世界是美好的、和另一半認為這世界不夠好的一群,但不管是哪一群,我想知道電腦與網際網路如何改變了他們。

該怎麼去了解是否「改變」這件事情的存在?首先,要先知道「過去」,然後清楚「現在」,加以比較,如果不太一樣,就得證「改變」。這之中比較困難的部份是,如何去界定「一樣」(相同)的定義與標準。

以網際網路上的人際互動為例:

說真的,以下的想法連我自己都覺得多少有找碴的意味,所以在閱讀下去之前提醒一下,如果有令人反感之處還請多見諒。許多人也許認為,網際網路帶給我們和其他人之間更「美好」的溝通和交往經驗,但有時候我認為,沒有「更美好」這回事,充其量只是「更便利」罷了。

在台灣(當然不只在台灣,在此意即就以台灣而言)將相片上傳到網路相簿供人分享蔚為風潮,那我們假想如果沒有網際網路的存在,這樣的事情會不會發生?我們如何斷言如果沒有網際網路的出現,就不會有人願意將自己生活的照片(甚至是清涼照)貼到一個也是任意人就能觀賞的實體空間?

假設今天我有個實體店面,而我將其規劃成一個有許多開放櫃子的房間,然後免費開放會員申請使用。在這免費的實體空間,你可以擺上任何資訊包括日記、隨筆、相本等供參觀的人翻閱,你也會有一個實體信箱讓別人可以留言,留言者亦可選擇要公開自己的留言內容或是只有該櫃子的主人可以檢閱。喔!對了,願意付費的會員,櫃子的空間會比較大喔!

問題來了,這時可能就有人會問,幹什麼要花時間去看不認識的人在自己的櫃子上擺了哪些東西?那就對了,為什麼我們願意花時間點閱自己不認識的人所發表的任何型式的內容?只因為「便利」嗎?為什麼又有人願意將自己的相片放置到一個任何人都能翻閱的平台上?即便是再方便,難道就不需要時間嗎?

也許許多人認為自己不是這個樣子,但,儘管不知道為什麼或真是不願承認也罷,網際網路的出現的確壓縮了許多我們和自己原本就熟識的人的來往機會,取而代之的是付出更多關注在原本我們不認識的人身上。

為了什麼?為了這世界更美好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