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4 November 2007

在夜市的一段平靜

昨天凌晨十一點多,和阿達還有大胖走在樂華夜市擁擠的人群中,看著數不清的臉孔,心裡有股莫名的平靜。我也說不出為什麼,或許是因為中餐睡眠不足還瘋狂敬酒的宿醉,但我同時感到更異於平常的清醒,也因為如此我有著說不出個所以然的沉默。

這是一個簡單、卻沒有意義的推論,我感到自己得失心不輕的那一面。我經常在某個當下,陷入若有所思的惶恐,就連父親也感到奇怪,時常在我莫名停下動作暫停的那幾秒時,試圖打斷我問說我在想些什麼。我寧可自以為地當成是多加反覆思索個幾秒,確認我沒遺漏些什麼,也只有在那當下比誰都清楚,其實我們都沒辦法留得住什麼。

我甚至懷疑自己對於「矯情」這詞彙認知的誤差,以致於錯過描述自己體會的最佳時刻。

真要說自己找尋的是什麼歸屬感,我倒很清楚那玩意兒大概是什麼模樣,與其說「心誠則靈」,倒覺得自己早已習慣本末倒置。我痛恨在凌晨抵達新竹火車站,走回家的路程上那清楚的,自己的腳步聲。它更讓我想起從國外回到台灣之後,那簡陋的桃園機場。大家其實都知道,我們在意的並非簡陋,而是背後那導致簡陋的原因。有的時候,那股令你感到熟悉的陌生,討喜程度遠高過於你所厭惡的那些熟悉。

這城市擺出她婀娜的迷魂玉體,即便是位於她腳邊的夜市,依舊散發著她飄逸的髮香。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