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7 November 2007

如果可以就從頭說起

凌晨四點在作業動筆之前,決定下樓買個咖啡好了。我現在住的地方是社區大樓,警衛先生都會和我們住戶打招呼,我在來不及習慣時也融入了這樣的習慣,今天值班的警衛比較沒印象。不知是不是深夜的關係,總覺得深夜的時候,陌生人之間比較容易攀談。警衛先生:「您好!睡不著下來買咖啡啊?」顯然是個詭異的詞句,當然有時候以對話為前提的對話難免會如此,我接著:「不是睡不著,是作業還沒寫完。」要是我不說,大家也都是接這句話:「哦!你還是學生啊!」接下去的,就略。學生生涯這麼多年,說自己就讀什麼學校,好像也是陌生人最容易拿來打量自己的方式。

回到房間之後,看到班上姚同學這種深夜時分即時通訊的狀態還掛著忙碌,就想說寒喧個幾句。結果也不只幾句,卻也不過幾句,都同班第四年了天啊我跟班上真的很不熟。就連現在一起租房子的阿達,我們也是到大三才算得上比較熟識,那大學前兩年在幹嘛就別提了。看來跟高中有著異曲同工之妙,都完整的劃分成上、下半場,真要說起來也是個難得的經驗,畢竟高中三年要劃成一年半的半場真的要有特殊的事件當做轉戾點:一是學務主任把我管樂社社長的頭銜無預警地摘掉,補個幹!二是從三類組轉到一類組。

這之中,到底和我日後這麼喜歡大塚愛有什麼關聯?

不知道,但至少不能說「沒有」,找不到有可能是還沒找到,除非找到「沒有」才能說定論是真的沒有。有點像是台語的「找無」不一定是「沒找」的結果。好,那為什麼我要問上面那個問題?這是一個網際網路出現之後產生的爛習慣,增加「大塚愛」三個字在搜尋引擎搜尋結果和自己的關連性,以表喜歡。天啊!真是爛斃了!

那句吸引我的〈未來タクシー〉副歌不只旋律,還有日文韻腳的節奏感。偶然在ptt的大塚愛板(板名:OtsukaAi)看到中譯歌詞真是天啊有夠正點!「想要見你所以這就去找你」(原文:「会いたいから会いにいく」),副歌就這樣在句首重複了四次,真是正點。那中文也翻譯得真不錯,尤其是那「所以這就去」有夠鏗鏘有力!

另外直得一提的是,大塚愛〈Cherish〉這首歌的其中一句歌詞。我第一次看到是在YouTube網友在MV上的英文字幕,後來去查中文翻譯其實有所差異。那句英文真是譯得美到翻掉:「Love is such a scary thing/That’s why we run away as we search for it」,原文是:「愛情は なんてこわいもの/だから 逃げたり 求める」,中文則是「愛情是如此的恐怖/所以才有人逃避有人追求」。這時候已經不是精準不精準的問題了,在我看不懂日文的前提下,我自然會覺得英文翻得比較正點,哈!是哪個傢伙說人都是理性的呀!

有時候真的也莫名奇妙,自己為什麼那麼喜歡日本人我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如果撇開政治因素,我是個終極統一論的支持者,換句話說我覺得對岸的中國人真的是自己的同胞,可是透過媒體聽到和自己口音迥異的內地同胞,還真的不如日文令我覺得親切。單從喜歡的藝人形象舉凡伴都美子、大塚愛、渡邊謙、水川朝美、松島楓、反町隆史、小雪,甚至是整個很不熟,卻只因為出現在遊戲《極速快感11: 職業街頭》的寫真藝人大橋沙代子,喔真的是太吸引人了!雖然我不是什麼運動迷,可是松板大輔跟口傳系好友阿梅還真的有夠像,也添加了不少親切感。

所以在寫了一堆日本人之後,我還是決定在八點上課之前稍微睡一下。

3 comments:

  1. 早點睡喔,別熬夜太晚,加油喔。

    ReplyDelete
  2. 真是謝啦!

    哈,昨晚十點不到就睡了,現在精神好多了,去唸點書吧,今天一整天就八點那一堂課而已...。

    ReplyDelete
  3. 我跟很多同學也不熟呢 XD
    可是有些同學大一開始就很熟了...

    ReplyDelete